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年的枪稿

亏空
04年写的枪稿,忘了发在哪儿了……也忘了拿了钱了么。
 
2004再提几米,我知道自己已经落伍了。
几近白色的封面上两个神情落寞的男女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被灯光拉长的影子显得格外的忧伤。六个大字告诉我们书的题目——《向左走·向右走》。
依稀记得三年前自己曾经被这个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热泪盈眶甚至差点夺框而出,就觉得那时自己真是幼稚真是天真真是单纯,而现在却只能羡慕那时的幼稚那时的天真那时的单纯了。
而现在,重读这本书,却有了些不同的感受。
在故事的一开始,作者给我们塑造了一种压抑的气氛——一片灰色的天空,一场连绵的冷雨,一个潮湿阴郁的冬季……还有两个孤独寂寞的人。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灰蒙蒙的天空,迟迟见不着阳光,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常常走在街上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男人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里面,每天生活平淡,他偶尔会去上流餐厅拉拉小提琴,更多的时候会在外面闲逛,去公园喂鸽子。有时候男人会觉得生活空虚无力,也许正如歌里所唱的——“陌生的城市何处有我的期盼?”
女人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里面,每天生活简单,她在家翻译悲惨的小说,便觉...
显示全文
04年写的枪稿,忘了发在哪儿了……也忘了拿了钱了么。
 
2004再提几米,我知道自己已经落伍了。
几近白色的封面上两个神情落寞的男女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被灯光拉长的影子显得格外的忧伤。六个大字告诉我们书的题目——《向左走·向右走》。
依稀记得三年前自己曾经被这个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热泪盈眶甚至差点夺框而出,就觉得那时自己真是幼稚真是天真真是单纯,而现在却只能羡慕那时的幼稚那时的天真那时的单纯了。
而现在,重读这本书,却有了些不同的感受。
在故事的一开始,作者给我们塑造了一种压抑的气氛——一片灰色的天空,一场连绵的冷雨,一个潮湿阴郁的冬季……还有两个孤独寂寞的人。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灰蒙蒙的天空,迟迟见不着阳光,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常常走在街上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男人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里面,每天生活平淡,他偶尔会去上流餐厅拉拉小提琴,更多的时候会在外面闲逛,去公园喂鸽子。有时候男人会觉得生活空虚无力,也许正如歌里所唱的——“陌生的城市何处有我的期盼?”
女人住在城市郊区的一栋旧公寓里面,每天生活简单,她在家翻译悲惨的小说,便觉得世界一片灰暗,于是她经常出来,喝杯咖啡,散散步,看看来往的行人,在街边跟野猫说说话。有时候女人会觉得人生乏味,也许正如小说里提到的——“空虚、寂寞、冷。”
男人和女人始终没有相遇,因为男人习惯向右走,而女人习惯向左走。
这样简单的原因,听来只有好笑。然而这只是一个故事,故事而已。向左、向右也许代表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你喜欢过天桥,我就偏偏爱过地下通道;你喜欢吃毕胜客,而我只爱麦当劳;你喜欢喝咖啡,而我却是红茶党……所以我们始终没有相遇,你永远不知道习惯让你错过了什么。
但是男人和女人在公园的喷水池前相遇了。于是他们度过了一个短暂而快乐的下午,直到那场大雨把他们分开。他们互相留了对方的电话号码,却因为雨水使字迹模糊而联系不上。
这个时候我又跳出来搅局了。你以为一个下午就只有一个下午?那一场大雨就仅仅是一场雨么?我再三提醒你这只是个故事。甜蜜的下午也许代表的是彼此热恋的那段时光。而故事中的雨在现实中或者只是一场口角,一次争执,些许的意见不同;或者只是一场玩笑,最终导致了误会;或者是外部环境的压力——上司说,“我给你介绍个对象”,父母说,“XX家的孩子不错”,朋友说,“他怎么配的上你?”……
就这样,彼此的联系断了。
“都市的变化,令人错愕。公园的喷水池,盖起了高架公路。”
人心的变化才是反复无常,当初的默契在后来消失怠尽,彼此再也找不到最初的感觉,就像张信哲在歌里唱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眼看是几乎拥有幸福和完美”……
于是彼此怀念热恋的时节,怀念热恋中的彼此。在刮风的时候想他;在下雨的时候想她;在夜深的时候想他;在月圆的时候想她……思念的理由呢?或许是只是因为孤单罢?
“逗过同一只黄色的小花猫,喂过同一只流浪狗,在阳光微弱的早晨,听到同一只乌鸦的叫声。”“看着同样的窗景,闻着同样的气味,听着邻居日日弹奏的阿拉贝斯克练习曲。”“走过相同的树林小径,踩碎相同的落叶。”“亲过同一个小宝宝。都知道她有一顶两个长耳朵的绿色小帽……”“从同一位邮差手里,接到远方朋友的来信。”——却始终没有相见。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呢?你永远不知道,习惯让你错过了什么。
这个时候我又要跳出来喊了:故事,这只是个故事。在生活中也许日日相见却寻不到彼此身上熟悉的点;也许天天相处却根本找不出通向彼此心中的道路。相见争如不见,多情总似无情。
就这样,逐渐远了。
“回忆日渐模糊,几乎要怀疑那一个遇到爱情的下午,根本不曾发生。”
回忆逐渐淡去,有的时候会以为那一段爱情经历只是自己的虚构。不然,两个曾经亲密的人怎么现在如此陌生?
现实其实就是这样,分手了就分手了,你向左走,我向右走,大家从此是路人。
当然,故事中不可能有这样的结尾,生活已经如此的艰难,我们需要一点可以安慰心灵的希望。所以到了最后几米给了我们一个光明的尾巴,十分温暖无比幸运,男人和女人在离开这座让他们彼此伤心的城市之前居然又相见了。
“12月24日,大雪纷飞,远方传来平安夜悠扬的歌声。”
“12月31日,雪停了,气温回升。市政广场前,挤满了等待倒数读秒的疯狂人潮。午夜零时零分,大家快乐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3月6日,天气晴朗,朵朵白云在天空飘游。”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男人和女人有了一个幸福的结尾。让人羡慕和感动。
可故事结束了,生活还要继续。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再有一场大雨?大雨没用的话,地震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向左走向右走的更多书评

推荐向左走向右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