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灯 歧路灯 评分人数不足

《歧路灯》第十回至第二十回书评

胡博文同学

阅读《歧路灯》第十回:谭忠弼觐君北面 娄潜斋偕友南归 此回精彩处:一、开篇谭孝移思虑家中西席之笔,笔法绵密,丝丝入扣,入情入理,可知前文之不诬及笔者之用心;二、谭娄二友久别重逢之笔,此笔写及家仆之情态,较以往故友重聚之描写更胜一筹,侧面反照二人德性之崇尚,真情之熏养,一片家风淳厚之氛围仅以家3仆一笔出之,有千钧力;三、谭孝移辞官二因之叙述与前文柏永龄面前三缄其口,绝不谈朝政己见之叙述3形成鲜明对比,对于谭人物形象塑造有圆融之意,谨慎固然无错,但与柏处于一处则令人深觉不妥;四、柏公送客南归时一段言论又颇为精彩,尽显老者洞透世事之清爽怡人;五、西游女儿国之戏或有隐喻,喻谭公辞官之事,讽朝臣皇帝之怪现状;六、临别之笔,千头万绪,一一做结,一丝不乱,行文之妙。 《歧路灯》第十一回:盲医生乱投药剂 王妗奶劝请巫婆 此回精彩处:一、谭孝移归家后与侯冠玉的一番对谈写得极精彩。侯冠玉之言在情在礼、不偏不倚,但自有一般世俗之气,与娄公等人相形见绌。古典小说妙处即在此,大抵言语相类,却浑然有气贯之;二、谭侯有关《西厢记》《金瓶梅》的见解,表现了作者在时代束缚下的局限性,但此局限性在文本中亦有合理解释——"幼...

显示全文

阅读《歧路灯》第十回:谭忠弼觐君北面 娄潜斋偕友南归 此回精彩处:一、开篇谭孝移思虑家中西席之笔,笔法绵密,丝丝入扣,入情入理,可知前文之不诬及笔者之用心;二、谭娄二友久别重逢之笔,此笔写及家仆之情态,较以往故友重聚之描写更胜一筹,侧面反照二人德性之崇尚,真情之熏养,一片家风淳厚之氛围仅以家3仆一笔出之,有千钧力;三、谭孝移辞官二因之叙述与前文柏永龄面前三缄其口,绝不谈朝政己见之叙述3形成鲜明对比,对于谭人物形象塑造有圆融之意,谨慎固然无错,但与柏处于一处则令人深觉不妥;四、柏公送客南归时一段言论又颇为精彩,尽显老者洞透世事之清爽怡人;五、西游女儿国之戏或有隐喻,喻谭公辞官之事,讽朝臣皇帝之怪现状;六、临别之笔,千头万绪,一一做结,一丝不乱,行文之妙。 《歧路灯》第十一回:盲医生乱投药剂 王妗奶劝请巫婆 此回精彩处:一、谭孝移归家后与侯冠玉的一番对谈写得极精彩。侯冠玉之言在情在礼、不偏不倚,但自有一般世俗之气,与娄公等人相形见绌。古典小说妙处即在此,大抵言语相类,却浑然有气贯之;二、谭侯有关《西厢记》《金瓶梅》的见解,表现了作者在时代束缚下的局限性,但此局限性在文本中亦有合理解释——"幼学不读非圣之书";三、谭孝移关于读书立世,延师之理的一番见识是有跨时代的使用价值的,也写出了作者著书立心的意义;四、谭孝移归家后,乡邻诸友之拜,西席之虑,病因病由。忙笔闲笔,安略得当,诸端皆备;五、庸医登门之由以陈乔龄一笔带出,呼应前文,合情合理,见缝插针之法。可见作者心思缜密;六、跳神一段虽有性别歧视之嫌,却极精彩。该情节一动一静中,以管家王中处之周旋,其情态极写世间正邪滑稽相。跳神过程极费笔墨,以显俗世俗人之热络荒唐,而结尾偏以一句"无非"简单干脆带出,一句话解构前文全部的费心叙述,直写神鬼菩萨面下的一颗爱钱心,一句话四两拨千斤。 《歧路灯》第十二回:谭孝移病榻嘱儿 孔耘轩正论匡婿 此回精彩处:一、谭孝移临终嘱儿之言,读之痛彻心肺,其笔堪比李瓶儿临终嘱西门庆之笔,深得其精髓,字字血泪缀之,一句三顿三哭,无限人世流连意尽处之,非亲历者不能为之;二、谭孝移丧礼之笔,情有余而理不足,远不如前文临终嘱儿之笔,或许前文笔力用尽,丧礼之写则不能支也;三、行文处处见缝插针,不忘贬损侯冠玉之为人为学,却不见娄孔与侯之正面交锋,隐笔亦未见,读之不解。且贬侯之笔亦痕迹太著;四、笔者借娄孔之言匡其时阴阳之风失德行大义之病,但与全回文字相比,略显累赘,详略失当;五、笔及王春宇,写其乖觉,行文立即生香生色,写王氏,则笔显僵硬,写侯冠玉,则更似强行插入之笔,写娄孔之色彩,亦勉强为之。概古典小说唯乖人好写,而唯有各色人等写来皆摇曳生姿,方可谓一流小说。 《歧路灯》第十三回:薛婆巧言鬻婢女 王中屈心挂画眉 此回精彩处在于与《红楼梦》的互文。此回通为全书之总序。自谭孝移死后,全书正式进入正文败家史叙述。谭绍闻之败实由侯冠玉而起,故此回总序先言侯冠玉之西席德亏以带出绍闻之学业荒废,与前文孝移延师首要做人之高论相呼应,并起下文绍闻品行之渐亏;后借薛婆引入一段乜相公之败家史,此段文字置于绍闻败家之开篇处,盖为绍闻一生剪影,亦为全书之总序曲。犹如《红楼梦》写贾府之败前偏先写一段甄士隐之败以出之,此种文字妙在读罢全书之回头恍然而悟,动人处在于虽悟奈何已迟而悔不当初。此回中薛婆叙完乜相公一生败事后,劈头直问王氏“谭奶奶,你说该不该”,待读罢全书,方知这一问当头棒喝的千钧力道,只可惜红尘迷眼,尚处富贵的王氏不能悟,因而读者读之,无限叹叹;此回中冰梅亦与红楼中甄英莲互文。冰梅于乜相公败后入谭府,英莲于甄士隐败后入贾府,二者同为全书串起总序与正文大小两败的笔带人物,同为总序曲中覆巢之下的完卵,九死一生再入富贵之家,却不知眼前又将是一场兴亡,终究难逃天道无常,而天道无常,无非死无非亡,可惜世人无限奔波苦之不悟!此回精彩在于为全书之总伏。王中、阎楷之笔亦伏日后与少主之万千难言事,不知后文王中如何结果,若谏主而亡,则此回文字“只求异日死后,见得大爷”一句,令人不胜扼腕!此回与《红楼梦》的互文,亦使二者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歧路灯》第十四回:碧草轩父执谠论 崇有斋小友巽言 此回精彩处:一、全书至此回一顿一转。以开篇"时序迁流"四字为前十三回作结,亦为全书叙事之一顿。以父执正论、绍闻逐侯冠玉为孝移上京至此之转,唤起读者满心期待,但此乃"将雪先霰"之笔法,一顿一转,特为绍闻败家史前最后的"回光返照",此回一结,大雪将至;二、此回中多数人展现了圆型性格的一面。如王中深明事理又耿直,满心忠义却不转圜,与阎楷特犯不犯。再如王氏并非久为妇人之见,虽对王中久不满,但亦明晓情理,因而笔者得写此回雪前之霰,王氏与谭孝移同榻多年,耳濡目染,此圆型描写在情在理。最见圆型性格的是谭绍闻,作者不吝笔墨,反复皴染绍闻之天良未泯,为后文家门在兴隔年下种。而绍闻向好缘由亦丝丝入扣,无牵强之病;三、古典小说直接心理描写较少见,但其妙处在于不写之写,往往于语言或动作描写中一字便带出万千心理状态及人物秉性,不亚于工笔细描,拿捏极为到位,而这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状态,又全凭读者自己体味,体味到了,妙不可言,体味不到,便觉得古典小说味同嚼蜡。例如此回中,娄公席上最先发难,文中只写了一句"绍闻把脸红了",即与前文屈心挂画眉一节呼应,暗示绍闻一听即知此席为王中之心,写出其心思之活络也为后文主仆关系埋伏。再如程公问绍闻"继志述事",文中写绍闻"眼里说话,便接口道",一个"便"字使得绍闻人物形象如画,其心思机敏栩栩如生。再如娄朴拜会之时与王氏交言,只一句话"说得王氏心中欢喜",而前文写娄朴只用了一个"道"字,以王氏之欢喜反观"道"字,便可想见娄朴之为人,谦稳有礼、不露声色,心中却深谙讨喜之道,亦深能揣摩他人心思,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四、此回伏笔不仅有隔年下种,亦有隔日之种。文中借娄朴之言写出程公心性,此种心性亦与前文席上独因心中不满而大饮特饮、直斥绍闻的行举相呼应。因此心性唤起绍闻天良,亦因此心性再使绍闻沉沦,通过此种成也程公败也程公的矛盾笔法,唤起读者对绍闻坐起成败原因的深入思考,亦有对造化弄人、世事运理不可违的无奈与慨叹! 《歧路灯》第十五回:盛希侨过市遇好友 王隆吉夜饮订盟期 一,欲写绍闻之败,先引王隆吉堕之,欲以王隆吉堕之,又先引出一盛希侨堕之,环环相因。盛希侨之纨绔公子,少年意气,古今多少不肖子孙之行状;二、此回人物最精彩处为王隆吉之人物塑造。由"聪明人见一会十"一句写来,虽大多以语言描写为主,却极见其老成精明,然其与盛希侨之初结识,虽以揽豪客为意图,但日后之相交却并不排除其真性情的一面,此即人性的幽微复杂。王隆吉之精明乃生意人之精,通晓社会各类人心中所想。谭绍闻之精明却为深宅少爷慵懒之精,两者并一处写,特犯不犯;三、在纯写实之中,以书中人物之口白描其时社会情状,以达到讽刺世情的效果。此回中以王隆吉、盛希侨、王氏等人之口反复写及"出家人"之利欲熏心,盛希侨之言恰似说"出家人"专图落银钱而出家,写出古今共通的世情本相。 《歧路灯》第十六回:地藏庵公子占兄位 内省斋书生试赌盆 此回写三人结拜之文字较精彩。自筹划之计至结拜余波,各人情态一以贯之,各人心境刻画细致入微又占情占理,范姑子的步步为营、盛希侨的快脱不群、王隆吉的乱中不乱、谭绍闻的窘迫难堪、慧照的默默情微逗,杂而写之,又分毫不乱,全以人情世态本相合之,共托谭绍闻渐脱书气的全过程,极见作者笔力。 《歧路灯》第十七回:盛希侨酒闹童年友 谭绍闻醉哄孀妇娘 一、此回继结拜文后,又深荡一层,再写盛、谭、王三人豪门夜宴。慧照一人诱之不够,又添一晴霞诱之,一满相公手把手教之。天罗地网下谭绍闻一场彻心彻骨的大醉,自此不复当初;二、盛宅内豪门夜宴二场狂赌偏置于内省斋与慎思亭中,以头悬匾额之醒目对照不肖子孙之行状,反讽家风荡然,祖宗当为之一哭;三、赵大儿“奶奶不曾见过醉人”一句写出王氏惊恐之态不合情理中的合情理处,亦于家风将败之际提醒读者不忘昔日风范之一丝不苟,热中见冷,以冷写热;四、盛希侨与满相公千里迢迢专为以马换狗之情节设计极巧,既写出了其合理的一面,又写出了其不合理的一面,不能予以肯定也不能加以否定,切齿的荒唐中满有人性之可爱;五、开篇盛希侨自夸治家之严酷,一面小儿神态,让人又恨又怜,紧随慧照斗嘴之笔与后文全家大醉相呼应,语言描写亦令行文婉转如流水,读来心清畅然;六、豪门千千重将王中一片赤心永隔于外,自此忠言不复入耳。 《歧路灯》第十八回:王隆吉细筹悦富友 夏逢若猛上厕新盟 一、此回写结拜、豪饮后再继之一第三场-还席。本回从还席缘起写起,以泼墨笔法详叙通席全程细节,直至席终又伏下下一席。全回主体情节全围绕还席而写,脉络清晰,一丝不乱,毫无枝节,但于行文处,常常用插笔之法借明出人物之口补叙暗出人物之不及叙述细节,与正文主体情节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全书世情的一张大网;二、结拜、豪饮、还席,三场宴饮虽同为盛谭王三人主体起之,却特犯不犯。三场宴饮各有侧重各有所托,三人心境微妙变化循循渐进。本回还席之笔仍不落窠臼,细节刻画一脉以盛希侨言行为行文生色,加之谭王二人细腻心思的刻画与不断脸红的描写,全席摇曳生姿。虽泼墨笔法,读来却全无乏味;三、此回夏逢若正式登场。夏逢若人物行径口吻通似《金瓶梅》应伯爵,趋炎附势、巧舌如簧,一片帮闲嘴脸。以和尚道士排序作比而千求万求以最长序齿居最卑之位,此一段更是写尽了天下帮闲之不堪,而作为文学人物,其影响塑造成功颇令人怜爱。夏逢若似应伯爵,而盛希侨又恰与西门庆一般,偏好此等奉承,二人一拍即合,初见面即手扯手步行到家,令人瞠目。总之,盛夏相逢,酷暑将至,谭绍闻之枯焦指日可待。此外,夏逢若住地“瘟神庙邪街”亦有趣,可以之反思王隆吉“曲米街”谭绍闻“萧墙街”。 《歧路燈》第十九回:紹聞詭謀狎婢女 王中危言杜匪朋 一、此回分用正襯、反襯、直敘、夾敘等筆法寫盛宅家風之敗壞。開篇通過戲班眼耳,以盛宅小廝之懶腰正襯全府之懶腰,猶如《紅樓夢》欲寫府中氣勢,先寫家奴氣勢。其次,借府中唱戲見台上傳家匾額與對聯,以祖宗遺訓之高懸反襯後世兒孫之不堪,與《金瓶梅》中林太太府上祖宗遺訓高懸的反襯筆法如出一轍,而此書筆者怕讀者不明,偏又借幫閒人物夏逢若之巧舌反話正說,以此不堪見彼不堪,一石二鳥,令人聯想若應伯爵到了林太太府上,或許比夏逢若更有一番妙論。最後,敘述場地轉至譚宅,筆者又派一小廝專來插一筆,三度為盛宅作染;二,王氏此回言語一則見出筆者的性別意識問題。二則筆調生硬,恰似專為成譚紹聞詭謀而寫王氏之蠢愚,讀來太過牽強,人物失真。 《歧路燈》第二十回:孔耘軒暗沉腹中淚 盛希僑明聽耳旁風 一、此回于前文匪朋三席之後,以熱中遇冷寫第四席,筆鋒轉至紹聞父執為主位,佞友為襯,總觀此四席,各不相犯、急緩有度、張馳有致、冷熱相替、和風疾風相間而行;二、此回耆舊碩德與不肖紈绔首次交鋒,耆舊碩德言談凜然、不怒自威,不肖紈绔片語難言、行處即錯,作者全憑白描,便使席上窘迫情狀力透紙背、令讀者亦遍體生寒,精彩之極,堪媲美任一古典文學長廊中的經典片段。此段中碩德與紈绔又各不相同,程嵩淑之難忍、婁潛齋之難心、孔耘軒之難言、盛希僑之羞赧、譚紹聞之羞驚、王隆吉之羞謹、夏逢若之羞呆,在在鮮明、遍地開花;三、前文大落墨寫紈绔三席,已足祥備,至此岔路而行,轉入他人視角,借樹開花。開篇即借鄉鄰眼口將前文三席總敘做一小結。鄉鄰“將來也是個片瓦根椽不留的樣子”一句,一個“也”字寫出多少塵世傷往事,歷盡塵劫者讀此當一痛哭;四、前文敘盛希僑久矣,至此方借程嵩淑君子之口補出盛氏三代之行狀與總評,與前文戲台上傳家匾額對聯遙相呼應,讀者讀至此了然於胸;五、譚紹聞碧草軒還盛希僑席時,換時新衣之筆,與前文王隆吉鮮衣拜師相映成趣;六、席間轉圜專靠幫閒之嘴,左右逢源,全席借以生色,令人愛也不是恨也不是,筆者之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歧路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歧路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