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9.4分

读1984:我们无法使阶级消亡

丸尾末広

重修。

基于反乌托邦的大主题上,《1984》书里曾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中产阶级们对于现实的不满和上层的压迫,选择推倒上层建筑来争取利益,于是呼吁底层人民一起革命。但革命成功后,中产阶级同样站在了上层的位置,底层人民却并无“翻身做主人”的机会。在政权颠覆与阶级斗争中,每一个阶级争取的不过是自己的利益、试图解放的是自己的自由;而中上层无论如何替换、推倒再重建,都无法改变固化的下层地位,形成了怪圈。 互联网的出现放大了下层的苦难,让我们看到了身处乐园中无法窥见的另一世界。中产阶级衣食无忧,对网上随处可见的苦难感到痛惋或产生同理心,但在网络没曝光的地方,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苦难在发生。有人丰衣足食,就有人受难,没有方法去避免它的发生。但现实世界与《1984》不同的一点是,现代社会的舒适资源如同温水煮青蛙,让中产们不会轻易暴动,没有实质伤害的同理心并不会真的让他们去揭竿起义,更多仅限于一些微薄的物质上的帮助和为苦难的摇旗呐喊。于是,呼吁的仍在呼吁、受苦的仍在受苦、处理的仍在处理、问题依旧是问题。 这样的乱相是一个体制无法避免的事情。奥威尔的思想向大家展示了这种构筑的问题,但他...

显示全文

重修。

基于反乌托邦的大主题上,《1984》书里曾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中产阶级们对于现实的不满和上层的压迫,选择推倒上层建筑来争取利益,于是呼吁底层人民一起革命。但革命成功后,中产阶级同样站在了上层的位置,底层人民却并无“翻身做主人”的机会。在政权颠覆与阶级斗争中,每一个阶级争取的不过是自己的利益、试图解放的是自己的自由;而中上层无论如何替换、推倒再重建,都无法改变固化的下层地位,形成了怪圈。 互联网的出现放大了下层的苦难,让我们看到了身处乐园中无法窥见的另一世界。中产阶级衣食无忧,对网上随处可见的苦难感到痛惋或产生同理心,但在网络没曝光的地方,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苦难在发生。有人丰衣足食,就有人受难,没有方法去避免它的发生。但现实世界与《1984》不同的一点是,现代社会的舒适资源如同温水煮青蛙,让中产们不会轻易暴动,没有实质伤害的同理心并不会真的让他们去揭竿起义,更多仅限于一些微薄的物质上的帮助和为苦难的摇旗呐喊。于是,呼吁的仍在呼吁、受苦的仍在受苦、处理的仍在处理、问题依旧是问题。 这样的乱相是一个体制无法避免的事情。奥威尔的思想向大家展示了这种构筑的问题,但他并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去提出什么去订正这种乱相,假若带着某种倾向去过分解读这本书,就容易误读,造成的结果更乱——奥威尔本人是一个倾向非常明显的无政府主义者,而《美丽新世界》中有这么一段故事:政府把两万两千米阿尔法送往孤岛上,让他们处理自己的事情。精英们不愿从事农业工业等基础性工作,法律形同虚设,人们都不断地密谋着高级职位,而所有高级职员则以牙还牙,密谋着不择手段保持原位。过不了几年,就发生了内战,这个短暂的无政府社会迎来终结。赫胥黎的拟设向我们证实了无政府的世界难以维持社会秩序,阶级存在着种种不公,但它依然无奈的屹立着,我们无法使阶级消亡,我们唾弃它却又无奈的依赖于它。 即便带有存疑的倾向(时代局限性),但这些仅为作者庞大思想中的一小段,与现实对应尚有不同之处,如今的网络上盛行于一遇到热点事件便祭出此书拜读,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浮躁的阅读习惯,带有预设的去看书会陷入提前站队的误区,而错过了许多非常有趣而中肯的观点。假如非要把某个时段的某一个事件代入整本书中去阅读,还妄图提炼出一个结论,对于一本好书来说无疑是管中窥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