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黑暗森林

魔笛
发现生活在历史的预想和设计当中,大部分应该是值得悲哀的事。我们真如前人对社会规律的设想般没有任何挣扎和挑战的勇气,甚至对历史缺乏探索的好奇心,行尸走肉般追求单纯自我的幸福,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塑造者的成功,是“自由”的胜利。

《1984》对时代的意义就仿佛毒药瓶上的一枚标签,不是解救的良药,但足够给与一股强心剂,给与更多认知现实的通道和思维模板。甚至可以清醒认知幸福与自由并非可兼得的良品套餐搭配。

文字深刻,立意深远的文字并不少见。但是如奥威尔文笔文笔如此冰凉,如此冷静,阅读起来血液都冰凉的体验却绝无仅有。

当主人公温斯顿在无限制的思想折磨后,面对老鼠笼的威逼终于承认“2+2=5”,终于愿意自己遭受的痛苦转让给自己的真爱茱莉亚时,在奥不兰的新词字典里他终于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而对于他个人来说他以后所有的存在也失去了实际的社会价值。

这是一部需要反复阅读的书,当然也缘由自身对文字框架构建的能力不足,所以完全阐述作者的观点也有点力不能及,只是摘录部分暂且小记。

真正的权力,我们日日夜夜为之奋战的权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权力,而是控制人的权力。
(正如温斯顿经过一个彻底...
显示全文
发现生活在历史的预想和设计当中,大部分应该是值得悲哀的事。我们真如前人对社会规律的设想般没有任何挣扎和挑战的勇气,甚至对历史缺乏探索的好奇心,行尸走肉般追求单纯自我的幸福,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塑造者的成功,是“自由”的胜利。

《1984》对时代的意义就仿佛毒药瓶上的一枚标签,不是解救的良药,但足够给与一股强心剂,给与更多认知现实的通道和思维模板。甚至可以清醒认知幸福与自由并非可兼得的良品套餐搭配。

文字深刻,立意深远的文字并不少见。但是如奥威尔文笔文笔如此冰凉,如此冷静,阅读起来血液都冰凉的体验却绝无仅有。

当主人公温斯顿在无限制的思想折磨后,面对老鼠笼的威逼终于承认“2+2=5”,终于愿意自己遭受的痛苦转让给自己的真爱茱莉亚时,在奥不兰的新词字典里他终于完成了自我的救赎,而对于他个人来说他以后所有的存在也失去了实际的社会价值。

这是一部需要反复阅读的书,当然也缘由自身对文字框架构建的能力不足,所以完全阐述作者的观点也有点力不能及,只是摘录部分暂且小记。

真正的权力,我们日日夜夜为之奋战的权力,不是控制事物的权力,而是控制人的权力。
(正如温斯顿经过一个彻底的蜕化一样,权利拥有者从来都不忌惮事物演化的不能自主,人永远是自始至终永远需要放大去针对的对象,这是所有可能挑战权利主体权威的源头)

思想罪是其他一切罪行的根源。
(无处不在的思想警察在如今仿佛真正成为了现实,当所有人主动把自己公开于互联网,那思想警察就真的无处不在。所以并不是所以WB都可以评论,所以并不是所有曾经的存在突然消失让你有迹可循。。。)

对一个孩子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把他送到一所富家子弟的学校中去。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
(当《变形记》依旧在糟践农村少年的童心,无情颠覆无辜者的世界观时,我们看到是富家子弟通过节目出名圈粉的造星经历,世界就是如此,话语权的拥有者决定大多数人的关注点和理解角度)

历史在此时就像是一张白纸,被不断的擦干净写上新的内容。
(所以现代史研究的意义在于给与无数拥护权利,渴望权利人的成功参考)

你做爱的时候,你就用去了你的精力;事后你感到愉快,天塌下来也不顾。他们不能让你感到这样。他们要你永远充满精力。什么游行,欢呼,挥舞旗帜,都不过是变了质、发了酸的性欲。
(所有的心理需求本质源于生理的欲望,区别在于一个大多数是生理的自我反应,一个是外在的鼓动和引导)

可以说,在没有理解能力的人身上,党把它的世界观灌输给他们最为成功。最明显不过的违反现实的东西,都可以使他们相信,因为他们从来不理解,对他们的要求是何等荒唐,因为他们对社会大事不发生兴趣,从来不去注意发生了什么事情。正是由于缺乏理解,他们没有发疯。他们什么都一口吞下,吞下的东西对他们并无害处,因为没有残渣遗留,就像一粒玉米粒不加消化地通过一只鸟的体内一样。
(他们可能只是单纯的个人幸福的追求者,处于混沌之中恐怕是个人的幸运)

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
(当你需要说出2+2=5时,不必恐慌,不必忧虑,因为这是此法则证明人的鼓动,他会让你明白公理也可以改变)

全世界到处都是一样,几亿,几十亿的人,都不知彼此的存在,被仇恨和谎言的高墙隔开,但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人——这些人从来不知道怎样思想,但是他们的心里,肚子里,肌肉里却积累着有朝一日会推翻整个世界的力量。如果有希望,希望在无产者中间!
(这本就是虚无的存在,无产者)

世界上没有幸福这回事儿,唯一的在于你死了很久以后的遥远的将来,而从你向党宣战开始,最好把自己当作一具尸体。
(因为我们庆幸没有被当做不存在)

我们这个世界里,所谓进步就是朝向越来越多痛苦的进步。以前的各种文明以建筑在博爱和正义上相标榜。我们建筑在仇恨上。在我们的世界里,除了恐惧、狂怒、得意、自贬以外,没有别的感情。其他一切都要摧毁。我们现在已经摧毁了革命前遗留下来的思想习惯。我们割断了子女与父母、人与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联系;没有人再敢信任妻子、儿女、朋友。而且在将来,不再有妻子或朋友。子女一生下来就要脱离母亲,好象蛋一生下来就从母鸡身边取走一样、性的本能要消除掉。生殖的事要弄得象发配给证一样成为一年一度的手续形式。我们要消灭掉性的快感。我们的神经病学家正在研究这个问题。除了对党忠诚以外,没有其他忠诚。
全书给人的感觉异常压抑和恐惧,特别恰巧处于所谓“老大哥”的环境,且很多的如今生活现状是与奥威尔1948年的设想是相符的。但是作为个人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过往避免了职业生涯所有和体制内有的瓜葛,所以暂且可以苟且生存而不用为CPC唱赞歌。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看法,远离是不可能的,改变更无从谈起,所以就只能选择远之而已。就如虽从高中毕业就对政治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转嫁到单纯的竞技体育,但是体育行政化却越发严重,,,,

谁都无法远离,谁也无法改变,甚至这本身就是应该的存在,但可怕的是去追寻本质的原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