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子 梦醒子 8.3分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FishDayDream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1857-1942)》读后

2013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赵妍杰女士翻译的,牛津大学教授沈艾娣撰写的《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1857-1942)》一书。该书在出版后即入围了《新京报》该年度的年度好书榜。

1996年,英国学者沈艾娣从牛津出发,来到遥远的中国山西乡下的赤桥村。在这里,她找到一座入口处有个小门廊的低矮结实的传统院落———刘大鹏及其后人的家。至此,沈艾娣博士也将在文本与时空的互为观照下,深入这位前清举人的一生,展开一场探寻时代裂变过程中,普通士绅于矛盾困惑之境,努力转变与不断自恰的心灵之旅。这场由点及面的旅程也将书写出在这个国度,由许许多多刘大鹏这样的士绅所共同构建的传统儒家伦理与20世纪前后现代文明交缠不清的时代精神。

刘大鹏,字友凤,号卧虎山人,别号梦醒子,晚年又号遁世翁,山西太原县(今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人。他出生于1857年,一个乡村小康家庭。八岁进学,他的父亲告诉他:希望他既能光耀门楣,又能正直善良、博施济贫、疾贪寡欲。从这些话中不难看出,教育作为社会流动手...

显示全文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1857-1942)》读后

2013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赵妍杰女士翻译的,牛津大学教授沈艾娣撰写的《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1857-1942)》一书。该书在出版后即入围了《新京报》该年度的年度好书榜。

1996年,英国学者沈艾娣从牛津出发,来到遥远的中国山西乡下的赤桥村。在这里,她找到一座入口处有个小门廊的低矮结实的传统院落———刘大鹏及其后人的家。至此,沈艾娣博士也将在文本与时空的互为观照下,深入这位前清举人的一生,展开一场探寻时代裂变过程中,普通士绅于矛盾困惑之境,努力转变与不断自恰的心灵之旅。这场由点及面的旅程也将书写出在这个国度,由许许多多刘大鹏这样的士绅所共同构建的传统儒家伦理与20世纪前后现代文明交缠不清的时代精神。

刘大鹏,字友凤,号卧虎山人,别号梦醒子,晚年又号遁世翁,山西太原县(今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人。他出生于1857年,一个乡村小康家庭。八岁进学,他的父亲告诉他:希望他既能光耀门楣,又能正直善良、博施济贫、疾贪寡欲。从这些话中不难看出,教育作为社会流动手段和作为道德教化的两种功用之间的紧张关系。三四年后,经过一轮淘汰,刘大鹏得以继续学业。在经历了1877年第一次赶考的失败后,二十一岁的他,于次年第二次赴考,以第十六名中了生员。三年后,二十四岁的刘大鹏离开家乡到太原入崇修书院备考乡试。虽然儒家伦理极为重视家庭关系,但此时的刘大鹏还是不得不离开家庭进入国家公共领域,过起了一种纯粹修习的单调生活。乡试每三年举办一次,到1891年,三十四岁的刘大鹏已经接连失败了五次。这期间,他也意识到书院在他生活中所体现的价值并不同于书院所传授的价值。于是,为了谋生的压力,他离开书院,前往太谷县南席村一个富户家中坐馆。

刘大鹏在南席村教书的时间前后共长达十一年之久,他不断说服自己这样教书是有意义的,然而却还是无法调和自己最初的封侯之志和现实中他作为私塾先生的矛盾冲突:在当时,人们已经将拥有不菲收入的商业和票号中的职人视为是更高社会地位的人了。

1893年,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神仙告诉他唯一重要的是诚和敬。于是,他在梦中决定以后的人生都应努力实现诚和敬,其余皆不重要,并立别号“梦醒子”。

次年,在第六次省试中,刘大鹏终于考中举人,并于1895年与同为举人的朋友一起进京赶考。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山西,然而京师却让他失望了:这里的人们更关心在科举制度中争名夺利而非经世致用。同时,他的考试也失败了。1898年,他和友人再次赴考,并二度落榜。

期间,刘大鹏经历了《马关条约》的签订和维新前夕自己那位主导变革的老师被杀等一系列社会震荡事件。然而,这些经历并未使他发生脱胎换骨的精神变革,他只是继续投入到儒家伦理的践行中而已,比如:对父母的孝道,并对此进行了周详的记述。虽然,村人们并不不能像他一样维持一种极高道德水准的生活,但刘大鹏的确因此获得了本村人广泛的尊敬。同时,他的儿子们也在他的意志主导下继续实践着他的儒家理想,即便他们已然理解了新时代的观念。

1901年,维新派有效的成为主导力量,刘大鹏和其他很多人都对此感到惊恐万分。之后,到1905年,科举制也被废除了,这使得他感觉“万念俱灰”,因为对于像他家那样对教育投入甚多的家庭而言这是极为重大的打击。之后的一年,他在私塾的学生失去了对学习的兴趣,他的工作也日趋不稳。至1908年,刘大鹏最终失去了这份教职工作。

虽然,刘大鹏对新体制下的教育方式极为不适应,对于新政体的改革也无法理解,在1909年的时候,他还是被推举为新的省咨议局议员,并在1912年和1913年当选为县议长。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之后也一直担心着自己的声誉会因此受损而不断推辞着。在新工作中,他也连续遭遇许多挫折,只能靠着对清室定能复辟的信念维持日常,然而国势与时局却只能令他更加痛心疾首。他坚持到1913年,由于担心卷入贪腐而辞了职,转去晋祠新学堂任教,却因学校欠薪,于1917年二度出山,终于牵涉进官非诉讼,再度请辞。同时,在此期间,刘大鹏还凭借自己的名望,不断地被乡邻友人邀请去做各种纠纷的居中调停人。

然而,居中调停的工作虽增加了个人声誉却并不能使他因此谋利,随着时间的流逝,刘大鹏的个人经济境况也大不如前,却依然在两年之内分别筹办了子女们的四场婚礼。在这样的财务窘境中,刘大鹏终于转向商业,开始经营采煤业,以此谋取生计,并幸运地赶上利润丰厚的发展期。这种好运一直持续到1920年代后期,随着地方经济的衰败而告终。

所幸,刘家总共还有六亩地可耕种,刘大鹏便带着两个没有随父亲外出打工的孙子一起回归农耕的生活。而农业和耕作正好也是新儒学的中心暗喻之一:决心立志像播种,修身养性如栽培。刘大鹏自己也喜欢用除杂草来比喻养心,并视农耕为践行自己信仰的广阔空间。然而,到了1930年代,多年的苛捐杂税和通货膨胀使得农业经济也终于衰落了。伴随着刘家土地不断被变卖,经济条件也每况愈下,1936年已七十九岁高龄的刘大鹏仍不得不亲身躬耕仅剩的余田,此时的他不由也哀叹起自己在贫苦中的挣扎。更让他忧心的是,当时家中成年的男性子嗣纷纷染上了鸦片的恶瘾,沉沦在幻梦里荒废着年华。

1937年,八十岁的刘大鹏经历了中日战争的最终爆发,并在日本侵略军占领下度过了晚年最后的时光,于1942年离开了人世。同时,他也留下内容宏富的著述,其中就包括时间跨度长达半个世纪,共两百余册的《退想斋日记》。

回顾他的一生,最为令人嗟叹的是,事实上到了1930年代,他对自幼所学的正统儒学的坚持就已经变成乡邻眼中一种近乎滑稽的表演,只有少数有心人仍然为之肃然起敬。

毕竟,他是与时代脱了节。

当然,刘大鹏也更加无法预料到那之后的几十年间,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又将经历多少狂风暴雨脱胎换骨式的精神巨变。

而当我们把时间拨回到2011年,于英文原版成书十五年后,沈艾娣女士在中文版序中这样写到:我写《梦醒子》并非面向中国的读者。那时我以为,这不是一个中国史家会在著述中大量讨论的故事,而是他们所熟悉的生活背景的一部分。……我所预想的读者是英国和美国大学的本科生。……由于本书被广泛运用于中国近代史的课程,很多西方的大学生确已读过此书。我有些惊讶的是,中国的《历史研究》曾发表了一篇本书的书评,同时很多中国学生对本书也很感兴趣。不同于他们的长辈,对于这一代学生而言,刘大鹏日记所描绘的世界已经不是他们生活记忆的一部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梦醒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醒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