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生活

团子

看完《月亮与六便士》,我想起了《人间失格》。记得当时看完我只有一个想法,如果生活一直往下坠,会有底吗?

那时我在读大学。对毕业的惶恐,对自己的不自信,日夜撕扯着我。眼看同学们忙忙碌碌为出路奔波,我像是下错了站,一门之隔看着他们呼啸而去。

生活往下坠,是没有底的。即便是死亡,也无法遏制你对身后评论的在意,对自己死亡的排演。

像是一个壮硕的演员穿错了裙子,拙劣的在生活的舞台上邯郸学步。

如果你要试探生活的底线,似乎只能屈服于药品。

而我过于胆小,只会在床上装死。我还记得刚上班,觉得自己仿若在停尸房,压抑的吊顶,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偷摸出来上厕所,路过空置的办公室,尽头一扇小窗框住了半截高楼,射进来浑浊的光线,让办公室里的浮灰无处可藏。那时候每到休息日,我都无力动弹,把自己摔在床上浑浑噩噩躺上一天,深夜再游荡出去觅食,第二日飘去上班。

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直到今年看了TED那个抑郁症的演讲,我才知道,我当时失去的是活力。

而红胡子,“被魔鬼附身”,不知疲倦的奔向他要的美。他成了美与自由的奴隶。

我也曾期望我能成为什么的奴隶,怀揣信念无法被击...

显示全文

看完《月亮与六便士》,我想起了《人间失格》。记得当时看完我只有一个想法,如果生活一直往下坠,会有底吗?

那时我在读大学。对毕业的惶恐,对自己的不自信,日夜撕扯着我。眼看同学们忙忙碌碌为出路奔波,我像是下错了站,一门之隔看着他们呼啸而去。

生活往下坠,是没有底的。即便是死亡,也无法遏制你对身后评论的在意,对自己死亡的排演。

像是一个壮硕的演员穿错了裙子,拙劣的在生活的舞台上邯郸学步。

如果你要试探生活的底线,似乎只能屈服于药品。

而我过于胆小,只会在床上装死。我还记得刚上班,觉得自己仿若在停尸房,压抑的吊顶,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偷摸出来上厕所,路过空置的办公室,尽头一扇小窗框住了半截高楼,射进来浑浊的光线,让办公室里的浮灰无处可藏。那时候每到休息日,我都无力动弹,把自己摔在床上浑浑噩噩躺上一天,深夜再游荡出去觅食,第二日飘去上班。

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直到今年看了TED那个抑郁症的演讲,我才知道,我当时失去的是活力。

而红胡子,“被魔鬼附身”,不知疲倦的奔向他要的美。他成了美与自由的奴隶。

我也曾期望我能成为什么的奴隶,怀揣信念无法被击倒。可事实上我只是成了一株藤蔓,紧紧缠附于感情关系。经济上也深陷泥沼。我以为是为爱无所畏惧,实际是只是懒得思考,盲目顺从的蛮力。

“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其实我怀疑,我已经失去了生活的能力。月亮早已失踪,只剩惯性谋生。而深深的厌倦与疲惫,让我无法把谋生这件事做得好一点,跳出谋生。

恶性循环。

“他们仿佛身处异地,举目无亲,孤身一人。也许,正是这种陌生感,才让他们远走他乡,去寻找属于他们的永恒居所。”

我想回家。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