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诗经 9.4分

人生若只如初见

飞绯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我们的先民,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千年弹指间,斗转星移,沧海横流,然,天地之间,始终回荡着,那一咏三叹的哀乐之音。那是遥远的人们,饱含深情的歌唱,穿透岁月的尘埃,直抵人心深处。我们隔着几千光年,依然能哀之所哀,悲之所悲,乐之所乐,见之所见,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
    且听——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秦风•蒹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小雅•采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国风•桃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邶风•击鼓》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郑风•风...
显示全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我们的先民,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歇。千年弹指间,斗转星移,沧海横流,然,天地之间,始终回荡着,那一咏三叹的哀乐之音。那是遥远的人们,饱含深情的歌唱,穿透岁月的尘埃,直抵人心深处。我们隔着几千光年,依然能哀之所哀,悲之所悲,乐之所乐,见之所见,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
    且听——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秦风•蒹葭》)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小雅•采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国风•桃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邶风•击鼓》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郑风•风雨》)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王风•黍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郑风•子衿》)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卫风•硕人》)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於我归说。(《曹风•蜉蝣》)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幽风•七月》)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郑风•有女同车》)
    如此美好的情感,如此哀愁的思绪,如此悠长而深厚的意味。纵使岁月老去,它却愈加芬芳。它在岁月中沉淀,它在岁月中重生,它在岁月中流动,成为不朽的诗篇。它是文学的源头,滋润着千秋万代。“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赋比兴,后人从中提炼的原则,生生不息。
     天地老了,诗经不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