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靖子小姐的告白

迷途的小狗

靖子小姐, 我是石神,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和你相处的这短暂时间,我们似乎也没怎么交谈过,现在的我在监狱里对着墙壁上的斑点构造出一个个数学题再解答,听上去一定很无趣吧,我想跟你聊一聊我的过去。 怎么评价我自己呢?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其貌不扬,不善言辞,偏执而孤僻的人。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数学了,在我曾经就读的帝都大学里,我的老师说我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我在数学方面的天赋非常的高,并且我也有极高的热忱去研究数学。大概是因为我性格太过格格不入,也有很多人会私下里讨论我,我因此还遇到了人生中的劲敌——汤川学。他和我不同,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专攻物理,可能是对我比较好奇,就来和我打招呼,还给我提出了一个P≠NP的命题,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哪个更简单,这个被悬赏的命题至今都让人束手无策。 硕士毕业后,我也想过像汤川一样留校读博,然而双亲病重,为了照顾他们,我只能出去工作,去一所新成立的大学当助教,然而这里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教授们只顾着争权夺利,根本不想栽培优秀学者,也不想研究数学。我自己潜心研究出来的论文,命题,没有人给我支持,只能长时间沉睡在教授的抽屉里,学生水平也很差,这...

显示全文

靖子小姐, 我是石神,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和你相处的这短暂时间,我们似乎也没怎么交谈过,现在的我在监狱里对着墙壁上的斑点构造出一个个数学题再解答,听上去一定很无趣吧,我想跟你聊一聊我的过去。 怎么评价我自己呢?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其貌不扬,不善言辞,偏执而孤僻的人。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数学了,在我曾经就读的帝都大学里,我的老师说我是百年一遇的天才,我在数学方面的天赋非常的高,并且我也有极高的热忱去研究数学。大概是因为我性格太过格格不入,也有很多人会私下里讨论我,我因此还遇到了人生中的劲敌——汤川学。他和我不同,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专攻物理,可能是对我比较好奇,就来和我打招呼,还给我提出了一个P≠NP的命题,自己想出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哪个更简单,这个被悬赏的命题至今都让人束手无策。 硕士毕业后,我也想过像汤川一样留校读博,然而双亲病重,为了照顾他们,我只能出去工作,去一所新成立的大学当助教,然而这里远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简单。教授们只顾着争权夺利,根本不想栽培优秀学者,也不想研究数学。我自己潜心研究出来的论文,命题,没有人给我支持,只能长时间沉睡在教授的抽屉里,学生水平也很差,这些学生连高中数学都没搞清楚,剥夺了我的研究时间,而且这份工作给我的薪水也特别少。这一切的一切都迫使我只能放弃成为数学家的梦想,成为了后来的高中数学老师。 到了这个新环境,这里的老师水平一样很差,学生也是一样不学无术,好在我只需要自己能够继续研究数学就好,倒也不在乎这些小事了。我的学生中有一个人叫森岗,这个孩子喜欢赛车,不喜欢数学,为了能够说服他,我就告诉他赛车中会用到的加速度,微积分等等,如果不做推演和模拟,就不知道哪里加速才会赢。他们当然是似懂非懂,我又接着说,我教你们的只不过够你们站在数学这个世界的小小入口,如果不知道哪里是入口,自然无法进入。用这样的方法,总能让一部分人开始学习数学。 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真的是乏善可陈,我想得到别人的肯定,但是现实却逼迫我一次次的放弃,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每天我都会经过隅田川的蓝色塑料布棚子,这里住着的都是游民,他们多半没有家人,和我一样,如果死了也没有人在意,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我就想了结自己,我拿着绳子准备上吊时,你进来了,你带着女儿站在门口,介绍说你们刚搬来隔壁,当时的我感觉身体被某种东西贯穿。怎么会有眼睛如此美丽的母女?你们凝视我的明眸是如何流转的,至今仍清晰烙印在我记忆深处。从那以后,我就爱上了你,我喜欢听你们在房间打打闹闹,也喜欢去你工作的便当店买便当,你何时出门,何时回家我每天都会注意,我把自己想象成你的保镖,希望用尽全力保护你们。所以在那晚我知道了你杀死前夫之后,我一心只想帮你摆脱罪责,哪怕让我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 我知道三月九日的不在场证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天你们确实在家。为了能够让你们毫无顾虑的脱离凶险,我只能将死亡推定时间延长至10号,在10号晚上杀死另一个人,制造你们10号的不在场证明,这样一切就好办了。我在9号晚先去富樫住过的旅馆消除他的痕迹,然后让蓝色塑料棚的游民“技师”去那间旅馆过夜,让他穿上富樫的衣服,将他伪装成了富樫。我又偷了两辆车,一辆新车给技师骑,一辆旧车自己骑,然后将他骗到旧江户川将他杀死,让他骑新车是为了车主能够早点报案,这样就能够让“富樫”的死亡时间更加精确,完全控制在10号,而我为你安排的10号晚看电影吃饭唱歌,就成了完全有效的不在场证明。警方查的越深入,你的嫌疑只会越轻。“技师”恐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把你的暖桌电线和我的调换,用它杀死了技师,然后用塑料布蒙住他的脸,用石头砸了又砸,再用打火机烧毁他的指纹,剥下他的衣服放在一旁的罐子里烧。而富樫的尸体我则在旅馆的浴缸里将其切为四块,投到不同的四个地方,就算有一天他的尸体被发现,而且被拼凑到一起,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就是富樫,就算有人真的知道了,也已经结案,警方高层是不会大动干戈再重新审查这个案件。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不惜杀死一个无辜的人,只为护你周全,而我选择他的原因是因为他和我一样,没有家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然而我没有想到汤川看透了我的计划,我自认为我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犯罪,虽然我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但是我还是没想到汤川居然看出了我对你的情意,从这里下手最后找到了答案。还记得我前面跟你说的P#NP的题目,自己找到答案和确认别人的答案是否正确,到底哪个更简单?靖子,你说呢? 后来我看到你和工藤先生在一起,他和富樫不一样,虽然只见到几次,但我却知道你和他在一起的话幸福的机率较高。他和富樫不一样,我恨富樫,恨他不好好珍惜你,而工藤他有责任心,他是真心爱你的,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从来没奢望过能够得到你,像我这样长着一张大圆脸,小眼睛,不修边幅,也没有经济条件的人在东京这样的大城市不会讨女人喜欢,我想大部分女人都会选择工藤吧。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只要能够看见你就足够,如果妄想名誉,只会有损尊严。而此时汤川也已经看出一切,为了让案子早一点了结,我只能选择自首,所以我提前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变态跟踪狂,在墙壁上安装了电线,在工藤和你家的信箱都投递了信件,将靖子你变为一个真正的受害者和不知情者,我想只有这样,警方才会更加确信我就是杀人凶手,并且我有足够的动机。 当我走向监狱的那一刻,我内心特别的平静,我希望你抛下负罪感,好好的生活,如果你不幸福,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靖子,你知道吗?以前的我只爱数学,觉得这世间只有数学是美的,然而遇见你让我明白,你的美和求解数学的美感在本质上殊途同归,只要有你,有数学,我的这辈子就圆满了。 汤川曾对我说过,我们每个人都是社会这个时钟的齿轮,我想我们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是我们始终脱离不了齿轮的本质,无论是学生时代心怀数学家梦想的我,还是此刻正在监狱中对着墙壁构造数学题的我,我始终没有变,对你,对数学,我都会一直深爱下去,我不会表达出来,也不想让你知道这些,我只想默默地守护着你。 永远爱你的 石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