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谁心中

行不得也哥哥

中国古代有个词,叫“左图右史”或“左右图史”,现在常被人们拿来形容历史研究中地图的重要性。确实,光看“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之类的文字,很难有个准确的印象;想据此画出地图,也得费劲安排。可惜的是,我国以前有图的史地书很少。《山海经》据说原是以文说图,但那些图都是怪兽,而且早早丢失了,后人补了几次,也没能留传,现有的是明清时补的。《水经注》只写“又东过某地”、“又东南过某地”,也没有图。《元和郡县图志》倒是有图,然而后来亡佚了,成了《元和郡县志》。

那么,是古人不重视地图吗?非也,有识之士是很重视的。《史记》记载,刘邦攻入关中,进到咸阳,萧何“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因此刘邦才能“具知天下阸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不过这种书,在朝廷看来,藏之大内,供皇帝和重臣阅览即可,正如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序》中所说:“佐明王扼天下之吭,制群生之命;收地保势胜之利,示形束壤制之端。”杜甫诗云“英雄割据非天意,霸王并吞在物情”,实则割据一方者也得懂地形、善于利用地形,就像诸葛亮胸中没有天下地理,是不可能做出“隆中对”的战略谋划的...

显示全文

中国古代有个词,叫“左图右史”或“左右图史”,现在常被人们拿来形容历史研究中地图的重要性。确实,光看“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之类的文字,很难有个准确的印象;想据此画出地图,也得费劲安排。可惜的是,我国以前有图的史地书很少。《山海经》据说原是以文说图,但那些图都是怪兽,而且早早丢失了,后人补了几次,也没能留传,现有的是明清时补的。《水经注》只写“又东过某地”、“又东南过某地”,也没有图。《元和郡县图志》倒是有图,然而后来亡佚了,成了《元和郡县志》。

那么,是古人不重视地图吗?非也,有识之士是很重视的。《史记》记载,刘邦攻入关中,进到咸阳,萧何“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因此刘邦才能“具知天下阸塞,户口多少,强弱之处,民所疾苦”。不过这种书,在朝廷看来,藏之大内,供皇帝和重臣阅览即可,正如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序》中所说:“佐明王扼天下之吭,制群生之命;收地保势胜之利,示形束壤制之端。”杜甫诗云“英雄割据非天意,霸王并吞在物情”,实则割据一方者也得懂地形、善于利用地形,就像诸葛亮胸中没有天下地理,是不可能做出“隆中对”的战略谋划的。顾炎武中年后游历北方,关注形胜之地,也有人说是为反清复明做准备。如果再有各种地图流传民间,被有割据之志或天下之志的人看到,岂不成了肇事之端,让他们省不少力气?“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所以地图还是没有的好。

现在方便得多了,不仅历史读物会配上地图,而且有了专门的地图集,像《中国历史地图集》、《世界历史地图集》等。上学时学历史,也都有地图,虽然只是线条勾画,但封疆国界已一目了然。然而渐渐地,还是会有疑问冒出来,例如河西走廊,为什么叫走廊?左边有山,右边不是漫漫平原吗?为什么中原势力伸出去,能到达那么远、那么大的地方?又为什么一下子就失去,不能步步退守?再如瓦罕走廊,为什么也叫走廊?为什么像一条小尾巴似的伸向中国,而没有归入塔吉克斯坦或者巴基斯坦?又如喀拉昆仑走廊,是横穿山脉还是纵贯河谷?从哪里走到哪里?是怎么归入中国的?……这些问题,从那些简略的地图中是看不出所以然的,从那些语焉不详的文字中也很难找到答案——不知是因为事件太小,不值细说;还是因为有所顾忌,不肯涉及。

有一次漫无目的地浏览,看到一篇讲麦克马洪线的文章,难得见到讲得如此清晰而又不偏激不狂躁的——虽然作者因此被骂为美分党——不由自主地看了下去,并且一路追索,找到天涯原贴——地缘看世界。那时候作者已经在写欧洲部分,我从头开始,连滚带爬追了好几个月,终于追上。虽然只是匆匆看过,仍对作者佩服得五体投地。帖子开始的时候,作者比较中国和印度的地理结构,贴上粗粗修改的地图,包括起“鄙视抢沙发的”这个名字,都有些故作高论,吸引眼球的意思;但是很快就端正起来,这中间并没有明显的过渡,就像寒武纪生物大爆发,或者商代文字那样,忽然间就很成熟了,图片也越做越精美,像西域全图,极其大,极其细,不可多得。更难得的是,作者一直平和理智,讲中外,完全没有网络时代常见的戾气;讲古今,从源到流,中间的曲折毕现,令人对“现状”何以如此豁然开朗。

地缘,包含天、地、人。孟子讲“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但是迄今为止,人还是要受天和地的制约。人类的历史,剥离了大气候、大环境的因素,有些地方是很难理解的,比如为何农牧界线长期在长城一线左右?为何朝鲜半岛始终与中国若即若离?以前的史书,环境往往只是背景,像舞台上的幕布一样,映衬着一个又一个故事。“地缘看世界”则像游戏里那样,从文明的源头开始,一点一点地探索周围的黑暗世界,山川河流,大陆海岛,平原沙漠,逐渐被文明之光照亮,大地上、海面上出现无数的道路,有宽阔的,有狭窄的,有平易的,有险难的,甚至翻过山脉,穿过沙漠,把文明与文明,国与国,人群与人群联系起来。无论中央之国部分,还是欧洲部分,都是如此解读,并且随着历史的进展,前后呼应,左右相接,最终完成整个世界的地缘分析。如此大的构设,有赖作者独到的眼光和丰富的知识,对像我这样爱好史地的读者来说,则不啻一次重新认识世界、认识历史的旅行。

作者曾在帖子中许下“十年之约”,不知不觉八年已经过去,大航海时代的巨浪已经扑到亚洲。世界悄然变化,回首才发现作者的预言或者判断,不少已经变为现实。虽然作者一再说地缘影响的是大历史的进程,但不妨碍他基于地缘,做一些时事分析,和一些历史考证,例如秦直道和乌孙古道、夏都,所持观点都新颖而有见地。“地缘看世界”在天涯盖起高楼,出版一事却好事多磨。作者不以出版为念,网友们就自发整理电子版,打印地图,聊为安慰。如今终于出版,虽然只是选取了原贴的一小部分重新编排,也是很有意义的事,很值得一读的书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谁在世界中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谁在世界中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