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GP

以下节选自王垠《我和 Google 的故事》

。。。。。。。。。

最开头的时候 Steve 给了我两个选择:检索 C++ 或者是 Python。我觉得 C++ 的设计太繁琐,所以就选择了看起来好一点的 Python。Steve 就让我去找一个好一点的开源的 Python IDE,然后把里面的语义检索部分挖出来插入到项目里面。可是在看过十个左右的“Python IDE”之后,我发现它们没有一个能够正确的“跳转到定义”。分析其原因,是因为这些 IDE 基本上做的是正则表达式匹配,而完全不理解 Python 的语义。所以我对 Steve 说,我要自己从头写一个。但他反对这个提议,因为他觉得这是三个月的时间之内不可能完成的。不但是我不能,而且就算一个小组的高级程序员也不可能完成。就算完成了,他也不想“维护”这些代码。所以他宁愿让我去拿一个不怎么样的开源项目,因为这样“维护”的工作就转嫁到开源项目身上去了。这也许就是 Google 支持开源运动的原因吧?

可是我很清楚的看到,这样一个语义检索,不过是一个抽象解释器 (abstract interpreter)。写解释器是我最在行的,所以我告诉他这是我可以完成的,而且由于设计上的简洁,我的代码的维护代价会比使用一个开源项目小很多。他没有说话。...

显示全文

以下节选自王垠《我和 Google 的故事》

。。。。。。。。。

最开头的时候 Steve 给了我两个选择:检索 C++ 或者是 Python。我觉得 C++ 的设计太繁琐,所以就选择了看起来好一点的 Python。Steve 就让我去找一个好一点的开源的 Python IDE,然后把里面的语义检索部分挖出来插入到项目里面。可是在看过十个左右的“Python IDE”之后,我发现它们没有一个能够正确的“跳转到定义”。分析其原因,是因为这些 IDE 基本上做的是正则表达式匹配,而完全不理解 Python 的语义。所以我对 Steve 说,我要自己从头写一个。但他反对这个提议,因为他觉得这是三个月的时间之内不可能完成的。不但是我不能,而且就算一个小组的高级程序员也不可能完成。就算完成了,他也不想“维护”这些代码。所以他宁愿让我去拿一个不怎么样的开源项目,因为这样“维护”的工作就转嫁到开源项目身上去了。这也许就是 Google 支持开源运动的原因吧?

可是我很清楚的看到,这样一个语义检索,不过是一个抽象解释器 (abstract interpreter)。写解释器是我最在行的,所以我告诉他这是我可以完成的,而且由于设计上的简洁,我的代码的维护代价会比使用一个开源项目小很多。他没有说话。我同时也在进行一些内部培训,看一些视频,折腾 MapReduce 一类的内部工具教程,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我隐约的感觉到 Steve 的不快,因为他不怎么说话了,可是我也没有太在意,仍然傻乎乎的到处凑热闹。到了周五的时候,Steve 下午很早就回家了。另一个组员还待在哪里,不时的叹气。我对她说:“Steve 是不是不高兴了?我知道我说话有点太自信,可能打击到他了。”她好像打满的气球被开了一个洞:“他怎么会被你打击到?你知道他以前做的项目有多厉害吗?他是怕你做不出来。之前有一些 intern 设的目标太高,以至于到最后没有完成他们的项目。”于是她打开 Eclipse,把 JSCompiler 的代码给我看。“你知道我们以前一个类似的项目 JSCompiler,花了多少时间才完成吗?一个小组的人,四年的时间!”她打开其中一个文件,也就是处理符号表的那个模块,说:“看这一个文件就有 9000 多行代码。你三个月能写出这么多代码吗?”我翻了一下白眼,搞笑似地说:“啊~ 怎么可能有 9000 多行?这些人真的知道怎么写这种代码吗……”

后来具体的对话我忘记了,但是她确实给了我一些压力,再加上 Steve 那个闷声子,真是不好受。所以那个周末我没有出去玩,我下载了一个 Jython,把它的 parser 文件 (ANTLR) 拿出来。然后自己设计了一个更简单的 AST 数据结构,把这个 parser 生成的 AST 转换成我的结构。然后就开始在上面写一个抽象解释器。由于 Java 的限制,我想出了一个更简洁的用 Java 实现解释器的方法,从而避免了使用繁琐的 visitor pattern。一个周末之后,我做出了一个基本的原型。当然因为 Python 语言的复杂性,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到后来才完全的实现。

等到星期一的时候,我告诉 Steve 我做了一个原型出来,而且因为我拿了 Jython 的 parser,我们以后可以用这个理由把这代码 merge 回 Jython,给他们提供功能,让他们帮我们维护代码,对两方都有好处。他居然一点也不高兴,把我叫到一个白板前面,板着脸说:“来,给我讲一下你打算怎么做。”我就画了一个 AST 的类关系图,在里面每个类插入一个叫 interp 的方法,然后指出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抽象解释器。最后他豁然开朗了一样,说:“好。我相信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了。就这样做吧。”

。。。。。。

虽然 Steve “允许”我自己从头做一个 Python 分析器,但这却不是没有压力的。这种感觉就像是“皇帝的新装”里的织布工一样。我扬言自己会做出精美绝伦的布料,皇帝的大臣们却看不见,所以他们就相当的小心。总是对我很敬畏的样子,有时会来问候一下,做得怎么样了。可是一旦扯到深入的话题,却又怕被看穿其实他们不懂很多东西。因为我的教授们研究 Scheme,所以 Steve 有时候也会很激动的表扬 Scheme,或者类似 Scheme 的语言比如 Clojure。这种奉承真的让我受不了,生搬来的术语都是错乱的,所以经常来回两句之后,他就无语了。为什么程序语言总是引起这种宗教的态度,不是抵制就是膜拜?

有一次一个 Staff Software Engineer 来访。看我在做这个 Python 分析器,很鄙夷的样子,说:“你做那个东西干什么。Python 本来是没有类型的,怎么推导得出类型来?我倒希望 Java 的类型推导做得更好一些,不用手写很多类型。”显然他不知道什么是类型推导,他也不知道如何把 Java 的类型推导做得更好。很多人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语言的设计者身上,自己没有能力去改进它们,所以他们才会对程序语言顶礼膜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程序员的呐喊的更多书评

推荐程序员的呐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