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蛇尾,宗教对太平军很重要,但并没那么重要

冉映漓

曾经写过关于历史“信”的问题,我曾咨询过历史专业人士,他讲到图书馆那么多的书,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声音,所以读国外汉学家写的中国历史激起了我的兴趣。在首图找写太平天国的书里,这本《上帝与皇帝之争——太平天国的宗教与政治》很薄,这种厚度最适合我这样的懒人,我就借回来了,谁知道读的很费劲。由于欧美人士对宗教的研究比起我们有自然优势,这本书的切入点恰好就是为太平天国中宗教的重要性正名。

国内外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学者们多数认为太平天国宗教为名、政治运动为实,这本书“正本清源”般的阐述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在国内的汉化、传播,新教对太平天国的启蒙,和太平天国裹挟宗教所做的政治运动。

书中提到关于天主教最开始传播的时候,有很多翻译上的问题。天主教进入中国后,先靠近儒家、后靠近佛教,在汉化理念、仪式、圣经章节的过程中尝试过多种靠近民间翻译。God翻译成上帝,为了和中国宗教和传统靠拢,当时的传教士利玛窦及其后来者不断的在中文典籍中找寻适合的翻译,《诗经》中不少关于“上帝”的诗句被选中,最终多数传教士认可这样的翻译。翻译从天主、天上帝、神天、元始上帝、上主、皇上帝,也向皇权帝制靠拢。Angle也曾被翻译成...

显示全文

曾经写过关于历史“信”的问题,我曾咨询过历史专业人士,他讲到图书馆那么多的书,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声音,所以读国外汉学家写的中国历史激起了我的兴趣。在首图找写太平天国的书里,这本《上帝与皇帝之争——太平天国的宗教与政治》很薄,这种厚度最适合我这样的懒人,我就借回来了,谁知道读的很费劲。由于欧美人士对宗教的研究比起我们有自然优势,这本书的切入点恰好就是为太平天国中宗教的重要性正名。

国内外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学者们多数认为太平天国宗教为名、政治运动为实,这本书“正本清源”般的阐述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在国内的汉化、传播,新教对太平天国的启蒙,和太平天国裹挟宗教所做的政治运动。

书中提到关于天主教最开始传播的时候,有很多翻译上的问题。天主教进入中国后,先靠近儒家、后靠近佛教,在汉化理念、仪式、圣经章节的过程中尝试过多种靠近民间翻译。God翻译成上帝,为了和中国宗教和传统靠拢,当时的传教士利玛窦及其后来者不断的在中文典籍中找寻适合的翻译,《诗经》中不少关于“上帝”的诗句被选中,最终多数传教士认可这样的翻译。翻译从天主、天上帝、神天、元始上帝、上主、皇上帝,也向皇权帝制靠拢。Angle也曾被翻译成神天。也有部分中文音译,像Christ翻译成基利斯督,后逐渐演化为耶稣,不像God那种贴近中国人思维的的翻译,给洪秀全集团造成很大的困扰(基督其他翻译还有:太兄、太子、皇太子基督),到现在耶稣基督也没有选择更加东方文化色彩的翻译。试想一下,如果God翻译成“高德”,效果会不会大打折扣?

提一个我觉得书中写的汉化版礼拜:安息日做礼拜,有专门的人记录所有的仪式,所有与会人员都要在记录的黄纸上签字,黄纸要烧毁,相当于烧给天国的奏折。

在天主教汉化的过程中,还遇到了单一神和中国多神论的矛盾,佛教、道教、一些民间宗教,都是多神论。不过这样的矛盾被洪秀全用来作为政治资本——基督的弟弟。而关于《圣经》中不符合当时伦理道德,或者时候不符合他心中的善恶观念,他也会做相应的修改——犹大和儿媳的不论关系就被全篇删除。《圣经》说人不能改圣经上的字,殊不知本来就有几十个版本的书,在进入中国后也是被修该成统治者希望民众看到的样子。

本书作者对史料的梳理令人敬佩,但是逻辑未免牵强,这不怪作者赞美或提高太平天国中宗教的重要性,但这个既被国内学者认为是幌子,又被正统的天主教新教国外学者鄙视。作者认为洪秀全捣毁偶像,捣毁北京的皇权,但是他自己以“朕”自称,想做北京皇帝做的事,作者又完全没有分析。我相信初期洪秀全希望复原《圣经》的上帝敬拜文化,复苏古代宗教,并谴责皇帝和帝王体制对古代传统宗教的亵渎,但是后期却在复制帝制,对于民众来说,就是换个统治者罢了。搜刮民脂民膏的天平天国能够成功,一部分是因为宗教的洗脑品,另一部分是由于民众反清复明——不一定是明,但是要汉族统治。起义成功后的追随者,就不仅限于教徒了,其宗教意味已经大大的降低。更何况,洪秀全摧毁寺庙、捣毁偶像的做法很不吻合,相比较而言,本土读儒家圣贤书的文人骚客和佛家道家的大师关系还都不错(可能是我看的书少,有这样的错觉,但是唐宋诗词中有不少写僧写道士写修行的),洪秀全那种非此即彼的运动态势,早已脱离了宗教运动本身,脱离了洪秀全想要要挑战帝王与上天和神性关联的初衷。

这样的做法和舶来的宗教有多大的关系?我提几个细节,以下内容都能排除宗教因素在历史上多次印证:太平天国规定三个星期内背不会摩西十诫的新兵要被斩首,安息日不好好做礼拜的人斩杀。阅读或教导儒家经典的人会被斩首,太平军不读书不识经典是好的,烧书是好的。“天朝田亩制度”中的圣库和几十年前的大锅饭基本一样(不过里面男女平等的思维比五四新文化运动早啊,有积极的启蒙意义)。摧毁圣像、摧毁庙宇道观了,不能祭拜其他的神像……历史就是这么惊人的相似。

书中提到了一点让我现在也没想明白,就是“如何从宗教的角度理解太平天国的失败”?是否属于滥用神权(天主教/新教)的报应?还是破坏旧神像(佛老、道家、各种名家神灵)的报应?想多了就有些封建迷信的意味,但是我觉得值得琢磨一下,可又想不出什么,先这样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帝与皇帝之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帝与皇帝之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