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2分

极权极刑下的意识流

曾小孽

在极权世界里,说出真相的人便成了公敌。人们的思想,被迫被人为地清洗和复制,直到被所灌输的不产生一点怀疑。就作品本身来说,不考量其历史背景,是一部极恐怖的小说。主人公温斯顿看似始终处于模糊的意识中,从来没有一种清醒的认识,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世,不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脑子里是碎片化的对母亲、妹妹、妻子的残缺的印象,甚至不能说印象。

他身边的这些亲人去哪了,至故事结尾,也未曾有圆满的答复。笔者不妨妄加揣测,也许是作家为了衬托极权主义的可怖,让他的家人像所有蒸发掉的人那样蒸发掉,也或许是作家的仁慈,笔下留情,未展现出他家人受的苦难。

家人、亲人,在小说中不是一个温暖的词汇,那是一个随时可以揭发你,陷你于比死亡更可怕的境地的可怕人物。帕森斯就是被小女儿揭发而进到“监狱”(被小说模糊地指定为仁爱部)的,直到这种境地却仍然奴性不改,在恐惧中认为女儿是对的。然而在内心深处的那种反抗意识使他在睡梦中说出了反抗老大哥的话,这是怎样一种感情,或许用感情一词并不确切,是忠实还是背叛,或者说又怕又很,其实是一种愚昧和悲哀。

温斯顿对老大哥和极权也是又怕又恨,但有区别...

显示全文

在极权世界里,说出真相的人便成了公敌。人们的思想,被迫被人为地清洗和复制,直到被所灌输的不产生一点怀疑。就作品本身来说,不考量其历史背景,是一部极恐怖的小说。主人公温斯顿看似始终处于模糊的意识中,从来没有一种清醒的认识,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世,不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脑子里是碎片化的对母亲、妹妹、妻子的残缺的印象,甚至不能说印象。

他身边的这些亲人去哪了,至故事结尾,也未曾有圆满的答复。笔者不妨妄加揣测,也许是作家为了衬托极权主义的可怖,让他的家人像所有蒸发掉的人那样蒸发掉,也或许是作家的仁慈,笔下留情,未展现出他家人受的苦难。

家人、亲人,在小说中不是一个温暖的词汇,那是一个随时可以揭发你,陷你于比死亡更可怕的境地的可怕人物。帕森斯就是被小女儿揭发而进到“监狱”(被小说模糊地指定为仁爱部)的,直到这种境地却仍然奴性不改,在恐惧中认为女儿是对的。然而在内心深处的那种反抗意识使他在睡梦中说出了反抗老大哥的话,这是怎样一种感情,或许用感情一词并不确切,是忠实还是背叛,或者说又怕又很,其实是一种愚昧和悲哀。

温斯顿对老大哥和极权也是又怕又恨,但有区别于帕森斯,他怕的是极刑和肉体的那种折磨。戈斯坦因的书让他思想上受到了启蒙。然而和茱莉娅的爱情让他了解到了性爱绝非是一种义务。在遇到茱莉娅之前,温斯顿仿佛活在自己的日记里,看着似懂非懂的文字,猜测着电频里发出的声音。当那种偷吃禁果的感觉袭来,他仿佛明白了那不是他以前的妻子所能带给他的,这相似而又完全不同的感觉,或者说感觉这个词也不确切。

奥布兰的身份仿佛是一个间谍,他诱导温斯顿和茱莉娅信奉伊曼纽尔·戈斯坦因,并且加入兄弟会,反对老大哥。显然温斯顿不是因和茱莉娅私通而进入极刑之地的,这只不过是个由头,有时候甚至怀疑茱莉娅本身就是一个陷阱,老大哥的追从者诱导假想敌的一个陷阱,但这个陷阱本身的爱却又是那样炽烈,也许极权主义不存在敌人,而自身却存在深度恐惧,它诱导人们读“反书”,并消灭他们头脑中的那些意识萌芽。

他们篡改历史,改写文字,试图让一切以他们的意识为转移。但是人类本能的反抗正如温斯顿的抗争也是有一定的坚持力的,但极权意识并没有丝毫的害怕,因为他们谙熟人性的弱点,老鼠,最终打到了温斯顿——他的最终底线:背叛了茱莉娅。然而茱莉娅也早就背叛了他,而其中的细节,书中并未有详细的解释,我的解释是从她勾搭那刻开始。

让温斯顿最终屈服的是老鼠——这种肮脏污秽之物,甚至是偷窃的贼辈,在常人看来比起那深入骨髓的极刑,确实毫无杀伤力,这或许是一种隐喻——隐喻人内心难以捕捉的懦弱、自私和畏惧。

温斯顿最终死于他思想上的彻底屈服——思想没了,人才真的是亡了,果真是一种可怕的极权手段,果真是一种深刻的暗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