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包法利夫人想到的

鱼巫

看完《包法利夫人》,不,也可以说看到一半左右,就想起了《红与黑》还有《项链》。我能想起他们,我想原因在于艾玛、于连、玛蒂尔德都错误地追求着对于他们来说难以企及或者根本就不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

艾玛追求着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爱情,它首先得是衣食无忧甚至可以锦衣玉食的,是日日夜夜的欢歌笑语,是没完没了的夜夜笙歌。它的主角要和风度翩翩、面如冠玉、令人倾倒产生联系,彼此之间情话绵绵,双宿双飞。我认为,对于她来说,有这种幻想却是正常不过了。她没有结婚之前的人生里满是修道院和琐碎的家务事,她对于爱情的所有感觉都来源于书本和道听途说,换句话说,是张白得不能再白的白纸。再说了,她遇见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丈夫,是个平淡无奇的人,不能满足尚处于小白期的小妻子对于爱情的种种期待。那句话说得好极了,“一个人的出场顺序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才有了她两次偷人。而她最后对于丈夫夏尔的柔情蜜意,我想,她是终于经历了后,找到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人。可惜太晚,而她太冲动盲目。

在一般的设定里,女人要爱情,男人嘛当然要事业咯。于连就是遵循内心的意志,雄心勃勃地想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人。可笑的是,如...

显示全文

看完《包法利夫人》,不,也可以说看到一半左右,就想起了《红与黑》还有《项链》。我能想起他们,我想原因在于艾玛、于连、玛蒂尔德都错误地追求着对于他们来说难以企及或者根本就不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

艾玛追求着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爱情,它首先得是衣食无忧甚至可以锦衣玉食的,是日日夜夜的欢歌笑语,是没完没了的夜夜笙歌。它的主角要和风度翩翩、面如冠玉、令人倾倒产生联系,彼此之间情话绵绵,双宿双飞。我认为,对于她来说,有这种幻想却是正常不过了。她没有结婚之前的人生里满是修道院和琐碎的家务事,她对于爱情的所有感觉都来源于书本和道听途说,换句话说,是张白得不能再白的白纸。再说了,她遇见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丈夫,是个平淡无奇的人,不能满足尚处于小白期的小妻子对于爱情的种种期待。那句话说得好极了,“一个人的出场顺序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才有了她两次偷人。而她最后对于丈夫夏尔的柔情蜜意,我想,她是终于经历了后,找到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人。可惜太晚,而她太冲动盲目。

在一般的设定里,女人要爱情,男人嘛当然要事业咯。于连就是遵循内心的意志,雄心勃勃地想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人。可笑的是,如此有野心的人,却想要依靠女人上位,依靠女人获得资源。这不就是大写的小白脸嘛~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男权社会里,人们还认为一个女人不可能有出息,她们的成就全是男人给的。(那你还靠女人?)好吧回到于连身上,他的野心和他的努力,不相配。他想要的,注定不属于他。

爱情、事业都有人要去,玛蒂尔德想要财富,想要可以挥霍无度的生活。她确实享受了一天这样的好日子。可因为此,反而赔上了自己十多年青春。不得不说,她确实是好女孩,只不过是有一个爱攀比爱钱财的毛病。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看你怎么对它咯。玛蒂尔德放任自己的幻想,尝到了苦涩的果实。

其实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获得自己所想要的,或许是错误地理解了那样东西,或许是没有找到好方法成全自己。

有时候,努力的方向比努力本身更重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包法利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包法利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