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欢乐颂》,你还应该读读这本书!

沐风

最近,我读完了阿耐的新书—《艰难的制造》,这是继《欢乐颂》《大江东去》之后,第三次拜读阿耐的著作。不同于习惯纠结于情感描述的文学小说,阿耐的小说不仅关注时代背景中的人,更贯穿反映了整个的社会大环境,以宏大的时代背景,精心刻画了每个被裹挟在时代潮流中的人,有深度,更有广度。

今年春节的时候读完了《大江东去》,150字的鸿篇巨著并没有让我疲倦,反而觉得酣畅淋漓,意犹未尽。后来还和不少朋友都曾安利过此书。

而这本《艰难的制造》同样属于大江东去书系,前者以是中国改革开放前二十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以宋运辉、梁思申、杨巡等人物命运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沉浮的故事;后者则以改革开放后十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致力于制造业发展和技术研发的留德青年柳钧追逐金融暴富的好朋友钱宏明,两个人各自不同的人生发展轨迹,反映了民营制造业发展的艰辛与曲折,也揭露了市场经济发展的无序及经济过热下的股市发展给个体命运带...

显示全文

最近,我读完了阿耐的新书—《艰难的制造》,这是继《欢乐颂》《大江东去》之后,第三次拜读阿耐的著作。不同于习惯纠结于情感描述的文学小说,阿耐的小说不仅关注时代背景中的人,更贯穿反映了整个的社会大环境,以宏大的时代背景,精心刻画了每个被裹挟在时代潮流中的人,有深度,更有广度。

今年春节的时候读完了《大江东去》,150字的鸿篇巨著并没有让我疲倦,反而觉得酣畅淋漓,意犹未尽。后来还和不少朋友都曾安利过此书。

而这本《艰难的制造》同样属于大江东去书系,前者以是中国改革开放前二十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以宋运辉、梁思申、杨巡等人物命运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沉浮的故事;后者则以改革开放后十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致力于制造业发展和技术研发的留德青年柳钧追逐金融暴富的好朋友钱宏明,两个人各自不同的人生发展轨迹,反映了民营制造业发展的艰辛与曲折,也揭露了市场经济发展的无序及经济过热下的股市发展给个体命运带来的巨大影响。

与《大江东去》一样,《艰难的制造》一书也是一本长篇小说,人物和事件都非常繁多。但读完此书,关于柳钧的人物性格以及女性的角色定位引起了我的思考。

1、直爽的人更讨人喜欢,也更容易赢得信任。

主人公柳钧自信阳光、待人真诚,深受严谨的德国思维方式影响的他,工作务实,醉心于技术创新,且充满创造性,是亚当.斯密的忠实信徒,坚信制造业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

回国之后,继承家业,一心想改造父亲经营下的早已落后破败的机械制造厂,在国外待过多年,已经习惯了一以贯之的以制度和规则办事,但忧郁对国内的人情世故缺乏了解,导致初回国时,在整改机械厂的过程中,对国内市场环境水土严重不服,频频栽跟头。

相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改革中的中国,国内环境并不理想,整个市场无序竞争愈演愈烈,技术剽窃、恶意抢单、黑社会危险、环保穿小鞋、民间高利贷等等各种挑战和门槛,使得柳钧的机械厂的发展举步维艰。

回国之后就一直苦心钻研技术的柳钧,在新的设计图纸出来没多久,却惨遭剽窃,而他的个人发明却并没有受到法律保护,无奈之下,他选择了壮士扼腕般地卖出专利,最后因得罪了精明狡猾的商人杨巡,招致小人嫉恨,从此痛失一根手指,并被打断了肋骨,损失惨重,但对技术的执着依旧初心未改。

而他坦率直爽的性格,也在执着追求技术的过程中以及商场人际交往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虽然并不具备传统商人的圆滑和重利,但柳钧却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他为人正直而真诚,踏实上进,反而令他斩获了各路精英的信任和欣赏。

在带领机械厂的发展过程中,他结识了实力强大的宋粱夫妇、市一机的职业经理人董其扬等,他的坦率和真诚总是令他们迅速就对他产生了信任,甚至推心置腹,如作为东海集团的老总,与同样喜欢技术的柳钧更是惺惺相惜,对于柳钧的工作上的困惑,他从来不吝赐教,有合适的机会也不忘提携他,而他的妻子梁思申更是加入了他的科研中心,强强联合。

董其扬是市一机的职业经理人,虽然同为机械业的同行,但初次接触,董其扬便喜欢上了柳钧,觉得此人言行一致,可以放心交往,也可以放心托付,从此二人一直真诚相待,互相欣赏。

最初,因不熟悉国内的商业环境,柳钧吃过不少哑巴亏,但在之后的人际交往中,柳钧因其直爽的性格,却意外得贵人相助,事业的发展也因此相对顺利。

可见,太有城府并不见得是好事,相反,直爽的人更讨人喜欢。

甚至有时候,讨人喜欢者获得的帮助足以抵消没有城府避免的伤害。

至今还记得在面对同样狡黠的杨巡妹妹杨逦时,他说过的一段话:猜忌的人永远猜忌,不管沟不沟通,因为他的内心不真实,他连自己都未必相信,怎么可能相信别人?我选择真实的生活,给自己给他人一份尊重。

柳钧选择了真实的生活,也选择了做真实的自己。

而真实的柳钧,是那样富有魅力。

2、与“金丝雀”相比,思想人格独立的“女强人”更有智慧和能量。

传统观念和社会中,女性并不需要太有能力和主见,相夫教子就是女人的最好归宿。

并非排斥这样的观点,甚至在今天,这依然是不少女性的选择。

但我们也无法否认,相比较于相夫教子的传统女性,独立自强的女性不仅自己活得漂亮,而且更有能量和智慧,这种能量和智慧可以让她在职场和家庭中同样熠熠生辉。

纵观阿耐小说中的女性人物,无论是《欢乐颂》中的安迪,还是《大江东去》中的梁思申,抑或是《艰难的制造》中的崔冰冰、任遐迩,这些女性人物都是独立有思想的个体,自立自强,不甘于作为男人的陪衬而存在。

样的女人,勇敢自信、自带能量,不仅工作能力强,最终也都收获了理想的爱人,爱情工作两手抓,毫不含糊。

再看看《大江东去》中宋运辉的第一仁妻子程开颜,以及《艰难制造》中的钱宏明的妻子崔嘉丽,几乎都是依赖于丈夫而生存,对于她们来说,丈夫孩子就是她们的全世界,她们缺乏独立的自我,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坐井观天,就如同被保护得很好的”金丝雀“,但可悲的是,对于“金丝雀”来说,“雄鹰”并不是适合她们的最好伴侣。

最后,沉浸在自己小世界中的“金丝雀妻子”,终因灵魂无法跟上“雄鹰丈夫”的脚步,感情日渐疏离,甚至被惨遭抛弃。

面对无知且不思进取的程开颜,宋运辉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最后和聪明漂亮的梁思申结为一对令众人艳羡的佳偶;钱宏明则在日益膨胀的金融暴富中,过上了奢侈而虚幻的生活,在上海租下豪华公寓金屋藏娇,包养了小三小四小五。

在崔嘉丽和钱宏明的这段关系中,两个人似乎只是维持着一段表面幸福平静的婚姻,她太满足于自己封闭的世界,不问世事,对于丈夫的工作,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每天都在忙些什么,更无从知道自己的丈夫早已有了外遇。她无法帮助自己的丈夫,甚至因自己的单纯和愚蠢直接造成了钱宏明的死亡。

在钱宏明跳楼自杀身亡之后,柳钧说了一段非常耐人寻味的话,“这回宏明的事儿,要是老婆换为阿三或者陈其凡,事情可能完全是另一个结局。”

柳钧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对阿三和陈其凡这样的女强人的莫大肯定。

崔嘉丽整日躲在家中,不仅没有办法拉住越来越滑向深渊的丈夫,更愚蠢地葬送了自己,在巨大的变故面前,她缺乏足够的智慧保全自己,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自己的家庭。

反观阿三(崔冰冰),工作拼命、情商高,熟悉各种社会规则,与柳钧刚好互补,琴瑟和谐。工作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拼命三郎,产假才休了一个多月,便火速回归职场,巩固自己的地位,个性独立又坚强,不仅将自己的事业经营得很好,还可以为丈夫出谋划策。

所以,柳钧发出那样的感慨也就不难理解了,的确,婚姻需要智慧来经营,而阿三那样的女性是智慧的。

平心无论,我并不讨厌程开颜和崔嘉丽样的女性,作为独立的个体,我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就崔嘉丽来说,她头脑聪慧,艺术品位不俗,甚至在绘画上很有天赋,对梵文心经等都有自己的研究,但终日封闭自己,不与外界交流显然不可取。

婚姻有时候确实会很残酷,当一个人无法再与另一伴并肩同行,不去积极参与对方的生活,也就意味着这段感情必然会产生危机。

从此话不投机半句多,哪里来幸福可言,分道扬镳也是必然的事。婚姻不必门当户对,但必须势均力敌。一段良性的婚姻必然是实力相当的双方互相积极参与的结果。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男女平等动不动就被女性挂在嘴上,但我们不能只想着得到女性的利益,而对权利和责任置若罔闻,虽然这个社会仍然是男权社会,但女性的能量不可忽视,女性的能力已经越来越得到认可和重视。

俗世中的爱人,如果你们是势均力敌的伴侣,那我相信,你们的感情一定是妙趣横生的幸福模样,如果还不是,那就努力跟上对方的脚步!当对方已经走得太远时,却幡然醒悟,则悔之晚矣!

前段时间,我们都在争相追逐热剧《欢乐颂》,但阿耐的好书又岂止一部《欢乐颂》,要想更好地了解这个社会的规则,增长视野,或许你还可以读读这本书《艰难的制造》!

共勉之~

1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艰难的制造的更多书评

推荐艰难的制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