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叹息

瓢虫宝宝

“不肖者犹知忌惮,而贤者有所归依”,这是申时行的理想,或者说这是他在穷尽之时的妥协。再看这句话时,我仿佛看见一人站在黑夜里,微弱的月光下他的影子和稀疏的林木斑驳交错,他望着平静的江水,内心百感交集。他别无选择,强大的文官集团不会按照理想的状态去存在,他们都为自己的利益而存在并因之形成不同的团体,而自己所做只是最后的挣扎。这个人像是申时行,又像是所有怀揣希望的人的缩影。每个时代都有被埋没的人才,明朝当然也有,他们遍布于这个衰落帝国的各个角落,有的像申时行一样发挥自己的余力,在历史上留下了一点属于自己的痕迹,有的就只能消失在这苍茫云海间,他们的叹息没有被别人听到,也不会被别人听到。这衰落的帝国终将走向灭亡,不是因为人的无能,而是因为制度上层出不穷的问题。 最佩服作者的是他能把每一个人写的如此鲜活,面对国家的热血,面对弱者的恻隐,面对利益的动摇,亦或是面对自身的矛盾,每一个个体在他的笔下活灵活现,就像是他自己经历了那段历史。每一个个体在他的笔下也都成为一个人真正的人,阴阳结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我们正在努力做着的事情在子孙后代看来也是错误的,因为我们也流淌在历史的长河...

显示全文

“不肖者犹知忌惮,而贤者有所归依”,这是申时行的理想,或者说这是他在穷尽之时的妥协。再看这句话时,我仿佛看见一人站在黑夜里,微弱的月光下他的影子和稀疏的林木斑驳交错,他望着平静的江水,内心百感交集。他别无选择,强大的文官集团不会按照理想的状态去存在,他们都为自己的利益而存在并因之形成不同的团体,而自己所做只是最后的挣扎。这个人像是申时行,又像是所有怀揣希望的人的缩影。每个时代都有被埋没的人才,明朝当然也有,他们遍布于这个衰落帝国的各个角落,有的像申时行一样发挥自己的余力,在历史上留下了一点属于自己的痕迹,有的就只能消失在这苍茫云海间,他们的叹息没有被别人听到,也不会被别人听到。这衰落的帝国终将走向灭亡,不是因为人的无能,而是因为制度上层出不穷的问题。 最佩服作者的是他能把每一个人写的如此鲜活,面对国家的热血,面对弱者的恻隐,面对利益的动摇,亦或是面对自身的矛盾,每一个个体在他的笔下活灵活现,就像是他自己经历了那段历史。每一个个体在他的笔下也都成为一个人真正的人,阴阳结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我们正在努力做着的事情在子孙后代看来也是错误的,因为我们也流淌在历史的长河中,而历史中的每个人都有局限性。我们都流躺在下游,上游永远是我们的后代,但这并不令人难过,因为我们的后代可以从中汲取教训并努力去突破他们所在河段的障碍。对于所有为明朝兴衰做出过贡献的人来说,我们就在上游。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每一个历史的见证者,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值得同情的。 帝国的傀儡除了洪武大帝,明朝我所熟知的就是正统皇帝。正统皇帝个性极强,喜好军事,不顾群臣阻拦御驾亲征,这在明朝历史上确实少见。而本书所讲的万历皇帝,也拥有自己的个性,从小喜爱书法,但书法并不能为这个以道德为根基的帝国做出什么实质的贡献,所以在张居正的建议下他认真研读四书五经,放弃自己的爱好。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轻的皇帝拥有了自己的思想,但道德的压制让他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处理国政,他只是整个制度里的一部分,而并非一个拥有思想的君主。张居正在世时,他出于尊重和信任听取他的谏言,他所能做得就是同意这个首辅为他安排的一切,但被压制的天性终有一天会爆发,终于在张居正死后这一切都来了。他最终还是把一切都归于这个看着他成长,帮助他处理国政的人身上,他看不出这个伦理主宰的朝代身上的诟病。皇帝只是天命的代表,万历和先辈后辈们有什么分别呢?这个国家的君主无论换作是谁,这个人无论有无思想,强大的文官制度都能按照自己的惯性再让帝国运行些许年头。我想,万历一定暗自想过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才会出现后来的消极怠政。他不想妥协,所以在做无声的抗议。我常常在想,皇帝是否真的愿意成为皇帝?他们因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所以也有了不能懈怠的使命;他们为了在宫廷中生存,所以勾心斗角努力成为皇帝。这样高压的,被束缚的生活真的是他们所向往的吗?他们都是历史发展中的牺牲者,像所有怀才不遇的人一样。现代社会中,我们都呼吁每个人发展个性,但在那个时代里,压制自我,熟读四书五经才能获得更好生存条件。万历大概也为万千的叹息做出了一些贡献吧。 海瑞和他的道德观作者在文中说到:“个人道德之长,仍不能补救组织和技术之短”,海瑞想要通过伦理去规范所有不良行为,显然不能取得成功。文官集团内部的人或许都熟读四书五经,也明白三纲五常,但有几个人能言行一致?更何况是底层的民众,他们更不能深谙其中的道理,否则不会出现那些偷盗抢劫,兄弟残杀的事情。这样理想的世界只会出现在构想的蓝图里,更何况这个构想要以一定的物质为基础。明朝削减对官员的俸禄,他们的所得不够去支撑一个家庭,因此只能从其他地方获得,而这些都来自于国库,国库里的东西又都来自农民,所以这个多米诺骨牌就被摊开了,而道德,不足以支撑起这副将要倒塌的牌。在利己主义的社会里,社会契约是核心,每个人都要为违反契约而付出相应的代价,而在我们的社会里,我们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却做着令人深思的事情。道德的要求太过于大,这不是一个连物质都无法保障的人能够随时实践的。这样的社会需要法律,去规范人们的行为。然而可悲的是,我们古老帝国的律法都是依照伦理去解释的,正确与否,都仅凭直觉去归纳,这样的法律只是行政的工具而非民众的保障。以这样的方式去定罪于某人显然是不合理的,海瑞在处理诉讼时并没有专门去调查案情、听取申辩。所以能否做到每次裁决合情合理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疑问。但这并不能责怪海瑞,他能坚守着这古老帝国的道德要求已经十分不易。我们的国家从始皇统一开始就是中央集权制度,皇帝的好恶决定人民的生死,人治的传统沿袭几千年之久。而在遥远的罗马帝国,他们已经拥有了成文的法律,并且逐渐完善。 海瑞镇雅俗、励颓风,而这样的节操却成了当局任事的障碍,在今天,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影子。公款吃喝成了官员间应酬的常见形式,好像吃的好喝的好才显诚意,才能继续谈事情。在美国,三权分立,各洲长的每一笔支出都要经过审核,可能稍有不慎就会因此断送前程。这是我们的国家无法做到的,制度上的缺陷就这样暴露出来。 人情政治下的戚继光戚继光在蓟州的成功,除了他本人的卓越才能以外,张居正和谭纶的支持也必不可少。谭纶虽进士出身却深谙用兵之道,张居正也是中枢重臣。但即使是张居正也没有权利公然颁发指令,只能通过私人函件向皇帝提出建议。可见,军人长期处于文官的压制之下,文官的意志成为了武备改进的最大阻碍。而重文轻武的历史传统由来已久,从唐朝藩镇割据后武官的地位就越来越低,文官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很多高级将领拥有统筹全局的能力,但碍于文官的压制无法施展。在这样的环境下,人情政治就发挥了它的作用。在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意见不容易被接受,可一旦形成一个利益团体,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在这个古老的帝国里,人情政治反而让复杂的程序变得简单,让不易被接受的建议成为现实。张居正为贯彻自己的意图向亲信授以私人信函,而那些被他信任的总督巡抚也一定官旅顺畅。前几天看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主角李雪莲为申冤从县级告到市级,再到省级,最终无奈到北京告御状,暂且忽略他们不审理此案的原因,各级政府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帽子相互勾结,上级领导的位子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就不会动摇,这人情政治的网撒的十分远。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伦理道德深深地禁锢着每一个人,一个人进入官场,其背后是整个家族的支持,他的父母兄弟费尽千辛万苦只为保住这一个人,指望着这个人光耀门眉,因此这人肩负的是整个家族的使命,所以每做一件事情都小心翼翼。这些人相互理解,相互扶持,共同构成了这人情政治的网。道德统治下,血缘亲情遍布每个角落,世袭的传统千年来也不曾改变,可见这网已经无法收回,它已经融入这个帝国,或许存在很多漏洞,但也不可缺少了。历史的车轮从来不会为谁停歇,所以从头再来也不可能。也许每个人都曾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而忏悔,他们的所做所为被留在史书上面,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仅凭这些记载去评价他们未免有失客观。总会有些东西丢失在历史的夹缝里,没有被人发现,而这些丢失的东西或许恰恰能够展现他们的人性光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历十五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历十五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