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峰又一个高峰

陀螺耳朵

艺术史按照时间粗暴划分为: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艺术的故事》一书重点着墨于其中的原始艺术和古典艺术——写实艺术——为此,贡布里希开发了一个很有趣的视角:所知 ,所见。 《艺术的故事》开篇写道:“没有艺术这件事,只有艺术家。”贡布里希是站在艺术家的角度讲述艺术史,并详细解释了创作理念: 古埃及艺术家偏向表现“所知”。看看埃及人的全身像,分明是四肢侧面和躯干侧面拼在一起,这不是特定时刻位置所看到的人像,而是立足于所知道的一个人;绘画为宗教服务期间,以图案书写圣经教义——摆图案讲故事,立体感不管。文艺复兴时期注重科学文化,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透视法可以把死人画“活”,但是画面的秩序就难处理了,总是三角构图,直到日本浮世绘进入才有了新活力。色彩方面,比如希腊和中世纪“组配”是“所知”,文艺复兴学院派“素描+明暗方程”则为“所见”。 显然,“所知”与“所见”依赖艺术家的手法。艺术家之间也互相影响,一个人的作品成为感受另一个人作品的密码。中世纪以前,艺术家以图画完成书写——只想把圣经解释好,纯粹装饰性手法把需要的图像画出来,多余的细节不需要。中世纪追求更复杂的构...

显示全文

艺术史按照时间粗暴划分为:原始艺术、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艺术的故事》一书重点着墨于其中的原始艺术和古典艺术——写实艺术——为此,贡布里希开发了一个很有趣的视角:所知 ,所见。 《艺术的故事》开篇写道:“没有艺术这件事,只有艺术家。”贡布里希是站在艺术家的角度讲述艺术史,并详细解释了创作理念: 古埃及艺术家偏向表现“所知”。看看埃及人的全身像,分明是四肢侧面和躯干侧面拼在一起,这不是特定时刻位置所看到的人像,而是立足于所知道的一个人;绘画为宗教服务期间,以图案书写圣经教义——摆图案讲故事,立体感不管。文艺复兴时期注重科学文化,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透视法可以把死人画“活”,但是画面的秩序就难处理了,总是三角构图,直到日本浮世绘进入才有了新活力。色彩方面,比如希腊和中世纪“组配”是“所知”,文艺复兴学院派“素描+明暗方程”则为“所见”。 显然,“所知”与“所见”依赖艺术家的手法。艺术家之间也互相影响,一个人的作品成为感受另一个人作品的密码。中世纪以前,艺术家以图画完成书写——只想把圣经解释好,纯粹装饰性手法把需要的图像画出来,多余的细节不需要。中世纪追求更复杂的构图与配色,但依然只是“所知”。卡拉瓦乔打破了这道界限。伦勃朗以及整个荷兰都欣赏“所见的”人类肖像画,佛罗伦萨拉着古希腊的手透视“逼真的”优雅,印象派说真正的“所见”是一瞥之间的光影。 所知所见相辅相成又不可调和——所见要求立体却难于布局;所知便于构图和谐,但是别忘了,在写实艺术的范畴内,艺术家憋足了劲和自然真实较劲。。。艺术家始终面对由此产生的各种问题,然后解决问题、更好的解决问题、有选择地搁置问题,于是就有了这部艺术史。我们几乎可以从作品中感受到每一个艺术家的处境:继承了审美趣味,也必然面对新问题。总有反对前辈准则的地方,也有搁置不为的地方。所以,艺术的历史不是完全线性的历史,不是考古史的年代划分,时间排列顺序也不意味着“现代艺术比原始艺术更成熟”。而是像木心所言“一个高峰接着一个高峰”。 高峰之林,趣味纯正,审辨敏感,孕育新的高峰。我不由得反思:一个暴烈抛弃传统基石的文明,距离新的高峰还有多少路。文GE贻害至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艺术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艺术的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