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许多故事,给人生更多结局

李弱可
小白讲故事,总有着无人能束缚的自由。所以去年知道小白愿意参加我们的电影编剧组的时候,制片人马上说,「叶小白?好!好!好!」

类型片的编剧,通常是很倚仗「公式」的。看着公式里的步骤,常常四方碰壁,焦头烂额,不能前行。但小白是另一种编剧,他只要展开想像的翅膀,就能带着故事飞越所有的障碍。

正像这本书里展示的,《遗落在光年之外》里有科幻世界,《你们没有去同一片星空》里有青葱韶华,《白云帐》里有聊斋志异。

当小白开始讲故事,没有他去不到的时空。

-

《遗落在光年之外》正传三篇,不到五千字,却说满了一生的故事。

当那位经历了沧海桑田的爷爷大声说「自己的命自己改」时,我心头忽然浮起孟洋的这两句诗:

「孤心天外系,白发道边生。」

-

而《你们没有去同一片星空》三篇,倒合成了一首《长干行》。

和郑晓燕,「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和黄巧巧,「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和于小小,「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年少时抓不住的人,放不下的事,在每个人的心里都默默酿成了酒,有时浅斟低唱,有时一醉方休。

-

于是《白云...
显示全文
小白讲故事,总有着无人能束缚的自由。所以去年知道小白愿意参加我们的电影编剧组的时候,制片人马上说,「叶小白?好!好!好!」

类型片的编剧,通常是很倚仗「公式」的。看着公式里的步骤,常常四方碰壁,焦头烂额,不能前行。但小白是另一种编剧,他只要展开想像的翅膀,就能带着故事飞越所有的障碍。

正像这本书里展示的,《遗落在光年之外》里有科幻世界,《你们没有去同一片星空》里有青葱韶华,《白云帐》里有聊斋志异。

当小白开始讲故事,没有他去不到的时空。

-

《遗落在光年之外》正传三篇,不到五千字,却说满了一生的故事。

当那位经历了沧海桑田的爷爷大声说「自己的命自己改」时,我心头忽然浮起孟洋的这两句诗:

「孤心天外系,白发道边生。」

-

而《你们没有去同一片星空》三篇,倒合成了一首《长干行》。

和郑晓燕,「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和黄巧巧,「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和于小小,「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年少时抓不住的人,放不下的事,在每个人的心里都默默酿成了酒,有时浅斟低唱,有时一醉方休。

-

于是《白云帐》看起来便像一种补救。

三个故事,互相没有干系,要么动物说话,要么鬼搭讪,没有「叶小白」,只有「叶小灰」「叶小史」。

它们摆明了是假的,虚构的,非真实的。

于是我看到了同居无猜的小兔子,低头向壁的小狐狸,迎不道远的聂小倩。

全都终成眷属。

一个叶小白,只能有一个happy ending。

我若有三个分身,便能成三生之事。

做小说家,最妙之处便是,把人生的背面,在书里都实现。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你的怪兽男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的怪兽男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