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天亮(典藏版) 下一个天亮(典藏版) 评价人数不足

《我们还可以是我们》

名废

你知道叶宙吗? 我认识他,那个深情却隐忍的男子,同时我也深爱他,如此沉稳如此冷漠,却也会肆无忌惮地表达爱意,真是令人羞涩又不得不去喜欢啊。

不知道你们喜欢阿云笔下哪位男主呢?是那个心机boy陆西城?还是稳重成熟的叶宙?抑或是我们素未谋面的阎寒呢?你们就想想吧反正都不是你们的哈哈哈哈…… 言归正传不扯情绪啦。之前看这个故事前几章或许是因为没有仔细去读的缘故,浮躁地竟然觉得情节有些复杂,而当我真正看完那一刻,万千感想只化为一句话——好简单的爱情。 在我认知里,一部作品中我能说的惟有眼中认定的主角,其他人有些虽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人物,于我却如同没看见一般无视。所以,关于这本书中其他cp我就不讲了。 叶宙与唐韵之并不完美,他们相似地骄傲、执拗、爱面子,导致某些时刻很难认真去聊聊自己。 在这可恶可悲可怜可爱的爱情里无非两种可能性,爱与不爱。 叶宙爱唐韵之,唐韵之后来也爱叶宙。 后来。 伊始的感情虽然不是纯粹的,一方面有父母的口头婚约的束缚,另一方面唐韵之为了保护朋友的家庭不受到她与别人恩怨的牵连,被迫答应了与叶宙交往来交换朋友平安无事,也因此心底一直在抵触他,哦不,说是恐惧似乎更恰如其...

显示全文

你知道叶宙吗? 我认识他,那个深情却隐忍的男子,同时我也深爱他,如此沉稳如此冷漠,却也会肆无忌惮地表达爱意,真是令人羞涩又不得不去喜欢啊。

不知道你们喜欢阿云笔下哪位男主呢?是那个心机boy陆西城?还是稳重成熟的叶宙?抑或是我们素未谋面的阎寒呢?你们就想想吧反正都不是你们的哈哈哈哈…… 言归正传不扯情绪啦。之前看这个故事前几章或许是因为没有仔细去读的缘故,浮躁地竟然觉得情节有些复杂,而当我真正看完那一刻,万千感想只化为一句话——好简单的爱情。 在我认知里,一部作品中我能说的惟有眼中认定的主角,其他人有些虽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人物,于我却如同没看见一般无视。所以,关于这本书中其他cp我就不讲了。 叶宙与唐韵之并不完美,他们相似地骄傲、执拗、爱面子,导致某些时刻很难认真去聊聊自己。 在这可恶可悲可怜可爱的爱情里无非两种可能性,爱与不爱。 叶宙爱唐韵之,唐韵之后来也爱叶宙。 后来。 伊始的感情虽然不是纯粹的,一方面有父母的口头婚约的束缚,另一方面唐韵之为了保护朋友的家庭不受到她与别人恩怨的牵连,被迫答应了与叶宙交往来交换朋友平安无事,也因此心底一直在抵触他,哦不,说是恐惧似乎更恰如其分。但在叶宙的一步步强势猛攻下,唐韵之慢慢沦陷丢了心,都不知是什么时候就开始依赖他,到后来竟习惯一直爱他。 初见时双方真的是互相看不对眼,婚约的枷锁禁锢着两个年轻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尼亚加拉河之行,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注定缘分要从那一刻开始,唐韵之似一团火焰,以燎原之势势不可挡地一直烧到叶宙心里去,温暖着他,然后开始慢慢接受这个未婚妻的存在。 可是没多久,还没等他完全定义好自己的情感到底是什么样的归类时,唐韵之就遇见了杨晟,猝不及防地给了他当头一棒。 杨晟或许会满足大多女孩子对爱情美好的憧憬,帅气体贴、阳光青春,笑起来很温暖。所以我们唐大小姐不也中招了?为此还偷偷去找叶父商量解除婚约呢,也因此,被叶宙疯狂的车速震慑到,以至于后来对他开的车有了深深的阴影。 看似冷漠不近人情的叶宙直接将唐韵之丢在了嘈杂混乱的路边,真是难为路痴了。不过你看,这样的经历统共也没几次,每次纵然他心底气不过,但还是回来了,不舍得也不放心他爱的人孤零零地无依无靠。 可即使唐韵之爱上别人了,他也没有强行做什么来挽回。他的爱情从来都不自私,即使不能在一起,内心还是希望她幸福的,至于给她余生的是谁,他不愿意知晓。 但爱情不是一帆风顺的,总得有些磕磕绊绊方能检验真心与否,方能有长长久久的底气。 杨晟因为脾气好,作为一个“烂好人”,在母亲小把戏的要求下被迫与唐韵之分手从而和唐韵之曾经的好朋友、母亲理想的结婚对象在一起,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欢喜的是叶宙,这样一来,他就有了重新和唐韵之在一起的机会了;愁的是,杨晟一肚子的无可奈何。 没办法,有时候不属于你的东西,总是要远去,你要试着去适应,不是你想要的就能拥有,这世间,总有人是不满足的。 看到杨晟车祸那段我真是好心疼叶宙啊,唐韵之在为别的男人流泪得不能自已,而他却像个局外人默默地看着,一切仿佛与他无关。天知道当时他内心是什么感受。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错过。对唐韵之雷霆万钧般的爱始终在心口难开,冷静的性格使然,他选择缄默不言,在她身后默默守护。 可有时候有些爱还是要宣告出来呀,我要告诉这个人,我爱的这个人,我爱他并且只爱他。这样才不会因为一些小细节小误会而去互相猜忌,也不会忽然冷淡了关系。 叶宙与唐韵之一共有过两次分手,算不上和平吧,在我看来皆是单方面宣布,这段感情到此为止了,不同的是,第一次是因为叶宙想要放她自由,放开这个在他面前总是戴着面具虚与委蛇不爱他的女人,第二次是因为,唐韵之恼怒在她看来叶宙对她的欺骗与背叛,她想要的不仅仅是他的爱,还有信任,那种可以患难与共的信任,可偏偏这一点,被撕得七零八碎。 两次戏剧性地彼此都没有解释,就这么突然地散了,就像儿时叶宙说长大后要去唐韵之当老婆一样突然。 你看,好公平是不是,一人一次的机会用完了,就再也不分手了。 我记得曾经在微博里看到过唐韵之的腿被花瓶碎片划破了那一小段,立即被叶宙的“你别动,等我”和“你别动,我过去”这两句话圈粉了,霸道总裁男友力max啊! 而我们唐大小姐,当提出分手后,利落地出国跑到维也纳、澳洲、最后在那个佛罗伦萨的小镇与叶宙母亲等待他归来。“我知道你会来,所以在这里等你。” “从暗夜走到天光大亮,我攀过山丘,路过泥泞,而你,是黄昏过后的拂晓,是落日过后的黎明。” 他们有过分离,有过误解,有过矛盾,但最后的最后,有情人终成了眷属,甜我一脸啊这简单的爱情。 叶宙,唐韵之。 你们是如此美好。 我甚至不敢再去叨扰你们。 祝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下一个天亮(典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