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岛的疑问

见微知著

对地理最初的认识,现在想来,其萌芽应该是孩提童年对未知地域探索的经历。小时候,家在农村,那时政策鼓励农民进山开荒种植果树。为了打通道路,小山村第一次开进了一辆挖掘机。挖掘机逢山开路,我就缓缓地跟在庞然大物的身后,看着地面上深深的履带印痕,对“路”开始有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经常到山里转悠,不仅对交错纵横的道路了然于心,而且标记了长有山果的地方,为了几颗苦涩的果子常常翻山越岭,乐此不疲。以至于现在对这种果子还念念不忘。那时,地理就是山中的果子。

初中那会儿,我特别热衷于地理之最,比如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陆地最低点(死海)、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等等。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在这段时期,我阅读一些有关地理探索的书籍:《鲁滨逊漂流记》、《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等,然后对于记住这些具有地理特点的地名,确实能给我带来探索未知的满足感。那时,地理就是世界之最。

大学之前,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未得到解决,为什么在世界地图上格陵兰岛的面积与澳大利亚的面积相当?之后才找到了答案。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接触地缘这个词。这个疑问也算是我和“地缘看世界”之间的一个小故事了。

我记得...

显示全文

对地理最初的认识,现在想来,其萌芽应该是孩提童年对未知地域探索的经历。小时候,家在农村,那时政策鼓励农民进山开荒种植果树。为了打通道路,小山村第一次开进了一辆挖掘机。挖掘机逢山开路,我就缓缓地跟在庞然大物的身后,看着地面上深深的履带印痕,对“路”开始有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经常到山里转悠,不仅对交错纵横的道路了然于心,而且标记了长有山果的地方,为了几颗苦涩的果子常常翻山越岭,乐此不疲。以至于现在对这种果子还念念不忘。那时,地理就是山中的果子。

初中那会儿,我特别热衷于地理之最,比如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陆地最低点(死海)、最深的海沟(马里亚纳海沟)等等。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在这段时期,我阅读一些有关地理探索的书籍:《鲁滨逊漂流记》、《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等,然后对于记住这些具有地理特点的地名,确实能给我带来探索未知的满足感。那时,地理就是世界之最。

大学之前,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未得到解决,为什么在世界地图上格陵兰岛的面积与澳大利亚的面积相当?之后才找到了答案。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接触地缘这个词。这个疑问也算是我和“地缘看世界”之间的一个小故事了。

我记得当时有一个答案是,因为地图上的比例尺不同。这下我就更不理解了,一幅地图上的比例尺不应该是一样的吗?所以陆地的缩放尺度应该是一致,不可能会出现格陵兰岛的面积与澳大利亚的面积相当的情况。疑问没有解决,反而产生新的困惑,因此这个疑问一直存在我的脑海里。高中的时候我继续请教了地理老师,老师当时解答了,可能是我没法理解,所以记忆里这个疑问一直是处在没解开的状态。今年我们开设地图学,我找到了原因。原来是由于地图的投影造成的,维度越高,面积变形越大,使得高纬度的格陵兰岛面积变形增大了。困扰我好几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在如释重负的同时,我不禁会想,这不就是地理学科在向我展示其“魅力”呢?而且也正是在求教的过程中,我有幸结识了“地缘看世界”,探索到了一个新的领域,原来一张地图可以分析出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地理缘由,学科之间的交叉综合令人叹为观止。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刚加入,“地缘”就准备了一份“大礼”——《谁在世界中心》。我欣喜若狂,立马就把它拍下来,拆封之后迫不及待地开始拜读。我被文章丰富的地缘知识和理性的笔风深深地吸引。谁在世界中心?对于炎黄子孙来说,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设问句,因为在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那么对于认定的观点,如何向读者阐述清楚而又不失公允呢?这就是本书最打动人的地方。从当代的经济和国际政治的地位中,我们能感受到中国正处在复兴阶段的上坡路,并且我们都愿意相信这条路的最终目标就是上述问题的答案。我们有这样的自信,但是又不能想当然。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还有许多来至地缘上的阻力。阻力是怎么来的呢?本书着重分析中国周边国家的地缘因素,并结合人文历史的作用力,深刻地剖析了地缘阻力的成因。这些阻力就客观地存在地缘上,不仅使我们能够居安思危,而且也看到了突破的方向。马汉的《海权论》至今还影响着美国军事战略的制定,我相信本书的观点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谁在世界中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谁在世界中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