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声张 切莫声张 8.5分

像驴一样个性十足

王掩

1. 写作大概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当你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这故事就跟你有关系了。就像你看见一个心仪的姑娘,她用力瞥了你一眼,你就觉得,这辈子绝逼要栽在她手里。 在这种一厢情愿里,我们注定只能是个孩子。 我们没法为这事、这人负起全部责任。 不是不愿意负责任,而是责任这东西太腻歪人。你越较真,它越黏你。直到被折磨成一个疯子、傻子、神经质,你才终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你才开始后悔,过去怎么那么愚蠢。 后悔无所谓,愚蠢也无所谓,却还搭上了一辈子。 我们甚至还自命清高地说,这辈子不够用,下辈子还给你做奴隶。 不光笨,还傻;不光傻,还他妈有点儿驴。 2. 我的故事大部分都是不负责任的。 不是对读者不负责任,而是对故事里的人不负责任。我觉得,那些人只有经历一些痛苦之后,才能明白生活的意义。 所以在写的时候,我特别着重于写“惨”这一块儿。 好像显得自己特别腹黑,其实不是。在我看来,痛苦和幸福是可以共存的。但是人们未必能感受到幸福的存在。浑浑噩噩的人尤其感受不到。书中的这些痛苦,大概就是为了提醒幸福而来的。 但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极少会有人说:这故事让人不舒服。因为我换了一种写法。或者说,让故事中的人物换了一种面...

显示全文

1. 写作大概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当你写下第一行字的时候,这故事就跟你有关系了。就像你看见一个心仪的姑娘,她用力瞥了你一眼,你就觉得,这辈子绝逼要栽在她手里。 在这种一厢情愿里,我们注定只能是个孩子。 我们没法为这事、这人负起全部责任。 不是不愿意负责任,而是责任这东西太腻歪人。你越较真,它越黏你。直到被折磨成一个疯子、傻子、神经质,你才终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你才开始后悔,过去怎么那么愚蠢。 后悔无所谓,愚蠢也无所谓,却还搭上了一辈子。 我们甚至还自命清高地说,这辈子不够用,下辈子还给你做奴隶。 不光笨,还傻;不光傻,还他妈有点儿驴。 2. 我的故事大部分都是不负责任的。 不是对读者不负责任,而是对故事里的人不负责任。我觉得,那些人只有经历一些痛苦之后,才能明白生活的意义。 所以在写的时候,我特别着重于写“惨”这一块儿。 好像显得自己特别腹黑,其实不是。在我看来,痛苦和幸福是可以共存的。但是人们未必能感受到幸福的存在。浑浑噩噩的人尤其感受不到。书中的这些痛苦,大概就是为了提醒幸福而来的。 但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极少会有人说:这故事让人不舒服。因为我换了一种写法。或者说,让故事中的人物换了一种面对痛苦的态度。所以就显得这些痛苦十分隐秘,不容易被发现。 3. 这本书写了两年。刚动笔的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么稳重、这么深沉。 那时,我觉得这个世界运转的方式特别简单,就像驴拉磨一样,无非是做绕圈运动。我只要在这个圈子上好好转,绝对可以游刃有余。 那时,我觉得自己能量充沛、性格鲜明,我会一直生猛、无人能敌。我相信一些道理,尤其相信这些道理所牵扯出的另一种人性。 那时,我觉得自己可以说一辈子情话,不带重样儿;为了自己相信的东西,可以奋不顾身,一往无前;我可以在没有星星的夜里,依然觉得夜空很美。 那时,只要让我爱自己爱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就可以长生不老。 4. 我是巨蟹座,却有双子座的很多特点。最明显的是,拧巴。没事的时候,总爱跟自己过不去,和自己抬起杠来特别带劲。写完这本书之后好多了,终于知道自己该怎么活着,该以怎样的心态活着了。 倒不是说想开了。人哪有想开的时候啊。只是越成长,人就越明白自己应该舍弃什么。我虽然不赞同舍弃,却依然相信这是抚慰心灵的最佳选择。 写这本书,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寻找问题。我们最苦恼的往往就在于,不知道问题何在。所以,在读的过程中,你可能不会得到任何答案。但是这并不妨碍你阅读。有时候,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你更能得到酣畅淋漓的感受。就像看一部悬念迭起的惊悚片一样。 5. 这本书没法和任何著名作家的作品相提并论。 其区别就在于,我现在还不是一个著名作家。

1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切莫声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切莫声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