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出走

司羽酱
我们都期待有一天能遇见什么,从此有勇气去过真正想要的生活。所以当一个男人遇见了一只野兔,他们就私奔了,只为了自由…… ――题记

         阿托的作品出版商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每年帕西林纳的作品出版,和每年白桦树落叶一样,是构成芬兰秋天的一个重要元素。”阿托几乎每年发表一部作品,目前累积包括诗集、散文、占半数以上的小说在内近40部,自1972年以来,他这片“白桦林”就飘下了无数“落叶”,遍布芬兰,并愈演愈烈地席卷全世界。他带着“芬兰式”幽默和“轻盈从容漫步式”写作风格,将那些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形象描写得生动有趣,让人读之不觉意犹未尽。

         《遇见野兔的那一年》,在我看来,是阿托·帕西林纳“飘得最远最有影响力的一片白桦叶”,这片四处流浪的“落叶”,帮助他斩获了三项国际大奖,从芬兰“白桦林”跨到了国际文坛,声势久久不坠,好像经过了时间的“漂洗”“蜡染”,一直保持着落下“白桦树”时的鲜绿姿态,长青不腐。<...
显示全文
我们都期待有一天能遇见什么,从此有勇气去过真正想要的生活。所以当一个男人遇见了一只野兔,他们就私奔了,只为了自由…… ――题记

         阿托的作品出版商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每年帕西林纳的作品出版,和每年白桦树落叶一样,是构成芬兰秋天的一个重要元素。”阿托几乎每年发表一部作品,目前累积包括诗集、散文、占半数以上的小说在内近40部,自1972年以来,他这片“白桦林”就飘下了无数“落叶”,遍布芬兰,并愈演愈烈地席卷全世界。他带着“芬兰式”幽默和“轻盈从容漫步式”写作风格,将那些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形象描写得生动有趣,让人读之不觉意犹未尽。

         《遇见野兔的那一年》,在我看来,是阿托·帕西林纳“飘得最远最有影响力的一片白桦叶”,这片四处流浪的“落叶”,帮助他斩获了三项国际大奖,从芬兰“白桦林”跨到了国际文坛,声势久久不坠,好像经过了时间的“漂洗”“蜡染”,一直保持着落下“白桦树”时的鲜绿姿态,长青不腐。

         “嘿,你想和我来一场私奔吗?没有目的地,没有计划,只是走?”

         “我……”(犹豫了一下)

         “喂,你是疯了吗?你想做什么?”(义正言辞地驳斥)

          如果有人问你要不要去流浪,大概所有人都会在以上两种方式进行回答吧?长久在工作重压下需要释放发泄的人会犹豫地思考可行性,习惯于朝九晚五的劳动生活的人会嗤之以鼻,觉得问问题的人疯了。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这是常态。可是请思考一下会不会那么一个渴望冒险的人一口答应,并且什么都不准备,就打算出发呢?这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哪怕万分之一。
    
         有人说,“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可是瓦塔南,这个万分之一或者说百万分之一的人出现了,他在某次记者拜访的半路上被一只野兔给“拐跑”了,那只野兔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它的左后腿被车压坏了,在瑟瑟发抖,它对瓦塔南发出了“邀请”。瓦塔南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接下去就是清点身上所带的物品、财产,变卖最爱的但再也不会使用的船,设法逃离婚姻的“牢笼”和工作的“追捕”,他带着野兔开始了流浪,从某个南方树林,一路经过尼尔西艾、拉努阿、波西奥、罗瓦涅米、索丹屈莱、森比欧,又返回罗瓦涅米,再到赫尔辛基、塞乌图拉、汉科、图尔库、北方驯鹿基地,最后又会到南方,追逐着一只黑熊穿过边境,抵达苏联,被逮捕遣返芬兰,然后在芬兰监狱里带着野兔越狱失踪了……

         在那段流浪的日子,瓦塔南和野兔一起住过山林,宿过野地,救过森林火灾,进过看守所,赶过牛群并接生过牛犊,保护过异国女士,害死过乌鸦,打死过黑熊,酗过酒,与少女订过婚并见过了家长,和前任警察局长钓过鱼分享过“真假总统”的秘密,采过蚕豆模样的牧地山黧豆,陪过死人一夜并抱着他求救,坐过监狱并成功逃狱消失。这个小人物的一生可谓是一场冒险,一场一旦启程就不能停下来的流浪。在他遇见野兔的前半生曾踌躇满志却郁郁不得,陷于畸形的婚姻生活和“为钱而发言”的报社工作的双层压迫之中,而他的后半生,从带领野兔踏上征途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重生”了!那么“力大无穷”的他就能够做些什么了吧,确实如此,哪怕是修补房屋这样的累活重活,他都甘之如饴。没有什么比脱离人群,找回本心更惬意的生活了,他累却快乐着,看,野兔(正在点头)也这么认为呢!

         也许有人说,人是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存在的,哪怕《瓦尔登湖》的梭罗都只是在湖边住了一段日子罢了。而我表示这本书,并不是为了让人脱离存在压力的社会,也不是让人带着宠物出游,而是让人找回本心,那颗渴望自由,友爱热情的初心。

          “不是瓦塔南救了野兔,而是野兔救了瓦塔南。”“所以瓦塔南的野兔之旅,实际上是他的心灵之旅。”他在遇见野兔的那一年“重生”了,他一步步回归野兔“所从来之野”,按照森林的法则生存,藐视人类制定的所谓准则,在书里,他遇到了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文明人”:外交部官员、警察、拆了别人栏杆给自己烧萨乌那的富人们,种种不愉快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这样的人订立的法规有什么值得遵守的呢?”于是野兔成了他判定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人事物好坏的唯一准则,善待野兔的就是好人,“吓到或虐待”野兔的他必定会奋力反抗,拯救他的“本命”野兔。

         他是多么幸福啊,拥有了如此单纯的法规,找回了被世界“掠夺的最纯真的本心。”那么你们呢,你们遇见自己的野兔了吗?是否在某一刻,某一次行走中,生命有机会得以猛然转变,为了守护“野兔”,开始装备铠甲,“子弹上膛”,做好不顾一切的准备?是否曾以和“野兔”一起旅行为借口,寻找自我救赎、自我完善之路?如果你遇见过“野兔”,那么,现在的你,还好吗?

         当然,也有人说,从没遇见过“野兔”,那该怎么办呢?

         这时,我只想告诉你,“瓦塔南,他越狱了!”

          “什么意思?”

          遇见野兔的人尚能带着“非法”野兔杀鸦射熊,几经波折,受尽磨难,“坐穿牢底”,最后逃离“铜墙铁壁”的监狱继续他的冒险之旅,那么,从没遇见过“野兔”的你,此时“无兔一身轻”,又有什么好怕的呢?且四处走走看看吧,只要你保持着一颗冒险的心,常怀对生活的热情、对生命的爱惜,反抗着一成不变的“日常”,总有一天,你会遇到只属于你自己的野兔。

         看,有只野兔在不远处等着你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遇见野兔的那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遇见野兔的那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