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西方哲学史》之后的哲学通史

Rose
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文学艺术界、思想文化界,“通才”似乎一直都很稀缺。显而易见的是,这与知识的专门化密不可分:愈加细化的学科设置使学者逐渐倾向于成为某领域的“专家”,对学术兴趣之外的领域,置若罔闻,甚至毫未涉及。不过,也存在一些例外,比如马克斯·韦伯、伯特兰·罗素,前者是著名社会学家、思想家,后者是著名哲学家、文学家、数学家。

谈到罗素,很多人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和弗雷格在数理逻辑上的贡献,这一贡献改变了亚里士多德逻辑学的一统地位。中国读者,可能更熟悉的是罗素的两卷本《西方哲学史》,这本书长期以来被用作哲学系的必读书。不过,也正因为此,《西方哲学史》也吓跑了不少非哲学专业的读者,毕竟,没有掌握一定哲学基础,在哲学史中即便是走马观花,也做不到。

好在《西方哲学史》之后,罗素重又书写了一部《西方的智慧:从苏格拉底到维特根斯坦》(Wisdom of The West: A Historical Survey of Western Philosophy in its Social and Political Setting,直译应为《西方的智慧:在社会和政治背景中对西方哲学的历史性调查》)。在本书“前言”中,罗素坦言道,如果确如卡利马科斯所说“大书是大难!”,相比《西方哲学...
显示全文
文艺复兴以来,西方文学艺术界、思想文化界,“通才”似乎一直都很稀缺。显而易见的是,这与知识的专门化密不可分:愈加细化的学科设置使学者逐渐倾向于成为某领域的“专家”,对学术兴趣之外的领域,置若罔闻,甚至毫未涉及。不过,也存在一些例外,比如马克斯·韦伯、伯特兰·罗素,前者是著名社会学家、思想家,后者是著名哲学家、文学家、数学家。

谈到罗素,很多人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和弗雷格在数理逻辑上的贡献,这一贡献改变了亚里士多德逻辑学的一统地位。中国读者,可能更熟悉的是罗素的两卷本《西方哲学史》,这本书长期以来被用作哲学系的必读书。不过,也正因为此,《西方哲学史》也吓跑了不少非哲学专业的读者,毕竟,没有掌握一定哲学基础,在哲学史中即便是走马观花,也做不到。

好在《西方哲学史》之后,罗素重又书写了一部《西方的智慧:从苏格拉底到维特根斯坦》(Wisdom of The West: A Historical Survey of Western Philosophy in its Social and Political Setting,直译应为《西方的智慧:在社会和政治背景中对西方哲学的历史性调查》)。在本书“前言”中,罗素坦言道,如果确如卡利马科斯所说“大书是大难!”,相比《西方哲学史》,《西方的智慧》一书,充其量“是个小难”,毕竟,他“为有助于阐述,书中有任务、地点、文献的图片集,这些图片尽可能选自它们所涉及历史时期的原始资料。”而且,“只要行得通,都尽力吧通常只用语词表达的哲学观念转换成图解,用几何隐喻的方式传递同样的信息。”

《西方的智慧》中,罗素就西方哲学两千多年的历史沿革进行了梳理,从前苏格拉底哲学到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再到泛希腊时期——以斯多葛派为主——的哲学,之后到早期基督教、中世纪经院哲学、接着,他又论述了近代哲学的兴起、发展——不列颠经验主义、启蒙运动、浪漫主义,然后,他将时间稍稍回拨,阐释功利主义以来的哲学思想,最后以当代哲学结尾。《西方的智慧》大体上涉猎了西方哲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哲学家,在以时间为线索的同时,保持着一种难得的问题意识——前辈哲学家提出了哪些问题,他们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情况如何?后辈哲学家在同样的问题上的表现又是怎样?

读完《西方的智慧》,最突出的一个印象便是,简练干净。罗素显然阅读了大量的哲学原著,对各种学问——形而上学、伦理学、认识论、本体论、逻辑学,都有自己独到而深刻的理解。虽然不至于三言两语便将复杂的哲学问题讲清楚,比如实体与现象的关系,但总能提要钩玄,切中肯綮,发现问题的核心。当然,考虑到通史的著述体例,要求罗素详细引用作品原文,与作者对话、批评,可能有些苛刻。毕竟,罗素自己已经在“序言”中提到,“确实,有许多范围广泛的哲学史,用更大篇幅对每一项都作了更为详细的讨论。显然,本书无意与这些著作竞争。”

尽管写作的是一部哲学通论或导论性质的书,但在《西方的智慧》中,罗素丝毫没有掉书袋,也没有故作高深,而是竭力将某些玄奥的哲学观点图示化、通俗化,当然,在论述哲学家的主要思想时,免不了要引用其核心概念。另外,他那英国人特有的幽默,也让人印象深刻。比如,在谈到赫拉克利特万物都在流变的思想时,他举了个例子,“如果我们今天踏入泰晤士河,明天又踏入,我们踏入的是同一条河;然而我们踏入的水是不同的。我想,这种观点是十分清楚的,尽管我不会建议读者去做这种尝试。”

本书在“序言”中,罗素写道,“哲学史可以有两种方式叙述,要么叙述都是纯粹说明性的,展示这个人说了什么,那个人所受影响有多大;要么叙述与某种程度的批判论说相结合,展示哲学讨论是如何进展的。”在《西方的智慧》中,罗素总体上采用的是叙述加批判的方式,不仅试图把握某一哲学家的主要思想,还就其理论的论证与解决问题的有效性,进行了评断,比如康德何以认为因果律是先天综合的,他说,“不难发现,康德的范畴表不像他想的那样完善,因为它依仗于略嫌狭隘的逻辑观点。”

在《西方的智慧》中,罗素充分实践了对哲学家的友好原则——一般不轻易判断理论的对错,对哲学家在某些场合不明的情况下表达的言论,进行范围和情境的界定,即便发现哲学家的论证有错,也会帮助完善其论证等等。比如,他写道,“我们必须在这种逻辑的意义上,而不是在军事准则的意义上理解他的这种论断:‘战争是万物之父。’”这段话中的“他”,指代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若是无这一句,赫拉克利特,很可能会被理解成一个狂热的好战分子,就像我们长久以来所做的一样。

在鸟瞰西方哲学之余,罗素对现实,也有不少自己的看法。例如,谈到学术界的行文风格,他拿柏拉图进行对比,并感慨道,“柏拉图的著作使他跻身世界文学中显赫人物之列。这种特性不幸已成了哲学中的例外。现在有大量的哲学作品是华而不实的,单调乏味和言过其实的。”又如,在谈到当时大学,罗素用柏拉图在雅典开设的学园(Academy)作比,坦言道,雅典学园中学科的存在,都对辩证法的原则负责,“而对这些原则的研究正是教育的真正显著的特征”,“在真正实际的含义上,甚至今天,这仍然是名副其实的教育的目的。填鸭式地向学生灌输,尽可能多地把知识挤进学生的脑子里,这不是大学的作用。大学的真正任务是引导学生养成批判审视的习惯,并引导他们理解对任何课题都产生影响的原则和标准。”

读毕《西方的智慧》,或许可以说,一场西方哲学的巡礼,暂时告一段落。不过,因考虑到本书的简洁——只提供一个西方哲学的大致轮廓,其实巡礼过后,或许该适当深入接触西方哲学。比如,对伦理学感兴趣的,可从功利主义入手,一直阅读到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及之后的哲学原作与相关解读作品。哲学的希腊文是“爱智慧”,智慧难寻难得,追求不了,但热爱智慧,每一个人,其实多加努力都能做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方的智慧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的智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