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自然选择的游戏,仍在不停上演

思考的李

Ⅰ.书评正文 ——————————————分割线—————————————— 构件层次的自然选择,选择的是稳定的化学结构。例如,碳单质的存在形式有钻石与石墨,它们的共同点是结构的稳定。 进化层次的自然选择,选择的是适合生存与繁殖。在这里,存在一个常见误区即过于重视生存,过于轻视繁殖。 实际上,正如作者在描述遗传累赘物时强调的“一个雄性个体如果失去了它不朽的基因,那它即使占有了整个世界又如何?”,生存固然重要,但同等重要的还有复制繁殖。 自然界是更为复杂的《博弈论》实例,充斥着环环相扣、层层交织的斗争。无论哪种生物,无论它采取何种手段,无论它的行为被定义为自私或是道德,只要它能够以此获得更多的生存繁殖机会,它就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 因此,以单纯的道德观或自私观来探讨生物演化都是错误且狭隘的。真实的情况是,在演化过程中,既没有永远的自私,也没有永远的道德,只存在着永远为生存繁殖而进行的博弈。 自然选择适合生存繁殖的生物,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就必须要接受以生存繁殖为目标的道德观乃至人生意义。 举例来说,以现有的科学水平,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

显示全文

Ⅰ.书评正文 ——————————————分割线—————————————— 构件层次的自然选择,选择的是稳定的化学结构。例如,碳单质的存在形式有钻石与石墨,它们的共同点是结构的稳定。 进化层次的自然选择,选择的是适合生存与繁殖。在这里,存在一个常见误区即过于重视生存,过于轻视繁殖。 实际上,正如作者在描述遗传累赘物时强调的“一个雄性个体如果失去了它不朽的基因,那它即使占有了整个世界又如何?”,生存固然重要,但同等重要的还有复制繁殖。 自然界是更为复杂的《博弈论》实例,充斥着环环相扣、层层交织的斗争。无论哪种生物,无论它采取何种手段,无论它的行为被定义为自私或是道德,只要它能够以此获得更多的生存繁殖机会,它就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 因此,以单纯的道德观或自私观来探讨生物演化都是错误且狭隘的。真实的情况是,在演化过程中,既没有永远的自私,也没有永远的道德,只存在着永远为生存繁殖而进行的博弈。 自然选择适合生存繁殖的生物,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就必须要接受以生存繁殖为目标的道德观乃至人生意义。 举例来说,以现有的科学水平,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死,但这并不代表着你我活着的目标就是去追求死亡。 坚持演化论的人与自由意志支持者谁也说服不了谁,我认为,更大的现实可能是自由的归自由,演化的归演化,两者互不干扰。 你可以选择自由意志,活出与演化目标背道而驰的人生,但你也别因此得意忘形自以为战胜了自然选择——它仍旧以规则形式存在,不停重复着以生存繁殖为筛选方式的洗牌,一个人乃至一个物种的主动退出对它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一轮又一轮的新游戏仍在不停上演。 ——————————————分割线—————————————— Ⅱ.本书精简笔记 一、生命起源 自然选择的最初形式是选择稳定的模式并抛弃不稳定的模式。 1.生命起源的第一阶段:简单化合物 → 复杂化合物(氨基酸、嘌呤、嘧啶) 在生命出现之前,地球上很可能就已经有水、二氧化碳、甲烷和氨这些简单的化合物存在。 一些化学家据此进行了有趣的模拟生命起源实验:他们把这些简单的化合物放入一个烧瓶中,并提供诸如紫外线或电火花之类的模拟地球原始时代闪电现象的能源,数周过后,再去检查瓶内物质的变化。 在早期的实验中,化学家在烧瓶内发现了氨基酸——用以制造蛋白质的构件。近年来,他们更是在模拟生命起源的实验中发现了嘌呤和嘧啶——组成DNA的小构件。 2.生命起源的第二阶段:原始汤与复制基因 生物学家和化学家认为,与模拟生命起源的实验结果相似,在大约三十亿到四十亿年前, 海洋处于“原始汤”状态——也漂浮着大量大的有机分子。 某一时刻,一个非凡的分子偶然形成,我们称之为复制基因。它并不见得是那些分子当中最大或最复杂的,但它具有一种特殊的性质——能够不完美复制自己。 如果复制基因的复制是完美的,那么它充其量仅仅只是一种稳定存在,进化不会基于它产生。正是由于它复制的不完美,进化才成为了可能。 从原始汤到复制基因的形成仅停留在理论猜想阶段,无法实验验证,其原因可能是,复制基因相对普通化合物,结构更为复杂,偶然形成的概率更微乎其微。即使是在每时每刻发生着大量化学反应的原始汤中,实现复制基因的偶然形成,都需要漫长以亿年为单位的时间。而在狭小的实验室内,以数年、数十年为时间单位去实现这份概率,更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了。 3.生命起源的第三阶段:演化 在原始汤中,第一个复制基因一旦诞生,它必然会迅速地在海洋里到处扩散它的拷贝。即使是起始于同一个复制基因,随着复制错误的产生和扩散,原始汤最终也会充满由好几个品种复制基因组成的种群。 原始汤终究是有限的,不足以维持无限量的复制基因。随着原始汤中复制基因越来越多,组成复制基因的分子构件日渐稀少,复制基因之间的竞争愈显激烈。 一些复制基因甚至演化出通过化学途径分裂对方品种并利用分裂出来的构件来复制自己的方法。另一些复制基因也演化出把自己裹在一层蛋白质中保卫自己的方法,这也许就是第一批生命细胞的成长过程。而随着竞争与演化的累积渐进,多种多样的生命体逐步诞生...... 二、演化摘要:从复制基因到人类觅母 自然选择稳定的生命体,并抛弃不稳定的生命体。稳定,意味着适合生存与繁殖,两者缺一不可。 1.植物与动物 在原始汤中的复制基因越来越多后,它们用以复制自己的原材料——较小的构件分子越来越少。 这时,生存机器的一大分支,即现在人们所说的植物,发现了利用阳光直接将简单分子组建成复杂分子的方法。和那些只会利用构件分子进行繁殖的复制基因相比,“植物”生存繁衍的方式更加高明。毕竟,相较于有限的构件分子,简单分子和阳光是近乎无限的。依靠这种更加高明的生存繁衍方式,“植物”不仅在竞争中占据优势,更在原始汤中取得了繁荣的发展。 随后,另一个分支,也即现在人们所说的动物,发现了利用植物及其他动物“劳动成果”的方法。它们要么将植物吃掉,要么将其他动物吃掉。凭借这种的激进的生存技能,动物同样在原始汤中取得了一席之地。 随着时间推移,这两大分支的生存机器逐步获得了日益巧妙的技能,来加强其生活方式的效能。与此同时,新的生活方式层出不穷,小分支以及小小分支逐渐形成,每一个小分支在某一特殊方面,如在海洋里、陆地上、天空中、地下、树上或其他生命体内,取得高人一等的谋生技能。这种小分支不断形成的过程,最终带来了今日给人类以如此深刻印象的丰富多彩的动植物。 2. 动物行为模式的演化 第一阶段:外界事件 → 感知神经元 → 中间神经元 → 运动神经元 → 肌肉 → 行动 第二阶段:外界事件 → 感知神经元 → 中间神经元 → 大脑(本能、记忆修正) → 中间神经元 → 运动神经元 → 肌肉 → 行动 第三阶段:外界事件 → 感知神经元 → 中间神经元 → 大脑(本能、记忆修正、学习能力、模拟能力) → 中间神经元 → 运动神经元 → 肌肉 → 行动 动物,作为生存机器的一大分支,广泛利用快速运动获取生存繁衍的机会。为了争夺食物,为了吞食其他生存机器并避免被对方吃掉,为了在激烈无情的竞争中取得更多的生存繁衍机会,动物同时进行着两个方向上的演化——集群性演化、行为模式演化。 集群性即作为一个内部协调的整体进行活动的能力,行为模式即根据外界事件做出反应的决策方式。显而易见,具有集群性、高等行为模式的动物会受到自然选择的偏爱。 基因碍于时滞,无法整体直接地控制动物的行为。自然选择,却又偏偏青睐具有集群性、高级行为模式的动物个体。在两种规律的共同作用下,一种折中的演化方式应运而生——即由基因督造动物的中央协调系统,再由动物的中央协调系统直接控制动物的决策行为。 早期以此诞生的中央协调系统可能十分简陋,仅由神经元与肌肉组成(神经元负责感知和传达外界事件,肌肉负责根据事件做出行动),但它的功能已较为完善,能够完美实现集群性与简单的行为模式。实际上,今日的海葵,就还在使用这种原始的中央协调系统,整体简单地生活。 随着竞争升级,为了在外界事件发生的时间与肌肉收缩的时间之间建立起更复杂的间接联系,由神经元、大脑、肌肉组成的更高级的中央协调系统演化而出。新中央协调系统最显著的进步在于记忆的“发明”——动物行为受到很久以前的种种事件影响。例如,一只蟋蟀如果在最近多次搏斗中获胜,它就会变得好斗。 记忆,让动物拥有了更高明的决策能力,然而,记忆并不是演化的终点。伴随时间累积,同时具有“记忆”、“学习能力”、“模拟能力”的更高一级中央协调系统诞生。这套更加高级的中央协调系统拥有着远胜以往的强大实力,利用这套中央协调系统,人类能够学习知识,能够将知识代代传递下去,能够利用学习到的知识快速改变自己的行为,从而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 3.人类的主观意识与“觅母型进化” 人类,作为高级中央协调系统的拥有者,有着强烈的主观意识和独特的基于文化的进化方式。 先说说主观意识。作者认为,主观意识极有可能产生于如下过程:首先,一个社会性动物生活在一个包含有其他动物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潜在的伴侣、对手、伙伴与敌人。为了能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存活并取得成功,动物必须变得能很好地预测其他个体下一步要做些什么;随后,为了预测其他个体的未来行动,动物开始自我审视——动物审视自己的感受、情感、行为,借此模拟理解其他动物的感受、情感和行为;最终,随着自我审视和模拟能力完善,主观意识诞生。 再谈谈基于文化的新型进化方式。作者把这种全新的进化方式称为基于觅母的进化并认为,正如基因通过精子或卵子从一个个体转移到另一个个体,从而在基因库中进行繁殖一样,觅母通过中央协调系统模拟能力的运行从一个大脑转移到另一个大脑,从而在觅母库中进行繁殖。 作者提供的主观意识的演化猜想和关于觅母的科学概念,还需漫长的时间来推理验证。但它无疑给我们提供了一条全新精彩的思路,带领我们再次去思考人类的过去和未来。 三、生物竞争 自然选择稳定的策略,并抛弃不稳定的策略。稳定的策略,即适合生存繁衍的策略。 1.群体选择理论 群体选择理论是以群体为单位的自然选择之总称。群体选择理论认为,动物演化的社会性行为,包括诸如利他性行为、计划生育等,都是出于对物种利益的考虑。 群体选择理论相当符合人类的道德观,因此广受大众追捧。然而,群体选择理论无法解释,为何无论在动物种群还是人类社会,与群体利益相违背的恶行总是像野火烧不尽一般根深蒂固存在。 2.ESS理论 ESS理论即进化上的稳定策略。ESS理论认为,对某个体而言,最好的策略取决于大多数成员在做什么。由于种群的其他部分也是由个体组成,它们都力图最大限度地、更多更有效地繁殖自己的后代,因而能够持续存在的必然是这样一种策略:它一旦形成,任何举止异常个体的策略都不能与之比拟。 ESS理论的传播虽不像群体选择理论那般广泛,但它完美地解释了在动物种群中善恶策略并存的原因: 假设在一个种群中,每个个体都采取着象征道德的“鸽子”策略——从不伤害其他动物,遇到搏斗立即逃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们的物种利益是最大的,各个个体间的相处也十分和谐。 然而,只要在这样的群体中出现一只突变的个体,采取着象征恶行的“鹰”策略——搏斗起来总是全力以赴、孤注一掷,除非身负重伤,否则绝不退却,它就会获益巨大并得以在种群中快速散布它的“鹰”策略基因。于是,恶行大量滋生,物种利益严重受损。 随着象征恶行的“鹰”策略的扩散,两败俱伤的斗争越来越多,这时,相较于采取“鹰”策略而伤亡惨重的个体,采取“鸽子”策略虽然输掉搏斗但并不受伤的个体获利更多。这样,象征善行的“鸽子”策略就会再次在种群中广为传播。于是,恶行受到限制,善行逐步复苏,物种利益开始恢复。 随后,如果象征善行的“鸽子”策略繁荣发展,象征恶行的“鹰”策略就会卷土重来。如果象征恶行的“鹰”策略扩散太多,象征善行的“鸽子”策略就会再次复苏。 最终,两种策略的博弈结果是,种群中象征恶行的“鹰”策略与象征善行的“鸽子”策略共同存在并达到一个稳定的存在比例。 相较于群体选择,ESS理论不仅能够解释许多常见的生物现象,还更清晰地抓住了自然选择的核心,即无论哪种生物,无论它采取何种行为,无论它的行为被定义为自私或是道德,只要它能够以此获得更多的生存繁殖机会,它就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私的基因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私的基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