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公众 幻影公众 8.3分

幻影公众 笔记

苍色少年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不再抱有幻想的人
公众没有兴趣参与民主,也没有能力参与民主。理想公民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然而,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公共事务关他什么事,那几乎是他无法触及的。如果它们确实存在,那么,一定是在远离他生活的地方,被无从知晓的幕后力量掌控着。作为一位普通公民,他不知道究竟发生着什么,谁在操控着切,自己将被带往何方。没有任何报纸给他相应的背景报道,帮他把握这些;也没有任何学校散他如何想象这些;他的理想通常与这些事务无法契合;他发现,聆听演说、发表观点、前往投票,都不能让他获得驾驭这些事务的能力。他生活在一个看不清、搞不懂、不辨方向的世界里。”

第二章 无法实现的理想
将培养完美公民作为理想也是不可取的。受到客观和主观两方面的制约。
“那位公民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关注所有的公共事务,更没有一点研究理论学说的胃口。”
“通常对教育寄予的期待,最终只会得到令人失望的结果,因为现代社会出现的问题层出不穷,速度之快老师们根本跟不上,更无法抓住这些问题变化的实质,并及时传授给众多学生。”
“教育过程中,一定不能首先假定公众是政治天才,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人,即使他们有一定天赋,也只...
显示全文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不再抱有幻想的人
公众没有兴趣参与民主,也没有能力参与民主。理想公民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然而,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公共事务关他什么事,那几乎是他无法触及的。如果它们确实存在,那么,一定是在远离他生活的地方,被无从知晓的幕后力量掌控着。作为一位普通公民,他不知道究竟发生着什么,谁在操控着切,自己将被带往何方。没有任何报纸给他相应的背景报道,帮他把握这些;也没有任何学校散他如何想象这些;他的理想通常与这些事务无法契合;他发现,聆听演说、发表观点、前往投票,都不能让他获得驾驭这些事务的能力。他生活在一个看不清、搞不懂、不辨方向的世界里。”

第二章 无法实现的理想
将培养完美公民作为理想也是不可取的。受到客观和主观两方面的制约。
“那位公民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关注所有的公共事务,更没有一点研究理论学说的胃口。”
“通常对教育寄予的期待,最终只会得到令人失望的结果,因为现代社会出现的问题层出不穷,速度之快老师们根本跟不上,更无法抓住这些问题变化的实质,并及时传授给众多学生。”
“教育过程中,一定不能首先假定公众是政治天才,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人,即使他们有一定天赋,也只能在公共事务上投入非常少的时间和精力。”
“我们所认可的良好秩序,,只不过是能够适应我们自己的需要、愿望和习惯的秩序而已。”
“理想所表达的应该是一种可以实现的目标,否则它将颠覆真正可能实现的目标。在我看来,将公民视为无所不能、至高无上,是十分虚假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追求这样的理想只能误入歧途。追求它而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失败催生了如今的觉醒。”

第三章 代理人与旁观者
公民是朝三暮四的旁观者,而作为直接管理公共事务的代理人则实际上具有更大的操作权利和能力。
“公民大众只是偶尔了解、评判或者影响他们达成的某种共识。它们实在是太多、太复杂、太晦涩难懂了,无法成为公众舆论持续关注的主题。”
“我们只不过处于信息公开极为初级的阶段,事实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如今有一种很糟糕的情况,头天晚上印刷的晨报、早上印刷的晚报、九月份编辑出版的十月份杂志,以及电影、广播,在这些媒体信息的轮番轰炸下,人们头脑中充斥着各种演讲、辩论和不相干的各种事情。需要公开的所有信息对于公众的接受度而言,实在是太多了。”
“舆论意见整合的过程就是强化抽象感觉,弱化具体意义的过程。在庞大的舆论转化为具体行动之前,最终的选择已经被限定在为数不多的几个选项中。究竟哪一个选项会最终胜出,做决定的不是公众,而是掌控者舆论的个别人。”
“在人数庞大的群体中,无论其中每个人拥有多少明确的观点,这个群体都必须采取统一行动。人群越庞大、越复杂,最终的统一意见就会越模糊、越简单。”

第四章 公众能做什么
公众唯一可以做的是帮助做出选择,实现偶尔介入。
“公众舆论承担的社会角色,是由它处于事件外围这一事实决定的。一种舆论可以影响另种舆论,但是,舆论本身并不能产生直接的行动。舆论需要通过投票,表达赞成或反对、附和或抵制。但是,这种表达本身没有意义,它们只有影响到了事件进程才会体现出价值,而且,它们影响到的必须是事件的执行者。我相信,准确地说,公众舆论是决定公共事务次要的、间接的因素,这一认识为我们发现公众舆论的局限性,寻找公众舆论的可能性,提供了线索。”
“多数原则被认为具有内在的道德与智慧的美德。19世纪,人们就通常认为,多数人中蕴藏着大智慧那是上帝的声音。有时候,这种恭维是一种由衷的神秘信奉,也有时候,是一种与权力理想化相伴随的自欺欺人。本质上,它不过是君权神授的一种新面目然而,任意人群中51%的多数就能代表美德与智慧,这种根深蒂固的荒谬观点一直显而易见。而这种荒谬观点又是公民权总体原则建立的基础,对此理智而清醒的认识,有利于保护少数,保护各种对艺术、科学等其他人类志趣,使之不受多数原则的束缚而存在。”
“我认为,无论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现实的角度而言基于多数原则的选举都是含有军事隐喻的,是内战的一种升华和变体,是没有流血的书面动员,就是这样的。”
“也许有必要建立一种理论,即公众能做的并不是通过选举表达他们的意愿,而是赞成或反对某项提议,对此,我不想更深入地讨论下去了。如果这种理论被接受,我们必须摒弃民主治理能够直接表达人民意愿的观念,我们必须摒弃人民统治的观念。取而代之,我们应该接受的理论是,通过偶尔动员大多数人,人们可以支持或反对实际掌权的个别人。我们必须承认,公众意愿并不总是直接参政,而只是偶尔介入。”

第五章 抑制专制
在公共事务演变成危机时,公众或许会参与进来帮助加速缓解。作为一种储备力量,公众有能力检验代理人力量的运用。
“我们必须假定,公众将无法在危机明晰之前预料到它,也不会在危机过去之后持续关注它。他们不会知道事件的前因,不会知道事件如何发展,不会仔细思考该如何处理,也没有能力预知行动产生的结果。我们必须假定,作为公众治理固有的理论前提,普通公众无法获得足够的信息,没有持续的兴趣,没有党派观念,没有创造力,也没有执行了力。我们必须假定讼公众面对公共事务是相当不专业的,他们的关注度是间歇性的,只能感知一些皮毛,很难被唤醒,很容易就转移了注意力,他们依据自己的意愿行事,善于在思考中加入主观色彩,只有事件成为通俗易懂的矛盾冲突时才能唤起他们的关注和兴趣。
“公众在演出进行到第三幕的时候抵达,在演出结束前离场,只要能辨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对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做出这种判断,通常不需要什么天赋,只要看看表演,了解一点剧情,掌握粗略的信息就可以了。”
“因此,与其将政府描绘成人民意愿的代言人,不如说它由一些被选举的或被指派的公务人员组成,专门负责处理各种问题,特别是公众輿论持续呼求的问题。当直接责任者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时候,公务人员干预进来。当公务人员的干预也不起作用的时候,公众舆论就可以出场了。”

第二部分
第六章 亚里士多德提出的问题
提出复杂环境和政治判断力有限的人之间是否存在桥梁的问题。根据亚里士多德的回答,社会应该维持较小的规模,以适应公民有限的能力。但在现实社会中,我们既无法保持较小的社会规模,正统民主主义对公众拥有无穷政治能力的假设也受到打击,因此,这个问题至今依然存在。

第七章 问题的本质
试图上升哲学层面解释亚里士多德问题的本质,将其归结于社会的绝对运动,某些相关变量的变化问题是产生问题的根本原因。

第八章 社会契约
在多元社会矛盾不可解决,只能妥协。矛盾各方不约而同形成权力和义务系统,从而实现社会利益的平衡。权力和义务都是“承诺”的不同呈现方式,但互相配合、在某种程度上使人们的行为更趋理性,以多样化为基础建立一种联合,限制和规范自由,使人们可以追求不同的目标。在最终的权利义务体系形成之前,各方通过辩论表达不同的利益诉求,在这个过程中,公众不直接制定规则,但对规则的形成提供了帮助。

第九章 公众面对的两个问题
规则有缺陷吗?
如果规则需要修订,如何选择修订规则的代理者?

第十章 公开辩论的主要意义
“在某些问题上,大众的观点被一些假托大众的个人的观点搞得含混不清。……真正的公众的概念,必须从利己主义群体中分离出来。”

第十一章 有缺陷的规则
“获得认同”是既定规则的必要原则,而要想获得认同,需要遵从公众的检验。而由于公众能力的局限,又需要转而求助于代理人。

第十二章 改革的标准
引入在野党与执政党的争锋,政治运用色彩增强。指出在最难分胜负的论战中,公众被要求出面做出裁决。哪里的事实最模糊,哪里最缺乏先例,哪里的事态一片混乱,公众就被请出来,做他们根本不胜任做的重要决定。
强调检验程序本身运行状态和原则而非具体的重要性,这样的检验方法可以自行判断公众是否应该干预。

第十三章 公众舆论的原则
“1.具体执行,这一工作不适于公众。公众只能作为具体执行者的支持力量采取行动。
2.洞察问题的内在价值,这一工作不适公众。公众只能从外围介入局内人的工作。
3.对问题进行预测、分析和决定,这一工作不适于公众。公众的判断力只停留在问题的一些简单细小的事实环节。
4.掌握解决问题所需要的特殊的、技术性的、密切相关的标准,这一工作不适于公众。公众可掌握的标准对于问题的解决太过抽象了;它们的价值体现在程序合法性上,以及公开的、外在的参与行动。
5.留给公众做的工作是判断论战各方如何行事,是遵循已有规则,还是只按照自己意愿行事。必须依据涉事局内人的行为样本做出判断。
6.选择合适的行为样本,需要掌握一定的标准,它适于公众舆论的本质特性,可以帮助公众识别理性的行为或专断的行为。
7.为了维护社会总体目标,理性行为需要遵循固有程序,无论是制定规则、推行规则,还是修改规则。”
“公共舆论是盲目而热情的、间歇性的、简单化思维的、表面化的。”
“传统民主概念的虚假在于它没有认识到局内人与局外人之间的根本差别。它误入歧途的原因是希望局外人也能像局内人那样处理实质性问题,他做不到。没有任何教育方案能够预先教会他处理所有人类遇到的问题;没有任何宣传机制、教育机构能够预先告诉他,危机中采取行动的细节和所需掌握的专业知识。”

第三部分
第十四章 社会归位
“公众必须归位,做他该做的事,以发挥自己的优势特长,让我们每个人更有可能摆脱迷惑的野兽般的戏谑和怒吼。”
针对社会有机论和社会一体化的观念:“只有当社会被人格化的时候,我们才会迷惑于如何将不同的个体组合成个和谐的有机体。如果我们不把社会当作人间万事万物的协调者,那么,这一逻辑荆棘便可以被清除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存任何理论疑惑地说,常识清楚地告诉我们:是个体在思考,而不是集体;是画家在创作,而不是艺术精神;是士兵在战斗牺牲,而不是民族;是商人在开展贸易,而不是国家。是所有这一切之间的相互关系形成了社会。正因为要梳理这些关系,所以个体民众不是干预到具体的混乱关系中去,而是形成舆论,作为一名公众参与其中。”

第十五章 缺位的统治者
统治者与公众之间存在交流障碍,不仅限于公众表达意见的能力受限,也在于集权自身的封闭性。
“但是,如果管理缺位,就会缺少对观点的检验。由于结果通常被太遥远或太久地搁置,导致错误无法被及时发现。相关因素太遥远,它们无法真切地指导人们的判断。现实遥不可及,主观臆断广泛存在。在相互依存的世界里,主观愿望比习俗和客观规律更容易成为人们的行动准则。他们以为了自己的需求和寻求普遍“安全”为名,以牺牲其他所有人的安全为代价;为了寻求普遍“道德”,他们以牺牲他人的爱好和舒适为代价;为了所谓的“国家命运”,他们自己需要什么就索取什么。行动与经验、原因与结果之间的距离孕育出对表达自我需求的狂热,乃至每一个人都想自己所想,唯自己所需。因此这样的人无法对社会事务产生深刻影响,也就不足为奇了。”
“无需赘述,集权统治越甚,人民参与讨论并给出思考意见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样的集权统治范围越广,它能够考虑到的事实真相和具体环境的信息就越少;它与基层体验的冲突越多,距离源头越远,自我意识越强,它的强制力就越弱。通用规则常与具体需求相抵触,远方强加于人的规则常会缺少认同。由于越来越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越来越体现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们更加依赖武力而不是理性。”

第十六章 混乱的领域
讨论中央集权的优势和弊端;民主与集权的矛盾,国家间存在普遍混乱的状态,民主下的平衡和稳定难以维系,力量也难以统一,因此对公众的过于重视实际上是一种误区,公众只注意和自身的利益密切相关的事情,必须要区分公众旁观者和行动者的角色各自产生的作用。

(待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幻影公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幻影公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