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鸿音

本书主要讨论的是日常生活中同性恋所经营和维系的“关系”,包括单身、长时间关系、父子/女关系、婚姻、同居和如何面对艾滋病。看得出这些关系是围绕同性身份展开的讨论,并没有太多涉及同性恋在日常生活中与其他人(大多数是异性恋)的关系,比如同事、同性伴侣和子女以外的家人、社区邻居等等。所以本书主要讨论同性群体内的关系是如何维持的。

访谈对象全部是男同性恋,年龄从二十多岁青春无敌到七十多岁烈士迟暮都有。本书也不涉及其他性取向者的讨论。受访对象来自五个国家和地区:印度(孟买)、中国香港、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英国(曼彻斯特和伦敦)和美国(纽约和洛杉矶)。对于访谈对象的分类,作者不同意简单地按照十年为一代那样类似70后、80后一代代的划分,而是采用age cohort(也许可以翻译成“年龄群组”?)从历史背景出发在进行具体分析的时候灵活地划分,对于同性群体来说1950年以后最重要的两件事是同志解放运动和艾滋病的爆发与流行,这成为他在讨论不同问题时划分访谈对象的重要时间背景。

作者通过访谈,描述了很多与该群体刻板印象截然不同的同性恋生活现实。具体而言,比如单身问题,同性恋中...

显示全文

本书主要讨论的是日常生活中同性恋所经营和维系的“关系”,包括单身、长时间关系、父子/女关系、婚姻、同居和如何面对艾滋病。看得出这些关系是围绕同性身份展开的讨论,并没有太多涉及同性恋在日常生活中与其他人(大多数是异性恋)的关系,比如同事、同性伴侣和子女以外的家人、社区邻居等等。所以本书主要讨论同性群体内的关系是如何维持的。

访谈对象全部是男同性恋,年龄从二十多岁青春无敌到七十多岁烈士迟暮都有。本书也不涉及其他性取向者的讨论。受访对象来自五个国家和地区:印度(孟买)、中国香港、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英国(曼彻斯特和伦敦)和美国(纽约和洛杉矶)。对于访谈对象的分类,作者不同意简单地按照十年为一代那样类似70后、80后一代代的划分,而是采用age cohort(也许可以翻译成“年龄群组”?)从历史背景出发在进行具体分析的时候灵活地划分,对于同性群体来说1950年以后最重要的两件事是同志解放运动和艾滋病的爆发与流行,这成为他在讨论不同问题时划分访谈对象的重要时间背景。

作者通过访谈,描述了很多与该群体刻板印象截然不同的同性恋生活现实。具体而言,比如单身问题,同性恋中的单身一族(尤其是中老年人)并非像社会想象的那样要孤苦伶仃地面对养老、社交和精神方面的问题,爷爷们每天比你都忙,人家有的是freestyle好吗?然而也有爷爷住进养老院以后又back to closet的,因为很多nursing home或者aged-care 机构有教会背景,并不都是gay friendly的,有的爷爷怕啊。还有很多单身的人生活高度规律。你想象一下给自己规定好时间表只有某些时段大保健的人,当真是横刀立马拔枪无情啊。当然因为早期不能出柜的惯性导致习惯短期炮友关系也是单身的另一原因。另外一些娱乐地点在不同群体中也不一样,年轻人们喜欢泡吧猎艳,因为酒精和霓虹灯暗示了过山车一样的性高潮。可是中年男人和爷爷们已经不喜欢去了,不是因为自己没吸引力(伊恩麦凯伦八十岁去pub都会万人迷的),而是因为酒吧的意义对他们来说已经变了。以前的酒吧是一个表述身份的空间,在酒吧里可以摘掉家里的伪直男面具做自己,他们会在酒吧聊天集会,那是一个标志着同志解放运动星星之火正在燎原的地方,也是把世界对同性群体的敌意挡在外面的庇护所。现在?难道不是荷尔蒙满天飞?

在长期关系的维持上,也有不同的情况。伴侣式关系/婚姻(Companionate relationship/ marriage),无性的纯粹关系(pure relationship),真正的同性婚姻等等。影响因素有平等的观念、个性化倾向(individualization)、对异性婚姻模式的反对等。作者有一句话我倒是认同,同性关系和直男友谊最大的区别就是同性关系没有禁忌,而所谓“男子气概”使直男们维持友谊的时候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在某些方面保持谨慎,毕竟同性情侣之间怎么玩high都可以。当然现在有的直男之间互相开玩笑gay里gay气,或者球场上拍屁股表示亲昵,那是本书的后话了。

关于子女问题,相当一部分爸爸们是在婴儿潮的历史大潮中随波逐流走进异性婚姻而拥有子女的,一方面是他们有些人确实不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另一方面有些深柜们扛不住时代舆论不敢出柜(所以同妻群体也是早就有了的)。所以受访群体中这一批六七十年代成年的中老年人有些仍旧不敢和子女出柜,有些人也正好因此和子女关系紧密。有的没有子女的人则表示如果不是因为是gay他就有孩子了,还有的人和拉拉要孩子。所以看见没有,异性恋生活模式的阴影在同志群体里真是如影随形,很多同志向往的“家庭”其实潜意识里是以异性群体那种一大家子天伦之乐为模板的,越老越是这样。当然趋势是越来越开放的,毕竟现在代孕什么的产业也比较成熟了。

也正是这一批六七十年代成熟起来的男同志们在老年反对同性婚姻。他们支持同居伴侣关系,但不支持婚姻。你要问他们为什么,婚姻?拜托那是异性恋们的把戏,你以为爷爷们成家时还没被婚姻折磨够吗?不许我们来点freestyle吗?这点就和年轻一代产生分歧,在年轻一代看来,同性婚姻是争取自身权利的重要途径。

疾病的爆发对于同志群体主要作用有两个,一是提高了健康保护意识,疾病爆发前的同志们认为反正也不会怀孕所以保护措施no no no,《平常心》和《戴上手套擦泪》里也都有类似情节的表现,所以这下大家都提高警惕了;二是让同性群体竟然意外地回归了稳定模式(不管是伴侣,固定炮友还是结婚),很多人越来越意识到还是专一点好。尤其是对象因病去世可自己却连葬礼都去不了的时候,扎心了好吗?这反倒促进了同性婚姻意义的放大,却又引发了群体内部不同声音,要结婚还是不要结婚(但是要伴侣关系——其实根本上也要求了民事关系的)。疾病促使群体经历了三个阶段,起先是感到恐惧、脆弱、被污名,随后改变性实践,再到后来全世界同性恋者联合起来。不得不说,艾滋病从发现到治疗,竟然对整个群体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而作者认为上述这些情况由两个社会因素推动的:一是走进异性恋式生活轨道的反抗,二是创造新的适应同性群体生活关系与模式的尝试。这就有点,听上去好像没什么道理但我也无言以对。

总的来说本书语言浅近(比在读的英国佬写的长难句满天飞的书好读多了),明白晓畅,也实地调查到了很多不同的情况。就是他这个地域特点不是特明显,只是有些地方提到了香港和孟买总体不太开放,尤其是印度会更封闭一些,更难拥有稳定的家庭生活。

说句题外话。这两天大家都在批判《视听通则》,想来出版口也是唇亡齿寒(或者说一直是风刀霜剑严相逼),这显得《戴上手套擦泪》的出版更难能可贵。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这些书的条目都没了。其实我们不是怪物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