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于吃

半仙
我有一个梦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这源于我妈对我孜孜不倦的说教。
在她的观念里,女人的一部分,一定是属于厨房的。虽然,她的厨艺并不如何好,翻来覆去的,也就只会那几样菜。
可这不妨碍我与弟弟吃得欢快,没有旁的,只是因为她对我们的爱,以及我们对她的爱。
在我妈观念的影响下,大三的那个暑假回家,我开始学做饭。
第一道菜是鱼香鸡蛋,这是一道东北菜。顾名思义,食材必然是有鸡蛋的。
除了基本的葱姜之外,还有红萝卜与辣椒面,艳红艳红的红萝卜,艳红艳红的辣椒面,最后炒出来的鸡蛋,也变成了缤纷的艳红色。
虽然叫“鱼香鸡蛋”,但我做出来的并没有鱼的味道,事实上,这道菜我在东北吃的时候,也没有闻出鱼的味道,至于为什么菜名里非要带上“鱼”字,我至今不解。
这道菜是我在厨房的处女作,却完全出乎我意料地获取了全家人热烈的称赞。
结果就是,那个暑假,我做了整整一个暑假的饭。
以后家里每年的年夜饭,也都被我一个人承包了。
会做饭的下场就是,对食物变得挑剔。回到学校后,我再也不能忍受学校的食堂,后来干脆搬了出去,在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子,每天自己做一日三餐,读书、上课,日子过得宁静又舒适。
...
显示全文
我有一个梦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这源于我妈对我孜孜不倦的说教。
在她的观念里,女人的一部分,一定是属于厨房的。虽然,她的厨艺并不如何好,翻来覆去的,也就只会那几样菜。
可这不妨碍我与弟弟吃得欢快,没有旁的,只是因为她对我们的爱,以及我们对她的爱。
在我妈观念的影响下,大三的那个暑假回家,我开始学做饭。
第一道菜是鱼香鸡蛋,这是一道东北菜。顾名思义,食材必然是有鸡蛋的。
除了基本的葱姜之外,还有红萝卜与辣椒面,艳红艳红的红萝卜,艳红艳红的辣椒面,最后炒出来的鸡蛋,也变成了缤纷的艳红色。
虽然叫“鱼香鸡蛋”,但我做出来的并没有鱼的味道,事实上,这道菜我在东北吃的时候,也没有闻出鱼的味道,至于为什么菜名里非要带上“鱼”字,我至今不解。
这道菜是我在厨房的处女作,却完全出乎我意料地获取了全家人热烈的称赞。
结果就是,那个暑假,我做了整整一个暑假的饭。
以后家里每年的年夜饭,也都被我一个人承包了。
会做饭的下场就是,对食物变得挑剔。回到学校后,我再也不能忍受学校的食堂,后来干脆搬了出去,在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子,每天自己做一日三餐,读书、上课,日子过得宁静又舒适。
那段时光成了我大学生涯中为数不多的眷恋之一。
男友是个吃货,还不挑食,对各式美食都深深着迷。
我们认识很久之后他还不知道我会做饭。
他第一次吃到我做的菜是大盘鸡,用他的话说,那一刻他预测到以后的人生都将是无比地幸福美好,因为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免费的厨子。
他爱吃,却不怎么会做,但有一道特别拿手的汤,鲫鱼汤。
有一次胃痛,连着多日没有食欲,他请假开着车大老远去水库买了三条新鲜的鲫鱼回来,炖了一碗浓浓的鲫鱼汤。
虽感动于他的认真,但当时疼痛仍在,还是不愿意吃东西。最后迫不过他耐心的劝导,喝了一口,不觉又喝了一口,最后不知不觉就喝完了一整碗。
新鲜的鲫鱼料理干净后,放锅子里用香油煨透,放大葱段与姜片煸炒,加清水,盖锅盖,小火开炖。
这道汤,那以后他给我做了很多次,汤的做法虽简单,我却每每都被感动。
两个吃货的日常,始终离不开吃。我们吃遍了济南的大街小巷,对于特别钟爱的美食,回家都要试一试。
普通的食材,经过一番加工,变成餐桌上令人垂涎的美味食物,那种幸福的感觉,都带着莫名的烟火香气。
吃在口中的暖意,似乎悉数流到了心底。在我看来,这也许就是烹饪的魅力。
《有风吹过厨房》,我读这本书的时候,恰好是一个宁静的雨天。有风,带着丝丝细雨,安恬得令人昏昏欲睡。
清新的书名,乍一闯入我的视线,便有种心动的感觉。开卷,淡淡墨香中,食物的香气几乎从书中扑面而来。
水芹那一章,作者食家饭简单阐述了几种芹菜的区别。我是北方人,水芹在餐桌上出现的概率并不高,我对它有了全新的认识,始于去年五月份到太行山峡谷旅行时碰到的一个老伯伯。
那日从紫团山上下来,那老伯伯正在溪水边弯腰采摘什么。长相有些像我往日常吃的芹菜,却更为修长纤细。
我停下来,问他采摘的是何物。
他直起腰,扭过头乐呵呵地回答:“水芹。这东西好吃。我去饭店吃饭,就爱点这个。山里的新鲜,摘些回去。”
他的脸上撒满了笑容,精神矍铄,丝毫不像一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迟暮老人。那样一张平凡的面孔,我却觉得美好得无以复加。
正如书中刊首语所说,是食物在料理着我们的人生,人只有吃好了,才能更好地思考,更好地去爱,更好地休息。
食物,是温暖的。温暖的不仅仅只是脾胃,还有我们的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风吹过厨房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风吹过厨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