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晚清这样一个“特殊时期”

遥远的星空

一个王朝到了末期,总会面临内外交困的窘局,各种各样的问题好像一下子都涌现了出来,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态势——清朝正是如此。从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开始,随之而来的太平天国运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义和团运动与庚子之变、俄日战争,直到辛亥革命,“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彻底压垮了立国近300年的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康乾盛世无须多言,值得考究的是从1840年到1911年这70年的时间,清王朝到底做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加速了它的覆灭?曾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博士生导师的齐晨晖,以其理科教授特有的严谨思维,从他的角度对此进行了探讨。

俄罗斯文学家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是以这样一句话来开篇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对于如清朝这样一个封建帝国来说也是如此;但有所不同的是,其他的封建王朝,无论汉、隋、唐、宋、元、明,王朝末期虽然...

显示全文

一个王朝到了末期,总会面临内外交困的窘局,各种各样的问题好像一下子都涌现了出来,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态势——清朝正是如此。从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开始,随之而来的太平天国运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义和团运动与庚子之变、俄日战争,直到辛亥革命,“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彻底压垮了立国近300年的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康乾盛世无须多言,值得考究的是从1840年到1911年这70年的时间,清王朝到底做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加速了它的覆灭?曾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博士生导师的齐晨晖,以其理科教授特有的严谨思维,从他的角度对此进行了探讨。

俄罗斯文学家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是以这样一句话来开篇的:“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对于如清朝这样一个封建帝国来说也是如此;但有所不同的是,其他的封建王朝,无论汉、隋、唐、宋、元、明,王朝末期虽然也面临着种种问题,却没有像清朝这样称得上是内外交困——所谓的“内”,既来自统治阶级内部,如皇族内部、皇权与朝臣之间、满汉大臣之间;也来自国内的阶级矛盾。所谓的“外”,其他朝代多是外族侵扰,而清朝面对的却远甚之,是经过了工业革命洗礼的资本主义诸国,当时世界范围内那些一心攫取殖民地、掠夺殖民地的帝国主义国家几乎没有一个缺席。所以说,时势异也,并不能一概而论。

一般给人的感觉,清末70年,似乎就是一个割地、赔款、开埠,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过程,是一个受尽了屈辱、不堪回首的历史阶段!真的只有这些吗?当然不是。一枚硬币有两个面,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也不能局限于表现现象。正因为前面说过“时势异也”,所以才更要看到,一方面,清末是中国以及中国人民饱尝“落后就要挨打”的过程;另一方面,更是“挨打”之后惊愕、反思、奋起的过程。从1840鸦片战争开始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再到新中国至今又70余年的历史,中华民族已经走上了复兴的道路,并且还在大踏步地向前走!历史已经证明了一切,并且还在继续证明着一切!

正因为如此,所以,不必讳言那段充满屈辱的岁月,而是要正面它,找出其中的“所以然”,以史为鉴,才能有效地避免以后走弯路。从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层面来说,看待一段历史,不能过于拘泥,而是在站在一个相对长远的历史周期来整个地看待问题。对于1840年至1911年,甚至一直持续到1945年,仅仅是为了抵御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华民族就付出了卓越的努力;而历史也证明了,这样的一种牺牲和付出很值得,中国能够在战后名列安理会五大成员之一,与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起到的中流砥柱般的作用是密不可分的。

作为一个理科教授,刘晨晖平时里的研究与历史估计搭界得不多;但以理科思维来看待一段历史的时候,他却具有了一种优势,就是非常有利于他真正地“跳”出来,摆脱一般历史学者研究历史时的种种下意识的束缚或者偏见,从而得出具有可借鉴性的结论来,成为一家之言。关于晚清历史,曾经读过马勇对1890年到1911年间20余年历史的详细主解,比较理科教授刘晨晖的角度和观点,确实让人另有一种收获。

并不是只有专业的研究才能够有所裨益,对于历史研究更是如此。看待晚清70年的历史,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角度和观点,比如对于慈禧太后在清末政治中的作用发挥,对于戊戌变法和清末新政的看法以及再认识,今天的历史学界的观点也并非是铁板一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依然非常有必要。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晚清政局 : 黄昏中的紫禁城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