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有花 四季有花 8.6分

等一等灵魂,去把生活过出诗意与闲情

沈善书

图片原创

此时此刻,外面在下雨,栀子花香在空气中漫舞,捧读柳宗民写的这本《四季有花》,内心恬静,仿佛遇见了一群小家碧玉的女子,她们的名字或清冷、或淡雅、或热烈、或羞涩。我想,《四季有花》书中的花名最能消暑,如绣球、栀子、木槿、百合等,轻轻读着,便能感到一丝凉意。对于这样的闲书,宜焚香品读,一个人静静地忘却一场生活里的声色犬马与城市的疏离感。

岁时之美,美在它棱角分明的规律,美在它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就像柳宗民说“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有开花的花木,借它们来烘托四季气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在这本书里,作者从春天的东北堇菜、樱草写起,到冬天的大吴风草收笔,他写日本的花与岁时,落笔间全是生活的闲散与清淡,关于花儿的薄物细故,关于生活的闲情逸致。

读这本书时,我总会把柳宗民误认为是民国...

显示全文

图片原创

此时此刻,外面在下雨,栀子花香在空气中漫舞,捧读柳宗民写的这本《四季有花》,内心恬静,仿佛遇见了一群小家碧玉的女子,她们的名字或清冷、或淡雅、或热烈、或羞涩。我想,《四季有花》书中的花名最能消暑,如绣球、栀子、木槿、百合等,轻轻读着,便能感到一丝凉意。对于这样的闲书,宜焚香品读,一个人静静地忘却一场生活里的声色犬马与城市的疏离感。

岁时之美,美在它棱角分明的规律,美在它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就像柳宗民说“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都有开花的花木,借它们来烘托四季气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在这本书里,作者从春天的东北堇菜、樱草写起,到冬天的大吴风草收笔,他写日本的花与岁时,落笔间全是生活的闲散与清淡,关于花儿的薄物细故,关于生活的闲情逸致。

读这本书时,我总会把柳宗民误认为是民国时期的文人,因为他的遣词造句给人一种很素的感觉,他写绣球时说“在绵绵梅雨季节看到悠然绽放的蓝色紫阳花,心中的烦闷便会纾解不少”,所以,我总把柳宗民想成周瘦鹃那样有“花癖”之人,他们都能用朴素简单又亲切的笔墨写生活与花草。只不过,柳宗民是日本园艺家,他的文风中和日本园艺的理念差不多,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空灵的禅意,这与中国文人墨客写闲情多多少少有区别。

在很多人的眼中,花花草草都是生活中无用的东西,有时候,恰好是这些“无用”,才引出了大巧若拙的智人甚至是妙人,比如唐代的王维,比如近代的周作人、汪曾祺,比如日本的清少纳言,以及本书作者柳宗民。提及日本作家们对花花草草、瓶瓶罐罐的描写,很有仪式感,无论是对吃食、器皿、茶事,还是对花草,他们都能用自己的东西去展现这些日常琐细之美。

这本书虽然是写四季之花,实则,作者是借由这些花来表达内心的一种遗憾,发出“不出门就不知寒暑,饮食也脱离了季节感”无奈感。

这个时代在迅疾发展,我们都在追逐快,然而却无人放下脚步“慢慢走”,无人愿意去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去与花花草草来一次亲密接触,甚至,我们不管自己脚步快,也给花花草草甚至瓜果蔬菜都放快了脚步,我们催促他们赶快成熟,目的是为了腰包涨,而不是内心丰富。

据说,多对家里的植物说些甜言蜜语的情话,这些植物便会像小孩子一样,顽皮地成长,开得茂盛又好看。以前,我们看见栀子花开知道毕业季到来,看见菜地里茄子、黄瓜开始一鼓作气成熟时,就知道暑假快来了。那时候,我们以花期判断节令,现在,我们弄丢了“花期”概念,忘却了花信风,只知道那些冬天才有的花,在市面上我们春夏就能见着。

我们本可以顺应着季节的变化欣赏四时之美,在对应的花期里去体味独一无二的季节感,可是,追逐快节奏的都市人打乱了岁月的时针,惊扰了花期,只为填补腰包,只为追逐结果,不去谈过程,甚至不要过程。

读这些“闲人”写的“闲书”,也会把自己幻想成是一个侍花弄草的“闲人”,在月下对花作诗,吟哦风月,或是醉卧花中,枕花而眠。就算泥土弄脏了衣裳也不打紧,就当是洗礼了久居红尘纷扰喧嚣的内心,观赏了一场花事的清欢与禅意。

遗憾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平凡的普通人,要为柴米油盐的生活操劳,于是,我们一边奔波于眼前的苟且,又一边向往着生活的美学;我们一边要让生活过得热气腾腾,一边又要埋头工作。

我想,并不是我们没有时间去接触生活的细微之美、闲淡之美,我们只是被生活捆绑了而已。像作者在书中写“我们完全可以把身边的传统植物好好利用起来,而不是只图新鲜。也不应该被条条框框束缚住,而应怀着更自由的心态去塑造庭院。如此,才能体会到家庭院艺的真正乐趣。”

你要知道,有时候,美好的东西不是刻意制造,而是当你在举手投足之间,美好的东西都会产生。你的姿态影响了美感的形态。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季有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季有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