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潭梦落花 闲潭梦落花 10.0分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慕灵珊
(文/慕灵珊)
清代画家周慎堂绘《文姬踏歌图》
清代画家周慎堂绘《文姬踏歌图》


她的名字是琰,为含光蕴彩的美玉,她的另一个名字是昭姬,意味着吉祥光明,女子姣好。

她一生三嫁。

如果说,第一段婚姻是她生命中还未展开就已匆匆翻过的诗行,那么扑朔迷离的第二段婚姻,则在胡笳声声中化为一缕清响,千百年来为世人传唱。

唱罢乱世女子的身不由己,唱尽悠远年代人命轻贱的悲愤。


风雨飘摇的时代,出豪杰,也出美人。

她们多半貌美如花,却命运多舛,更偏偏,因她们而闻名的,不是倾国倾城貌,而是才情才思与才学。

如秦淮名妓柳如是,如咏絮之才谢道韫。

在匈奴,蔡文姬颠沛流离十二载,耗尽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蘸着泪,心头血。

“就算有多不如意,也要对自己说——我忍得住;

不管有多大的挫折,也要对自己说——我撑得住;<...
显示全文
(文/慕灵珊)
清代画家周慎堂绘《文姬踏歌图》
清代画家周慎堂绘《文姬踏歌图》


她的名字是琰,为含光蕴彩的美玉,她的另一个名字是昭姬,意味着吉祥光明,女子姣好。

她一生三嫁。

如果说,第一段婚姻是她生命中还未展开就已匆匆翻过的诗行,那么扑朔迷离的第二段婚姻,则在胡笳声声中化为一缕清响,千百年来为世人传唱。

唱罢乱世女子的身不由己,唱尽悠远年代人命轻贱的悲愤。


风雨飘摇的时代,出豪杰,也出美人。

她们多半貌美如花,却命运多舛,更偏偏,因她们而闻名的,不是倾国倾城貌,而是才情才思与才学。

如秦淮名妓柳如是,如咏絮之才谢道韫。

在匈奴,蔡文姬颠沛流离十二载,耗尽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蘸着泪,心头血。

“就算有多不如意,也要对自己说——我忍得住;

不管有多大的挫折,也要对自己说——我撑得住;

就算有多伤心绝望,也要对自己说——我看得开。

有些事,知道了就是知道,不可以当成不知道,可知道了又能怎样?还不如不曾知道……”


塞北的孤雁,胡地的风沙,草原的牛羊,哭泣的孩子……

往事如烟,幻化成梦,文姬归汉。

自古人生难两全,舍弃孩子,重归故土,于她,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她不是幽怨的妇人,她的目光投向整个生命历程,看出那些痛苦的本质,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流光容易把人抛,凤凰寂灭,遇火涅槃。

动荡的年代成就一段亦真亦幻的传奇。

站断高楼,灯火已黄昏。

历经世间劫数种种,她只求一个安稳的家。

而后尘归尘,土归土。


合上书页,闭目侧听,《胡笳十八拍》的古琴曲在耳畔悠悠响起。

歌尽了,花谢了,当年旧事,化作红颜枯骨。

百年,千年,亦或是万年,唯一不变的,是沾染胭脂香味的笔墨遗迹,在浩浩青史中流芳。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闲潭梦落花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