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的并不是怪东西

geleven
看起来是个通过卖钵扎的小贩来描述土耳其几十年来城市的变化。
细细想来,其实是在讲几十年来,人们对于伊斯兰教很多矛盾纠结的想法。
首先主人公是个卖钵扎的小贩,做过很多其他工作,但是一直不变的就是晚上在伊斯坦布尔大街上卖钵扎。为什么是钵扎?这本来就是个非常具有时代性的产物。根据古兰经教义,伊斯兰教徒不能喝酒。所有人都知道钵扎中有酒精,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称其为饮料。作为一种酒精替代物风靡一时。但是自从1997年开始,这个人口超过9成穆斯林的土耳其,开始政教分离,实行政治世俗化。自此以后,人们再也不需要自欺欺人地买低酒精度数的钵扎,可以随心所欲地喝酒。我在想这两种社会到底哪种好?一个是压抑人性的时代,人们表面上尊重着规范,但是又到处钻空子。甚至发展到全社会的人都遵守这一个都知道是骗人的规范:不喝酒精,但是喝钵扎。可笑。另一个是世俗化的时代,人们再也不用遵守着教义,女人上街不用再裹头巾,想喝酒就喝酒。但是,社会好像也开始不稳定起来:杀人、贪污、抢劫、贫富差距加剧。可悲。不过,无论哪种社会,都无法选择,只能顺着潮流。
第二个贯穿全书的矛盾就是麦夫鲁特的爱情。爱着萨米哈,给她写了三年情书,但是...
显示全文
看起来是个通过卖钵扎的小贩来描述土耳其几十年来城市的变化。
细细想来,其实是在讲几十年来,人们对于伊斯兰教很多矛盾纠结的想法。
首先主人公是个卖钵扎的小贩,做过很多其他工作,但是一直不变的就是晚上在伊斯坦布尔大街上卖钵扎。为什么是钵扎?这本来就是个非常具有时代性的产物。根据古兰经教义,伊斯兰教徒不能喝酒。所有人都知道钵扎中有酒精,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称其为饮料。作为一种酒精替代物风靡一时。但是自从1997年开始,这个人口超过9成穆斯林的土耳其,开始政教分离,实行政治世俗化。自此以后,人们再也不需要自欺欺人地买低酒精度数的钵扎,可以随心所欲地喝酒。我在想这两种社会到底哪种好?一个是压抑人性的时代,人们表面上尊重着规范,但是又到处钻空子。甚至发展到全社会的人都遵守这一个都知道是骗人的规范:不喝酒精,但是喝钵扎。可笑。另一个是世俗化的时代,人们再也不用遵守着教义,女人上街不用再裹头巾,想喝酒就喝酒。但是,社会好像也开始不稳定起来:杀人、贪污、抢劫、贫富差距加剧。可悲。不过,无论哪种社会,都无法选择,只能顺着潮流。
第二个贯穿全书的矛盾就是麦夫鲁特的爱情。爱着萨米哈,给她写了三年情书,但是因为误会却和拉伊哈私奔、结婚生子,期间都说情书是写给拉伊哈的。最后因为拉伊哈去世,他也终于承认情书是写给 萨米哈的,也得以和萨米哈再续前缘。 萨米哈和拉伊哈,哪个是自己的意愿?哪个是真主的安排?但是,奇怪的是,虽然爱着萨米哈,但是顺着安排,和拉伊哈过得很幸福。之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萨米哈生活,也非常幸福。虽然最后麦夫鲁特自言自语说自己还是喜欢拉伊哈,但是他幸福的事实也是无法改变的。
这个跟第一个矛盾很像,在政教合一的时代,哪怕心里想喝酒,也知道钵扎里有酒精,但是嘴上绝对不承认。在政教分离以后,大胆承认钵扎含有酒精。这是不是说明,无论哪种生活状态,无论压抑还是开放,无论有没有宗教,人们都能找到幸福的生活?

麦夫鲁特代表土耳其很多的穆斯林。知足、老实且有点不懂变通、贫穷。生活在穆斯林国家,虽不笃信宗教,对教义也了解不多,但是仍然做礼拜,也遵守着教义规定的生活方式。不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脑袋里也会蹦出一些怪东西,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都能明白那是他对宗教的质疑、亦或者疑问。思考并不只属于智者,它属于每个平凡人。只不过,有些人能清晰捕捉、表达自己的思想,但是很多人对于脑子里的想法根本没有概念,有些任其在脑子里天马行空而不做任何评价,有些为了不自寻烦恼,强行终止这种思考过程。现代的宗教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让人们无条件地遵守。社会的变动、文化的交融,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哪怕再普通的一个人,都有机会在这变化莫测的时代从新的视角了解宗教,人们不再忙盲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