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看见 8.8分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霍小彪
有些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人,一件事儿,便会成为影响你日后的某个决定的原由。2003年的春天,当所有人因为“非典”而恐慌,我却因为“非典”找到了梦想。原本,不相信偶像的力量,但至今却忘不了那个包裹着厚重防护服,深入“非典”一线的女记者,以及她对着镜头,用很凌厉的语气说的那句“我不害怕它,我憎恨它”。于是,高考那年,我执拗的把所有报考院校的第一专业都改成了“新闻传播”。

是的,生活就是这么随机,但它却只给用心的人惊喜。或许,大概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因为“非典”和“柴静”,第一次对“记者”这份职业抱有憧憬,希望能用笔和镜头记录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时代。

《看见》出版于2013年,这之后柴静和她的新闻节目便逐渐淡出了荧幕。而外界对于柴静的专业评论也是好坏参半,有人说她的采访有明显的作秀嫌疑,有人说她的采访往往能直面人性最真实的部分……当然,柴静不能和法拉奇、科尔文相提并论,但要相信,她确实影响了一批新生代的新闻人。

不逼自己一次,就永远不知道你所能达到的高度

如果说,人这一生会遇到三种人,那么第一个遇到的便是自己。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和那个无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满身锋利棱角的自己...
显示全文
有些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人,一件事儿,便会成为影响你日后的某个决定的原由。2003年的春天,当所有人因为“非典”而恐慌,我却因为“非典”找到了梦想。原本,不相信偶像的力量,但至今却忘不了那个包裹着厚重防护服,深入“非典”一线的女记者,以及她对着镜头,用很凌厉的语气说的那句“我不害怕它,我憎恨它”。于是,高考那年,我执拗的把所有报考院校的第一专业都改成了“新闻传播”。

是的,生活就是这么随机,但它却只给用心的人惊喜。或许,大概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因为“非典”和“柴静”,第一次对“记者”这份职业抱有憧憬,希望能用笔和镜头记录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的时代。

《看见》出版于2013年,这之后柴静和她的新闻节目便逐渐淡出了荧幕。而外界对于柴静的专业评论也是好坏参半,有人说她的采访有明显的作秀嫌疑,有人说她的采访往往能直面人性最真实的部分……当然,柴静不能和法拉奇、科尔文相提并论,但要相信,她确实影响了一批新生代的新闻人。

不逼自己一次,就永远不知道你所能达到的高度

如果说,人这一生会遇到三种人,那么第一个遇到的便是自己。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和那个无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满身锋利棱角的自己告别,然后在经历各种挫败后,变得厚重饱满,学会了自我掌控,以及与这个世界交好。

人永远是最神奇的存在。不可否认,成功、失败之间似乎有一个能够操控的开关,客观因素占有一定的导向,但取决定作用的因素也是最难控制的因素就是人。如果,一个人想要成功的欲望非常强烈,那么这件事儿一定不会失败;而如果,一个人没有一定要达成某种目标的强烈意愿,常常随遇而安,那么这个目标多半变成了摆设……

刚刚进入央视的柴静,经常忘不掉自己是个漂亮的姑娘,过去在地方台的那一点点成绩也成了她在《东方时空》栏目的绊脚石。第一期节目就惨败,不是专业出身,只主持过文艺类节目的柴静仅仅陈述了新闻事实的表面,就如同清扫了屋子的浮尘,却没搞清楚这浮尘究竟从哪里来?下次应该怎么避免?如同初出茅庐的运动员,原本对第一次重要的赛事抱有期待,却惨遭滑铁卢,于是,信心大失……这之后,每次都要在采访本上列出一百个问题、越来越不会说话、节目中的眼神越来越空洞、总结语开始上升社会主义高度……柴静仿佛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用她的话说“血已流干”、“拿着白纸却一个字儿也写不出……”

那是一种无力感,好像无论你当下做什么,都是徒劳、都是画蛇添足,甚至容易成为别人的谈资和笑料。还记得大四在一家杂志社实习,带着学校里专业上无人能及的小骄傲,却没想到在第一轮报选题、写稿的过程中就遭遇了重创。当时也怀疑过自己,以及像柴静一样做了最笨拙的努力……也在凌晨熬夜写稿的时候崩溃、大哭,甚至想“不写了,不干了!”然后,第二天又鬼使神差的上班、按时交稿,按照编辑的意见修改第一轮、第二轮……直到满意为止。

有时候,说放弃很容易。然而一旦放弃了,真到了想要找回的那天,恐怕就难了。人这一辈子,从事的工作恰巧是自己所喜欢的几率其实并不高,所以,一旦你得到了梦想拥有的,就算前面需要翻山越岭,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要知道,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不到绝境,是不会轻易释放的。如果当初的柴静真的因为扛不住在《东方时空》的那段日子而轻言放弃,她一辈子都只是个文艺女青年,得不到那个新的身份——“调查记者”,自然也就无法成就她自己。

学会感谢那个劈头盖脸骂你的人,无论你多不能理解

每个人的成长路上,总会有那么个人,或者是那么些人,他们总是以“过来人”的姿态教导你,挖苦你,让你一时间无地自容。你讨厌他们,到了一种如果从很远处看到他们的身影,便会调转方向,躲着走的地步。可是,也就是这些人,让你越来越不服输,越来越想做出点儿什么成就,证明他们曾经的那些结论、批评是错的。

陈虻之于柴静,就是这么个存在。他是她的伯乐没错,但更多的时候他是她的一把标尺,做对了不表扬,做错了却“挖苦的人轻生的心都有……”因为,“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你无可反驳。”而陈虻对于“批评”这件事儿,总有自己的理由——批评你不可怕,对你失望才可怕,活脱脱的班主任附体。当然,老师也总是偏爱有天分的学生,对于柴静,陈虻是偏爱的,他总是一边挖苦她,敦促着她在专业上面的成长,同时又一边给她想做但却偶尔触碰“底线”的选题开绿灯。

人是不可能孤立而成的,一个成功的人的背后势必由无数他人的部分组成。无可否认,陈虻就是柴静其中的一部分。《看见》的最后一章内容叫做「陈虻不死」,柴静在书中写到“这些年,他总嘲笑我,打击我……八年来,我始终跟他较着劲,他说什么我都顶回去,吵得厉害的时候,电话也摔……”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在同一条道路上,因为同一个目标结伴而行。我想,柴静之所以写这一章的内容,大抵是因为怀念吧,她怀念那个可以跟她较劲而又时刻能引领她的人。因为,除了陈虻再无一个可以和他一样的人,说话不留情面,却总是能直击要害,在她得意的时候掐灭她沾沾自喜的小火苗,提醒着她还有可以提升的空间。

陈虻去世之后,柴静便离开了新闻调查,离开了评论部,甚至离开了新闻中心。这是她的一种选择。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主观意愿多一些,还是无奈的成分多一些。有太多从事过新闻事业的人,在多年后而选择主动离开,或许,他们终于清楚时代的顽疾没有办法凭借一己之力而彻底治愈,再多的努力最后都将化作空气中的一丝风,虽能吹走浮尘却带不动根本。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前进的时候,一定要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你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那是堕落。

有人说,短暂的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回来。但,不管是离开还是留下,是继续生活还是去向远方,只希望那些曾经同路的人还拥有火热的梦想和勇敢的心,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当初因为什么出发。

【以下为本书觉得好的句子摘抄】
1. 电视节目习惯把一个人塑造为好人,另一个人是坏人,实际上这个世界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
2. 新闻记录者有责任去记录任何持任何一种观点的人,评判是观看者自己的事。
3. 公众对记者这个职业的要求是揭示这个世界,不是挥舞拳头站在什么东西的对立面。
4. 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不断重建,为的是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
5. 采访不用来评判,只用来了解;不用来改造世界,只用来认识世界。记者的职业道德是,让人“明白”。
6. 纠正偏见最好的方式是让意见市场流通起来,让意见与意见较量,用理性去唤起理性。
7. 和尚和记者这两个工种,都要求人能“自持”。
8. 生活就是生活,他没有只站在哪一方的立场上,不赞美,不责难,甚至也不惋惜,但求了解认识而已。
9. 别在生活里找你想要的,要去感受生活里发生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