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想法。

好好

读了路遥的两部作品集,一部《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中短小说集和《早晨从中午开始》随笔集、访谈集、剧本集和书信集,前者收录了比较重要的作品有《在困难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一幕》,我觉得写得比较好的是篇幅短小的《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和《匆匆过客》,后者收录了《平凡的世界》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全文六七万字的样子,写出了路遥创作《平凡的世界》的艰难心路历程,还有《人生》电影剧本。路遥的作品很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编出来的路遥全集仅仅只有六册,这和他的早逝也有关系,但总的来说,路遥的创造力的确是令人比较失望,中短小说大多数写的很一般,情节多处雷同,主人公千篇一律,无非是歌颂劳动人民,主旋律色彩浓厚,看多了也审美疲劳,文笔有那个时代文人的笨拙幼稚,像这样的糟糕描写几乎比比皆是,反正我是看的很尴尬。

窗外已经听见风的吼叫声了,雪粒像沙子似的敲打着玻璃窗,她仍然站在灯前,脸上挂着两颗亮晶晶的泪珠,久久地看着那一枝金黄色的、放着清香的腊梅花。此刻,她越发爱这花了:它竟然敢在这冰雪里开放得这么娇艳!她想:人难道不可以和这花一样吗?不畏强暴,不畏艰险,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保持自己高贵不屈的品...

显示全文

读了路遥的两部作品集,一部《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中短小说集和《早晨从中午开始》随笔集、访谈集、剧本集和书信集,前者收录了比较重要的作品有《在困难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一幕》,我觉得写得比较好的是篇幅短小的《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和《匆匆过客》,后者收录了《平凡的世界》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全文六七万字的样子,写出了路遥创作《平凡的世界》的艰难心路历程,还有《人生》电影剧本。路遥的作品很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编出来的路遥全集仅仅只有六册,这和他的早逝也有关系,但总的来说,路遥的创造力的确是令人比较失望,中短小说大多数写的很一般,情节多处雷同,主人公千篇一律,无非是歌颂劳动人民,主旋律色彩浓厚,看多了也审美疲劳,文笔有那个时代文人的笨拙幼稚,像这样的糟糕描写几乎比比皆是,反正我是看的很尴尬。

窗外已经听见风的吼叫声了,雪粒像沙子似的敲打着玻璃窗,她仍然站在灯前,脸上挂着两颗亮晶晶的泪珠,久久地看着那一枝金黄色的、放着清香的腊梅花。此刻,她越发爱这花了:它竟然敢在这冰雪里开放得这么娇艳!她想:人难道不可以和这花一样吗?不畏强暴,不畏艰险,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保持自己高贵不屈的品质。她感谢这腊梅花!它给了她生活的一个重要启示!

路遥这些小说具有的文学史意义比文学意义要强烈的多,这些同时期的作品在特定时期承担的更是一种政治教化的责任,当时的群众可能喜欢看,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选择,让现在的人看来恐怕觉得难以接受,不是同一个时代的生活环境,很难有心理共鸣。

路遥本人对文学创作的严谨态度也值得我们尊敬,他写到自己为了创作《平凡的世界》,做了一系列的周密计划,包括阅读百篇长篇小说,体验煤矿生活,翻出十年来的报纸,记录全国各地每天发生的大事,一页一页翻,甚至翻到磨到手指的毛细血管,只能用手掌托着继续翻。路遥的阅读群体之众有些令我吃惊,说一个温暖的小细节,上次借了六本书从图书馆出来响了警报,图书馆管理大叔便一本一本试看哪本没有消磁,拿到《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时大叔笑了,说我看过,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是领到第一份工资的那天,有人领到第一份工资会存起来,有人会交给父母,又问我领到第一份工资会怎么办,我说我肯定是花掉,大叔一边把书还给我一边咯咯的笑,说小姑娘你是个消费主义啊。此外想在敝校图书馆借到《平凡的世界》、《人生》和《白鹿原》简直是不可能,馆藏虽然不少,但各个版本长期处于借出状态。

路遥小说最打动人心的地方是他的真情,他在随笔集中反复强调,作家的职责是表现生活,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把生活中普通的事情和人物经过艺术加工后变成具有巨大社会意义的典型,在长久的积累下表现出情感的蜕变,故事是虚构的,但是感情绝对是真实存在,虚假的感情永远也无法打动人心。他的确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一点,尤其体现在《平凡的世界》的诞生,路遥非常推崇俄国文学,自己也在一直阅读长篇小说来学习写作方法,他在访谈中反复引用俄国作家的作品,如《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静静的顿河》以及法国文学《红与黑》,英国莎士比亚等等。大家知道,二十世纪的苏俄由于处于特定的历史时期,小说始终体现着恢弘的历史感,有力的批判,强大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试图反映社会全景,这些对路遥有很大的影响。路遥曾坦言自己观察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他们的代表作品大多是五十岁之前完成的,所以自己要在四十岁之前完成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巨作,他的确是抱着书写史诗的心态去写《平凡的世界》。这让我想起陕派作家几乎都追求宏大叙事,如柳青、陈忠实、路遥、高建群等,陕西在当代文学实在是文学重镇,由一个地域来引发的具有全国范围影响的文学现象并不多见,这得益于八百里秦川天然的博大浑厚,陕地独特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和秦人的恋土情结。1991年路遥在敝校有一次讲座,谈到对养育了自己的陕北农民,特别是德顺爷这样陕北老光棍的感情。

我走进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这样一些繁华街市,透过那一片花花绿绿的人头,我猛然就能在人群中停住,停住后,泪水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旋转,我看见特别遥远的远方,在那黄土山上有一个老头脱成光脊梁,在吭哧吭哧地挖地,脊背上的汗在流着,被太阳照的亮亮的,那老头已经七八十岁,没有任何人帮助他,还在那儿靠原始的劳动来养活自己。就是这样一种情景,就是这样一种感情。

我在图书馆读到时几近堕泪,一个作家最打动人的文字,正是这样毫不矫揉造作的真挚的感情啊。我觉得比较好的《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姐姐》,相比而言,《在困难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一幕》虽然令他在文坛里声名鹊起,却不如这个小短篇要来的温暖人心,有长久感染读者的生命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