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 异类 8.1分

平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陷入“马太效应”

刘啊蕊啊蕊啊蕊
“只关心成功人士是什么样的人还远远不够,我们必须探究他们从哪里来。只有这样,才能明白某些人成功,其他人则流于平庸。”

异类,outliers,极端值,大概指的是我们生活中的极度成功者。书中的名字有据可查的有比尔·乔伊、比尔·盖茨、乔·弗姆洛(美国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之一)。这些人是我们的偶像,是我们仰望并不一定立志超越的对象。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一言以蔽之,他们一定是历史与环境的产物,是机遇与积累的结晶。

1、天赋

天赋在个人成功中重要吗?天才们确实出生就有一张通向“成功号”的船票。但是,仲永应该不只有方仲永一人吧?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天赋在老天赐予的三分中应该不到三分之一,时代、时遇、家庭等,都与个人命运息息相关。天赋对于个人成功来说,更像锦被上的花,鲜少是雪中的炭。

《异类》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加拿大冰球运动员的出生月份集中在1~3月份。是星座命理在默默地发挥作用吗?必然不是。是球员选拔制度。

加拿大冰球运动员选拔为,以12月31日届,同一年的同一批次进行选拔。那会出现什么问题?从小学开始的选拔活动,小朋友们的生理发育必然有些微...
显示全文
“只关心成功人士是什么样的人还远远不够,我们必须探究他们从哪里来。只有这样,才能明白某些人成功,其他人则流于平庸。”

异类,outliers,极端值,大概指的是我们生活中的极度成功者。书中的名字有据可查的有比尔·乔伊、比尔·盖茨、乔·弗姆洛(美国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之一)。这些人是我们的偶像,是我们仰望并不一定立志超越的对象。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一言以蔽之,他们一定是历史与环境的产物,是机遇与积累的结晶。

1、天赋

天赋在个人成功中重要吗?天才们确实出生就有一张通向“成功号”的船票。但是,仲永应该不只有方仲永一人吧?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天赋在老天赐予的三分中应该不到三分之一,时代、时遇、家庭等,都与个人命运息息相关。天赋对于个人成功来说,更像锦被上的花,鲜少是雪中的炭。

《异类》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加拿大冰球运动员的出生月份集中在1~3月份。是星座命理在默默地发挥作用吗?必然不是。是球员选拔制度。

加拿大冰球运动员选拔为,以12月31日届,同一年的同一批次进行选拔。那会出现什么问题?从小学开始的选拔活动,小朋友们的生理发育必然有些微的差异,然而这是那些微的生理发育差异,会导致1月份出生的孩子相对12月份的孩子更容易中选。这次产生的蝴蝶效应是,职业选手中更多的是1~3月的孩子,12月份的孩子更多地成为业余爱好者或者球痴。

生理上优势算不上天赋吧?失败的人才选拔制度过早地将一部分人划入失败者行列,阻碍了这些人的成才。
天赋,确实是天才必备的。我们能看到莫扎特之类的天才,是因为他们成功了。那还有很多有天赋却不见身影的天才呢,他们为何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2、10000小时

最近有一句很流行的浑话: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这句话说出了一半的真理,另外一半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难事对于天才们来说,都不成问题。但是对于咱普通人来说,确是问题的问题的问题的问题……那咋整?

要么放弃,要么攀登。解决方案只有这两个。

攀登,也就是练习,并不是为了成为天才,能一次性把事情做好。而是为了向天才靠近,把一件事情越做越好。虽然根据知沟理论,咱永远够不上天才……但是我们也能完美地掌握某项复杂技能,只要肯花费10000小时。10000小时,是完美掌握某项复杂技能的最小阈值。

如果我们在钢琴上花10000小时,没准咱也能成“百家姓·扎特“,流芳百世;如果我们花10000小时学习、练习编程,没准咱也能成为”比尔·百家姓“,影响世界,成为世界首富;如果我们在某件刚冒头的新事物上孜孜不倦、花费10000小时,没准咱也能成”**之父“。

但是首先要明白,10000小时,不吃不喝不睡不玩手机不看电脑,是417天呐。你下得了这个狠心吗?如果你打算用10000小时不吃不喝睡公园在北京挣两平米的话,我建议你学习一个技能,毕竟有成为世界首富的可能。

3、 家庭

前两天和同事一起撸串,她说:唉,奋斗来的真没意思……我笑着回她:那你就努力一把,让你家孩子别再奋斗咯。(说得好像功成身就一样,不不不,我们还是帝都下漂着的小屁民。)

家庭,我们的土壤,我们(种子)生于斯,未进行九年义务教育之前,它对我们生活完全垄断,不仅是我们的土壤,还是我们的阳光、空气和雨露。接受教育时,虽然身在曹营(学校),但跟还是在汉(雨露)啊,父母依旧掌控雷霆。工作后,虽然经济上的独立了,不再仰仗鼻息,但是有樊胜美那样的例子,能说我们脱离了家庭的影响吗?
 
《异类》提及两类家庭的不同教育模式对孩子行为产生了什么影响。

中产阶层对孩子的培养方式是”协同培养“,注意挖掘孩子的天分,培养孩子的主动性和技能。在”协同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普遍具有较好的权利意识,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低收入家庭对孩子的原则是“自然成长“。父母自认的责任将孩子抚养成人,成长与发展是孩子自己的事。在”自然成长“原则下长大的孩子,普遍疏离、焦虑,缺乏自我意识,不知道如何为达成良好愿望”制定策略“。

中产阶层的孩子一般更加有实践智慧。实践智慧。心理学家罗伯特·斯滕伯格称之为“实践智力”(Practical Intelligence)。斯滕伯格的实践智力包括“知道该向什么人说什么话,该在什么时候说,怎样说才能达到最好效果”。这种技能更像是一种程序化概念:知道如何做某事,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知道,也不需要解释为什么。这种技能本质上是一种实践能力:这不是关于如何辩解的知识,而是帮你正确了解形势从而获得你想得到东西的知识。

并且,父母的工作是否有意义对孩子也有影响。在从事有意义工作的家庭中,成长中的孩子们获益更大。
有意义的工作是这三个因素的结合:自主性;复合性;付出与回报的互动性。

自主性:自己是主人,是为自己生活方向负责的主人
复合性:结合了自己智慧和想象力
付出与回报的互动性:又投入,有产出

快乐的最终源泉并不是能赚多少钱,二是这份工作在多大程度上能实现自我

有意义的工作并不一定是赚很多的钱,而是能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在从事有意义工作的家庭中成长的孩子能知道:如果你努力工作,维护自己的利益,运用你的智慧和想象力,你就能在现实世界中实现自己的愿望。

4、时代

“时运不齐,命运多揣。”虽然这是个并列句,单做递进处理,也未为不可。

如果我们在历史上所处的特定地点上,在面临特定的机会时,如果我们的年龄正合适,不早也不晚,不因为太早而保守不知变动,不因为太晚而错过浪潮,那我们也可能成为outlier。Outliers总是特定地点和特定环境的产物。

乔·弗洛姆,父母是贫困的服装厂工人,一家生活在犹太人遭受严重歧视的时代,又恰逢经济大萧条——看似他再有能耐,也很难颠覆自己的命运。然而,他所面临的昏暗却成为了他的优势,他是美国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

当时的著名的律所需要要求自己雇员体面(身世背景/身材相貌/能力等),而弗洛姆显然不合适,身世背景不合格,身材相貌也不达标。因此,被“大律所“拒绝是理所当然的。

当时最流行的律所专做公司律师,即处理大公司股票及债券发行的税务与法律事宜,很少有专门处理辩护与诉讼的部门(大部分案件时在办公室协商解决,而不是在法庭)。”大律所“不愿意接的一项业务就是公司间的恶意收购,经济低迷时代,恶意的收购是让人恶心的。最终,被拒绝的乔洛伊和几个有相似遭遇的同学创建了律师事务所,接所有找上门的案子,其中最多的就是公司间恶意收购的案子。

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人们对诉讼的厌恶情绪日渐式微。联邦管制开始放松,企业房贷变得越来越容易,市场取向国际化,这一切导致公司收购案件的数量和规模激增。公司需要防范竞争者的法律诉讼,对恶意收购者进行反击。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20世纪80年代末,华尔街公司收购与公司合并涉及的年总金额增长了2000%,最高达到每年2500亿美元。

曾经老派律师事务所不屑一顾的业务——恶意收购和诉讼——忽然之间变得炙手可热。那谁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呢?就是那批以弗洛姆为代表的、10到15年前去不了市中心公司,只能去二流事务所的律师。

弗洛姆曾身处前景不明的领域,更不敢奢望获得世界范围的认可。他在世达花了20年时间在其专业领域磨砺以须,忽然之间世界形势变了,他已经做好准备。弗洛姆并不是克服了逆境,而是原先的逆境忽然之间变成了机遇。

5、文化传承

人们时常以各种理由拒绝以文化差异这种更广阔的背景来思考问题。这是种族文化观念促成的结果:我们总是避免因为民族特性标签而对个人产生先入为主的偏见。然而我们没有意识到,人们的确深受种族文化的深刻影响。

化传承是事件背后更强大的力量,它植入人性,影响长存。经过数代传承,即便产生文化的经济、社会和人口等条件已经消失,这种文化也会一直完好无损留传下来。与祖先有类似生活环境的人,其行为方式也与祖先类似。

“稻田文明”的亚裔数学更好?

“稻田文明”是一种技术导向型文明,需要人们的精耕细作;封建土地制度下,佃农承包地主的土地,因此稻米经济具有一定的自主性,多劳才能多得。因此稻田文明是建立在勤劳基础上的文化。亚裔在学习这件事上,把长时间学习、做课后作业看成很自然的事。因此,更长的学习时间、课后的复习巩固,亚裔孩子学习好是自然的。

另外,人们记忆数字的长度与该语言的数字发音长度有相当的关联性,而中文的数字系统非常简洁,发音具有经济性。在发音效率方面,中文里的广东话堪称登峰造极。

西方和亚洲语言在数字拼写结构方面也有很大不同。英语中的数字系统是高度不规则的,20以上的数字是由十位数上的“几十”加上个位数的“几”构成,21会写成twenty-one。而中文、日文、韩文的语言系统遵循逻辑系统,“11”就是“10”加上“1”。
这种语言结构的差异,意味着亚洲儿童学习数数要比美国儿童快。数字系统的逻辑性同事也意味着,亚洲儿童进行数学基本运算的时候更容易。这也会导致一个恶性循环和良性循环。

因此在数学学习方面,亚洲人具有某种“内在”的优势。

《异类》的反鸡汤对中国人来说不难理解,毕竟我们讲“天时、地利、人和”讲了好几千年。但是其中提及的“马太效应”让人惊醒、警醒!

《圣经·旧约》上说:“凡是他有的,还要强加给他,让他有余;他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这说的就是“马太效应”。

小学校园里的冰球运动员候选人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些微的生理发育优势就能让自己入选冰球队。入选之后会发生什么?入选者得到强化性训练,进而优中选优,入选者再进行强化训练,几个回合之后,当初同一批参加选拔赛的人,就会出现职业选手、业余爱好者、球痴的角色差异。

在这个过程中,天赋和练习是关键因素,但还有一个因素是家庭的精神、物质支持。毕竟人的第一层次需求是生存的需求;得不到支持的梦想、爱好,要么放弃,要么叛逆。
 
天赋、练习、家庭的优势积累,再遇上好的时运、机遇,一定能在史册上留下一笔。
 
对于我们普通人,与现有成功者有差距没有关系,看不到自己成为outlier的希望也没有关系。但是要默默努力,让“马太效应”缓和一些,让儿孙辈能站在小巨人的肩膀上够一够天边的星。

打波广告,我的更多内容戳这这这这这(我的微信公众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类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