仇恨与救赎

可泉

救赎之路 救赎是西方的语言,不是东方的词语。 我不知道《肖申克的救赎》和我理解的救赎有什么关系。 我看过《追风筝的人》,这才是真正的救赎,作者生在东方的阿富汗,后来到了美国,我不知道他是在阿富汗还是在美国学会了这个陌生的词。 中国人是没有救赎这个词的,中国人只知道有仇必报,仇是对他人,从来没有指向自己的内心。 我也是中国人,我怎么不如阿米尔呢? 哈桑,阿米尔,我很熟悉的。是啊,天真无邪,追风筝的人。 阿富汗,被苏联,被美国侵略过,阿米尔,哈桑的少年被他们毁灭了。 但是,兄弟还是兄弟,血缘还是血缘。那是父亲留给你们兄弟的。 阿米尔,富二代。哈桑,穷二代。不过,阿米尔,哈桑同父异母。阿米尔不知道,哈桑也不知道。 过了十年,阿米尔结婚了,不过,不知道是阿米尔还是他老婆的,他没有小孩。 有一天,阿米尔的爸爸得病了,不到一个月,爸爸死了。 阿米尔痛苦悲伤的时候,爸爸的一个:阿富汗的朋友打电话给阿米尔,只有一句话,有一个机会,让你重新成为一个好人。 重新成为好人,我有可能吗?我有可能吗? 星光暗淡,雨急风骤,阿米尔走进雨,走进风,让急雨骤风敲打在脸色苍白的脸,打在身上,打在心中最痛苦的的地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