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福山

猴子先森逼格高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最早源于福山于1989年在《国家利益》发表的文章《历史的终结?》。它收到的掌声与口水一样多。但在将近30年后的今天看来,本书的观点非常具有前瞻性与先锋性,而这并不在于观点的正确性与预测的准确性,而在于在今天仍具有适用性,非常具有讨论的价值与意义。尤其是在西方自由主义势微、西方主导的全球化面临困境的背景下,讨论书中的观点依然显得不过时。讨论要有意义,就必须摒弃看到本书题目时的那种先入为主的主观批判。“历史的终结”自提出以来饱受抨击。批评的点多数是围绕书名,认为“历史并未终结”。正如福山自己所说,只要稍微读过本书,绝大多数的抨击就不会出现。

自圆其说也好,强词夺理也好,本书聪明的地方在于,在提供了充分经验理据的同时,在书中多处展开了开放式的讨论。他承认“威权国家能够创造出民主社会无法到达的经济增长”,也没有回避民主的困境以及民主争论所必然产生的多元化意见、自我怀疑与批判,一个充满批判的社会本身就有着脆弱性。

民主国家的数据
通过罗列1790年到1990年世界范围内的自由民主国家数量,福山证明了虽然全球范围内的民主发展有起有伏,也不是没有遇到挫折与回潮,但总体是朝...
显示全文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最早源于福山于1989年在《国家利益》发表的文章《历史的终结?》。它收到的掌声与口水一样多。但在将近30年后的今天看来,本书的观点非常具有前瞻性与先锋性,而这并不在于观点的正确性与预测的准确性,而在于在今天仍具有适用性,非常具有讨论的价值与意义。尤其是在西方自由主义势微、西方主导的全球化面临困境的背景下,讨论书中的观点依然显得不过时。讨论要有意义,就必须摒弃看到本书题目时的那种先入为主的主观批判。“历史的终结”自提出以来饱受抨击。批评的点多数是围绕书名,认为“历史并未终结”。正如福山自己所说,只要稍微读过本书,绝大多数的抨击就不会出现。

自圆其说也好,强词夺理也好,本书聪明的地方在于,在提供了充分经验理据的同时,在书中多处展开了开放式的讨论。他承认“威权国家能够创造出民主社会无法到达的经济增长”,也没有回避民主的困境以及民主争论所必然产生的多元化意见、自我怀疑与批判,一个充满批判的社会本身就有着脆弱性。

民主国家的数据
通过罗列1790年到1990年世界范围内的自由民主国家数量,福山证明了虽然全球范围内的民主发展有起有伏,也不是没有遇到挫折与回潮,但总体是朝着前进的方向发展。1919年到1940年期间,由于遇到纳粹主义与共产主义的逆流,民主国家的数量增长势头出现逆转;1960年到1975年期间,由于拉丁美洲国家多数转向军人执政,民主国家的数量也出现小幅回落。但总体在1990年增加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福山将这种曲折前进的现象与时好时坏的经济循环周期相类比,认为不能把民主在某个国家或某个地区的失败看作是整个体制的全面缺陷。当今即使在中国模式与伊斯兰主义兴起的背景下,目前还尚未对民主自由的体制构成挑战或予以取代。

自然科学的发展规律
除了通过经验数据,福山通过选取现代自然科学作为基准参照来说明历史演进的方向性。自然科学作为人类“累积性和方向性的的大规模社会活动”影响着生产力的发展以及经济发展方向;经济发展必然要求对社会结构进行大规模变革。既然自然科学作为社会结构变革的初始前提条件,有了方向性的历史,人类也不可能再倒回到脱离科学的生活,也不可能倒退回工业化前的社会。那么人类在抵达所谓的自由民主的“历史终结点”后也不可能倒退回原始的奴隶社会。

其他的“历史终结论”
“历史终结论”最早出自黑格尔,而并非福山。拿破仑在1806年的耶拿战役中打败了普鲁士,将法国大革命“平等与自由”的思想传遍了欧洲,黑格尔从中看到了历史的终结,认为法国大革命之后的民主自由国家完全实现了基督教的自由与普遍人类平等的理想。之后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实现历史的终结。在冷战结束后,福山基于他们历史演进的方向性,看到自由民主的体制的胜利,从而实现“历史的终结”。仅仅抨击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显然是有失偏颇。这里的历史并非指的某个历史事件,而是借用黑格尔与马克思的“历史”概念,是一种连续不断的有一定方向性的进化过程,更应该解释为某个阶段的终结。

最初的人与最后的人
本书中有整整四部分都是围绕人的“激情、欲望与理性”、如何推动历史社会的方向性演进、“最初的人”如何进化到“最后的人”的抽象哲学探讨。“最初的人”出自黑格尔,他认为最初的人不仅仅具有动物的一些基本物质方面欲望(包括吃喝、自我保存),还具有完全非物质的欲望——“被他人所需要或承认”,包括人的自我价值与身份感,即以自己的生命冒险,寻求“他人把自己当作一个人来承认”。他不寻求占有物质,而只寻求承认自己的自由与尊严,不屑于世俗。

霍布斯认为“自我保存”的价值高于“寻求承认”的价值;而洛克更认为人有权利过上舒适富足的生活,虽然承认人类“为了寻求承认而斗争”,但更多是认为人应该让自我保存的欲望超越寻求承认的欲望。

“最后的人”出自尼采。他认为人的本质是激情,而不是欲望与理性;而民主体制下的人是“完全由欲望和理性”组成,精于计算来满足自己的大量物质诉求。他只满足于自己的幸福,为了安逸的生活,完全放弃了“具有更高价值充满骄傲的信念”,是一种“没有胸膛的人”。“布尔乔亚” (bourgeoisie)恰好指的是只关注“自我保存”、狭隘个人私利与物质利益、利己生活的最后的人,他没有高尚激情,包括公共精神、爱国心,也不关心他人的福利。

历史依然向前
福山在书中讨论了自由与平等的悖论。只有强权国家对自由加以限制,平等才能最大化;只有引入各类社会的不平等,自由才能无限扩大。这正是今天的自由主义中间派受到左右两派围攻的原因,左派认为不够平等,右派认为过于平等。

看到今天的欧洲盛行的难民欢迎文化以及面临的难民危机,如果依照福山的理论,是否是源于欧洲人经历了太久的“安全、繁荣且缺乏挑战”的安逸时代,需要寻找另一种非战争的激情,寻求更多的价值与尊严。但这里的尊严并非欧洲人自我的尊严,而是承认其他群体的尊严来实现自我的价值。政府的选择是,如何诠释自由多元主义——是保护个体更多,还是保护群体更多?另外,“对群体的承认会破坏宽容这一基本的自由原则与个人权利”。

历史始于在人类不平等状态下寻求承认、寻求平等的激情斗争,历经激情的兴衰,而终于抵达“当代民主自由制度下追求物质繁荣而非荣耀的布尔乔亚”。不少人认为福山所谓“历史的终结”是为美国的民主自由价值观辩护,具有“美国中心论”的色彩,盲目乐观地鼓吹自由民主“沙文主义式的”胜利。批评者显然仅仅看到了标题中“历史的终结”,而忽视了“最后的人”。与其说福山对“历史的终结”表达了乐观,不如说他对自由民主社会中人类进化至“最后的人”表达了更多的悲观与忧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