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一番自我审查,不敢评论,只敢发截图

Javen

上次我写Geremie Barmé那本讨论中国当代文化的《In the Red》一书的书评——竟然被审查掉了,放到了我的私人日记了,且只是自己可见。理论上我可以把日记调为“对大众可见”,然而这篇日记偏偏锁死为“仅自己可见”了。而那本书也顺势下架了,真是可笑可喜可贺。

可以想见,这本书还怎么敢发评论呢?全tm是敏感词。即便是赞扬的,也定然要被审掉。就只能发点书中的文字了。

显示全文

上次我写Geremie Barmé那本讨论中国当代文化的《In the Red》一书的书评——竟然被审查掉了,放到了我的私人日记了,且只是自己可见。理论上我可以把日记调为“对大众可见”,然而这篇日记偏偏锁死为“仅自己可见”了。而那本书也顺势下架了,真是可笑可喜可贺。

可以想见,这本书还怎么敢发评论呢?全tm是敏感词。即便是赞扬的,也定然要被审掉。就只能发点书中的文字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