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看过的儿童文学都不是闹着玩的

三缺一直
嗨呀,逼了自己好久才愿意开始打读后感的,毕竟已经转到汉语言去了,这点努力都不做真的就废了。

      这本书其实不在我的名单之上,要看只是因为听了IU的一首歌《Zeze》,这首歌当时在韩国饱受争议,原因是含有此歌的专辑封面上有一个穿网袜下衣失踪的小男孩,而这个小男孩怎么看都只可能是这首歌里的泽泽。许多人指责IU宣扬恋童癖,而《熔炉》的编剧(还是作者)说,如果有人对我创造的纯洁角色怀有不伦的色情,我要诅咒她。而其他人的针对点则在于,IU的词里写泽泽“肮脏”“狡猾”。不读这本书,是没法评判歌词的正误的。
       我本以为IU好读书呢,结果发现在韩国这本童书的评价极高,再版18次,也就是说相当于我国的《追风筝的人》的地位,或者比这本书要更高,知道这一点后有点失望。更奇特的是,韩国把这本书奉为编剧的宝书,一个儿童文学怎么就成了韩剧编辑的入门书了?豆瓣有对这个奇异现象的合理解释,可以笑着看看。
        于是我怀着好奇心去读了,非常惊喜。儿童文学总是比较薄,你甚至花半个下午就能看完它们,而这些儿童文...
显示全文
嗨呀,逼了自己好久才愿意开始打读后感的,毕竟已经转到汉语言去了,这点努力都不做真的就废了。

      这本书其实不在我的名单之上,要看只是因为听了IU的一首歌《Zeze》,这首歌当时在韩国饱受争议,原因是含有此歌的专辑封面上有一个穿网袜下衣失踪的小男孩,而这个小男孩怎么看都只可能是这首歌里的泽泽。许多人指责IU宣扬恋童癖,而《熔炉》的编剧(还是作者)说,如果有人对我创造的纯洁角色怀有不伦的色情,我要诅咒她。而其他人的针对点则在于,IU的词里写泽泽“肮脏”“狡猾”。不读这本书,是没法评判歌词的正误的。
       我本以为IU好读书呢,结果发现在韩国这本童书的评价极高,再版18次,也就是说相当于我国的《追风筝的人》的地位,或者比这本书要更高,知道这一点后有点失望。更奇特的是,韩国把这本书奉为编剧的宝书,一个儿童文学怎么就成了韩剧编辑的入门书了?豆瓣有对这个奇异现象的合理解释,可以笑着看看。
        于是我怀着好奇心去读了,非常惊喜。儿童文学总是比较薄,你甚至花半个下午就能看完它们,而这些儿童文学简简单单的文字表达的都是孩子未经修饰的极为纯真的感情,与成人文学那些虚与委蛇描写完全不同,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成人的小说看罢,我迟钝的感官只能察觉到一种朦朦胧胧的感受,非得去翻豆瓣阅读大牛的书评才懂里面有什么深意,然后恍然大悟自己又浪费了一本书,往往遗憾;而一本儿童文学,我下午看到后面,就有好几次热泪盈眶,孩子在想什么,他们直接说了出来,而这些文字在文学批评上要被视作过于朴实的手法,只能说直击心灵有直击心灵的好处。我还记得小时候读一本儿童文学《天蓝色的彼岸》,二周目,每周目都在结尾流泪,而作者要在书里表达的感情(时时刻刻珍惜自己身边的一切)我现在都记得。
       那么回到我开头因为IU的歌词而提出的问题:泽泽真的“肮脏”又“狡猾”吗?
       某种意义上,是真的。IU的黑子不过是立个靶子自己打,黑人以前还要查资料么?没这个道理。
       泽泽脏,是视觉上的“脏”。他家境贫寒,典型的发展中不发达国家的穷人家庭,家里明明入不敷出还拖了成群的儿女,使人怀疑医治贫穷的最好利器其实是避孕套。作为一个每天没甚娱乐方法的孩子,他在巴西小镇的泥土黄沙中摸爬滚打,上房揭瓦,穿着也是从来没有正形,说他肮脏并不为过。
       泽泽狡猾,更多局限于小说的前中期。上天不怜悯这个过于淘气的金发小男孩,他有着超过同龄男孩子的恶作剧之心,往往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可能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只是憋不住要使坏的心情。而他家里的大人没有好好惩治他的办法,唯有打。而他更年长的姐姐哥哥,经常打得比他们的父母还有凶残,我认为其实是一种宣泄,而这些同为小孩、少年的家人,显然是没有资格去暴打他的。他们给这个孩子安了一个“恶魔”的名号,如此一来欺负和殴打在这个宗教气息浓厚的家庭里显得更有底气。
        泽泽显然不是恶魔,但要说他是天使,也有些不适合。相比起来,他最小的弟弟更像无公害的小天使。他之所以狡猾,是因为恶作剧之外,他善于用言语技巧来达到目的,比如从老伯伯手里讨点零花钱,他就会说漂亮话;为了向妈妈撒娇买别的孩子转手的漂亮衣服,提早去工厂陪妈妈一起回来,母亲毕竟还是母亲,没多久就知道泽泽动机不纯。当目的达不到,他也会迅速暴躁地原形毕露。这都是一个小男孩最真实的写照,是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的孩子,都说孩子是无邪的,但毕竟不是当真纯洁得向块无瑕玉似的。泽泽只是鬼点子太多,让人初读都会觉得他吃点板子也不过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十恶不赦之处。这也是葡仔听说他因为被称作“恶魔”而每次圣诞节都没有礼物这件事会哽咽的原因。
         除此之外,这本书有那么几个点我比较在意,因为写书评并不多,把想法组织成一篇完美的文章的能力尚且不足,只能分开写写。
         后期的泽泽在言语和行为上经常表达出要逃离家庭的想法,总让人误会这个家真的多么多么亏待了他。其实就泽泽所写的经历来看,这个家最大的原罪只有贫穷,除此之外亲情爱其实是健全的。在书本开头,只是隐隐表述泽泽经常挨打,但看得出顶多是小打小闹(吃板子这种事情,在中国家庭还少了?),而中期不知为何泽泽就被集中而过分地殴打,所以我作为一个读者并不知道泽泽的家庭暴力到底是何种程度。父亲暴打善意的泽泽,是因为家庭贫困,作为一个父亲甚至无法撑起一个家庭,可想当时他的内心是如何苦闷,这样一来可怜的泽泽就成了愤怒的唯一出口,泽泽本来就被最暴力的哥哥姐姐暴打了一顿,再吃一顿板子,确实是心身皆死,产生了强烈的自杀想法。在这些刺眼的情节以外,不能忽视父母作为家长仍然有爱,而泽泽也有最温柔的格洛丽亚姐姐保护他(救了他数次),小哥哥托托卡偶尔为虎作伥,并不是真地要作恶,当他以为是自己的谎话让泽泽大病不起时,他也因为自责而日渐消瘦,还有他的小国王路易,不谙世事,是泽泽从头到尾始终温柔对待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这本书总是在让人痛心的同时,又不至于让人变得痛恨。
         泽泽的甜橙树,到底是一种什么存在?作为儿童文学,一点幻想元素是必要的;而如果投射到现实中,甜橙树大概就是这个孩子在孤独中生成的一个人格,在他寂寞时作答,作一无所有的他的唯一财产,这个孩子能在脑子中生成一个比他自己老成得多的人格,也证明了这个孩子的早熟。甜橙树作为一个幻想,其实和泽泽共生一体,象征着泽泽在现实受挫后,还可以躲到幻想中毫无察觉的时期。放飞脑中的鸟儿,其实不是泽泽长大的时刻,而甜橙树开出白花的时候才是。这是因为,孩子的“长大”总是会受到外界的影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穷孩子早熟的背后是贫穷的压迫。“长大”这件事,当真不是想做到便能做到的。对于泽泽来说,葡仔的死就是他心中的日落,是他长大的契机。
        而甜橙树也可以和葡仔相等同,在小说的最后,泽泽对爸爸说,“一个礼拜前他们已经砍掉了我的甜橙树”,那时,呼啸的火车吞噬了葡仔。葡仔是这个孩子苦闷生活中唯一的太阳,在短时间内他们就已经情同父子,泽泽甚至求他从家里把自己买走,想和他永远生活在一起。这个饱受贫穷和暴力折磨的孩子,也曾经睡在这样的天鹅绒上。“温柔”是葡仔留给他的最大的遗产,泽泽只听他的教导,而听不进去带着皮鞭的命令。一开始的泽泽是带有一点街上孩子的粗俗的,这一点也是葡仔逐一指正。当泽泽已经收起了自己大部分的锋芒,圣灵却夺走了葡仔的生命,感情还不那么复杂的孩子,可以说是被夺走了一生挚爱。
         最后,泽泽在学校里是被老师宠爱的孩子,在家里却是个小恶魔,这一点很像我……对自己亲人反而不够温情这一点,我或许真的得好好反省……

         ·其实我有个习惯,在写什么样的同人,就会去看有相关要素的文艺作品,就跟吃药似的管用。最近在写的同人里有个重要的小孩子角色,这也是我看书的动机…结果看完强烈感觉,儿童文学比爽文啊韩剧啊还要好看。
       

下文为摘抄:

1.(头脑中的小鸟)
      “我来解释给你听,泽泽。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表示你长大咯!你说的那个会说话、会看的东西,叫做‘思想’,这是成长的一部分;有了思想,就表示那个时候快到了,那个我曾经告诉过你的……”
       “懂事的年纪?”
       “你记得我的话,很好。然后会发生一件很重大的事——你的思想不断成长、成长,直到控制了你的心、你的脑。你眼中所看到的一切,生活的每一个部分都要受你的思想左右。”
        “我知道。那小鸟呢?”
        “小鸟是上帝创造来帮小小孩发现新东西用的。然后等到这个孩子不再需要小鸟了,就把鸟儿还给上帝。上帝又把小鸟放进另一个聪明的小男生身上——就像你这种小男生,这不是很美妙吗?”
2.
       你要知道,心是很大的,放得下我们喜欢的每一样东西。
        3. 痛苦仍不断在我心里扩散,就像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痛打的小动物。
        4. (对葡仔说自己要杀死父亲)
      “对,没错。我已经展开行动了。杀他并不是表示要拿巴克·琼斯的左轮手枪‘砰’地一下。不是这样的,是在心里杀了他。因为只要你停止喜欢一个人,他就会在你心里慢慢死去。”
5.
         姥姥曾经说过,幸福就是“心里有个光辉灿烂的太阳,这个太阳让所有事物染上快乐的光彩。”如果这是真的,那藏在我胸口的太阳此时也让所有东西变得好美……
6.(家境有所好转,然而葡仔已经死去)
         我盯着他的脚,脚趾突出了凉鞋的鞋面。他是一棵老树,树根漆黑。他是一棵父亲树,一棵我几乎不认识的树。
         “还有,他们不会这么快砍掉你得甜橙树。等他们要砍的时候,我们已经搬到新家,根本不会知道这件事。”
         “没关系,爸爸,没关系……”我抱着他的膝盖哭泣。
         我仰起头看他的脸,他的脸上也满是眼泪。我喃喃地说,“他们已经把树砍掉了,爸爸,一个多礼拜以前他们已经砍掉了我的甜橙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亲爱的甜橙树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亲爱的甜橙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