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梦与现实之间

紫微漫天星

  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却想靠航;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

                        ——郑智化《我这样的男人》

  最初吸引我的缘于本书上方的宣传标语“北欧风小确丧”这六个于黑暗之中透出一丝蓝格莹莹的不大不小的字。蓝色(BLUE)在英文中另带有沮丧、忧郁之意,可在这主调黑色的背景之上的蓝,却像湛蓝的天空一样,莫名给我了一丝解脱,一些透气的窗口。

  爬网爬得久了,也就知道了“小确幸”三个字,望文生义地理解为非常细碎,微小的,但却又确实存在的幸福感。借着引擎搜索一番,发现源于国外作家的随笔集,有一篇就叫“小确幸”。从生活琐事中寻找到能令自己感觉到幸福的事情,这种从细微之处寻找幸福的态度,我们通常称为乐观积极吧。既然有从细微之处尽量寻找自我快乐之源的人,那也有从细微之处不断寻找自我烦恼之源的人。没办法,咱老祖宗的智慧在这搁着:“一阴一阳之谓道”“...

显示全文

  我的脚步想要去流浪,我的心却想靠航;我的影子想要去飞翔,我的人还在地上……

                        ——郑智化《我这样的男人》

  最初吸引我的缘于本书上方的宣传标语“北欧风小确丧”这六个于黑暗之中透出一丝蓝格莹莹的不大不小的字。蓝色(BLUE)在英文中另带有沮丧、忧郁之意,可在这主调黑色的背景之上的蓝,却像湛蓝的天空一样,莫名给我了一丝解脱,一些透气的窗口。

  爬网爬得久了,也就知道了“小确幸”三个字,望文生义地理解为非常细碎,微小的,但却又确实存在的幸福感。借着引擎搜索一番,发现源于国外作家的随笔集,有一篇就叫“小确幸”。从生活琐事中寻找到能令自己感觉到幸福的事情,这种从细微之处寻找幸福的态度,我们通常称为乐观积极吧。既然有从细微之处尽量寻找自我快乐之源的人,那也有从细微之处不断寻找自我烦恼之源的人。没办法,咱老祖宗的智慧在这搁着:“一阴一阳之谓道”“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有了“小确幸”的诞生,便自然就有了“小确丧”与之相对应。与那种处处寻找生活明媚的“小确幸”不同,“小确丧”是生活处处令人时不时地感受到沮丧,这种沮丧虽然非常细小,却又真实地存在。

  本书《流浪者之歌》便是这样一本从头至尾充满着“小确丧”风格的漫画作品。故事的开始,男主人公便要离开,没有原因没有方向。只是纯粹地要离开现在。作者用了多达五页的页面去表达离开的迫切之情,未离开的状态是一片漆黑的幕布,外饰以繁复的花鸟兔鼠等动植物,但是基色一直是黑白二色,间穿以明黄为叶脉。离开,和新开的野花告别,和凋谢的野花告别;离开,和爬过一百次的树告别,和躺了五百次的草告别;离开,和看了一千次的湖告别,和走了五千次的路告别。幕布越拉越大,满屏的黑暗被满屏的白色挤占,想要离开的心如此强烈,当大幕完全打开,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就要离开他的家乡。逃离现在的心是如此强烈,离开这里,去往何方,却没有方向。

  

  他并不是赤手空拳地离开,起码他还带着一个空箱子,带着他的行囊,准备踏上未知的旅程。在孤身上路之时,要将过去的一切统统整理。在过去的遗留物中,我们看到的都是纯黑的笔触画下的物件:一个破了的玻璃罐、一把三条腿的椅子、一朵野生的玫瑰花、一本不知内容的书,还有一幢空空如也的房子。

 

  拿着玻璃罐的花匠是否能用它培育出一个全新的春天?得到了三条腿椅子的木匠是否能完整地修缮好这把椅子?拈着这支野玫瑰的青年是否能借它得到爱情?摊开书的孩子是否能得到某种启示?三只流浪的野猫是否能安逸地呆着那幢大房子内?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他就要离开。

  大量的留白,大量的黑色剪影,在这些无声的对话中,我们看到了男主人公对周遭事物的既留恋,又决绝离去的复杂心境。再见了,枝头的小鸟;再见了,路边的野花;再见了,各位,再见了,大家。

  

  看到这里,那种莫可名状的沮丧从书本中慢慢浸透到身为阅读者的我身上,这种对万物的留恋,却又无可奈何要离去的心情啊,真是难以述说。

  再翻过一页,男孩追上了他,并送给了他一粒种子。整幅画面在黑暗中透出一丝光亮,一粒明黄的,蕴着光亮的种子。扬手,他抛弃了它,男孩伤心了,摊开了手掌,种子依旧在掌中闪闪发亮。可是他依然孤身上路,并未带走这一切。离开了这一切,离开了现在。他会去往何方?

  

  整版的黑色,只用白色勾勒出他的模样,在黑暗的沮丧中,在茂密的森林中也许会迷失方向,也许会丢掉性命,却不用为他沮丧,也许他从此得到了解脱,将睡在星空下,奔跑在暴雨中。这几帧画似乎表达了作者对前途的一种迷惘与无畏,亦是对梦想的一种憧憬与想象。

  接下来作者依然用了多达五页的画面来表达行在路上的孤独,一个孤单的,拎着一只空空行李箱的剪影慢慢地行走在路上。当他打开皮箱,三只流浪猫却突兀地出现在箱子内。伴着星星,沐着月光,他和它行走在离开的路上。

  

  从最开始和周遭一切打个招呼,孤身上路的离开不同,故事的结尾作者和那三只流浪猫走在了离开的路上。还记得之前的三只猫被他安置在了空空的房子内。这是一种隐喻,一种心灵向往安定的隐喻,可最终,不管是心灵还是脚步,最终都陪着他在离开的路上,在流浪之中。

  故事看上去似乎有点淡淡的悲伤,一种不可言说的沮丧。只为那种突如其来的想要离开当下,去往一个未知的将来的心情。不过作者在故事的后续中,将种子的故事接续而上,男孩回家,将那颗种子养在了花盆中。放在花盆中的种子,最终长出了土黄的幼芽。守着发了芽的花盆,男孩是否能等来他的归航?

1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2)

查看更多回应(12)

流浪者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浪者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