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剥夺感和无尽的爱欲

贼心不死
在所有被赋予漫长时间的生命中,无心一贫如洗。他的时间没有给他无尽的财富,而是一路剥夺他,让他的每一次拥有都在他的永恒面前变成一瞬。甚至连他的记性都不能太好,可以忘记曾经的天下第一,安然枕进另一个温暖的怀抱。记忆的保质期那么短,只有疼痛随叫随到。他的血液可以击退一切污秽,好像这样就能保护他不受伤害了。他的身体对希冀长生的凡人来说是无上的奖赏,但对他来说又是最恐怖的刑罚,足以让最恨他的仇人耗尽所有的怨气,只剩下占有欲。

       就在这种爱恨都留不了太久的身体里,他却怕冷又怕饿,更不愿意做避世隐居的农夫,时时想要被人疼爱。但他那么与众不同,无论战乱还是太平,想和人长长久久都太难了。如果他愿意一个人经营,好像可以无所不能,像岳绮罗和小丁猫一样,一根筋地操纵这个操纵那个。可他宁可家徒四壁,也要有个家。 在无心眼里,这个世界一天一变,但他一点也打算不遗世独立,学什么都可快了,虽然忘得也快。看上去他什么都不在乎,无原则无立场。在书里百年的时光中,一切执迷和争斗在他这里都变成了笑话,人世间的风往哪刮他就往哪走,可他就是不停下。只要他不死,他就得活着,只要他活着...
显示全文
在所有被赋予漫长时间的生命中,无心一贫如洗。他的时间没有给他无尽的财富,而是一路剥夺他,让他的每一次拥有都在他的永恒面前变成一瞬。甚至连他的记性都不能太好,可以忘记曾经的天下第一,安然枕进另一个温暖的怀抱。记忆的保质期那么短,只有疼痛随叫随到。他的血液可以击退一切污秽,好像这样就能保护他不受伤害了。他的身体对希冀长生的凡人来说是无上的奖赏,但对他来说又是最恐怖的刑罚,足以让最恨他的仇人耗尽所有的怨气,只剩下占有欲。

       就在这种爱恨都留不了太久的身体里,他却怕冷又怕饿,更不愿意做避世隐居的农夫,时时想要被人疼爱。但他那么与众不同,无论战乱还是太平,想和人长长久久都太难了。如果他愿意一个人经营,好像可以无所不能,像岳绮罗和小丁猫一样,一根筋地操纵这个操纵那个。可他宁可家徒四壁,也要有个家。 在无心眼里,这个世界一天一变,但他一点也打算不遗世独立,学什么都可快了,虽然忘得也快。看上去他什么都不在乎,无原则无立场。在书里百年的时光中,一切执迷和争斗在他这里都变成了笑话,人世间的风往哪刮他就往哪走,可他就是不停下。只要他不死,他就得活着,只要他活着,他就得往前走。

       无心的皮囊招人爱,他也懂得爱,他的贪心在每一次为了女人耍贱的时候袒露无遗。虽然爱的深浅不一,状态不同,但他总是想随着大势所趋认真地和人过日子。每次将要有一个家的时候,他太快乐了,乐得接受这个家带给他的责任和痛苦,也不愿意回到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孤独里。他可以给爱的人当爹、当哥、当丈夫、当儿子,只要能过下去。真到了过不下去的时候,就只有离开了。在文县给看门老头超度的时候,他说自己是个大好人,活着他陪,死了他送。他自己知道,他活着没人陪,死也死不了。从来是他做好人,他也盼着有一个大好人,愿意陪陪自己。

       他不能选择自己会在漫无目的里遇见谁。不是在轮回里捕获自己的女人,而是他的女人们捉住了他,让他迈不开腿离开,让他张不开嘴拒绝,让他移不开眼错过。他是个误入人间的天人,没滋没味的天地之间是个静谧无声的长夜,有时候一头撞到一口热腾腾的活气,就直来直去地陷落了。女人在他无始无终的轮回里来了又走了,他却每次都像初恋一样又小心翼翼又肆无忌惮,只要你要我,我就赖着不走,你不要我了,我就自己离开。

       女人对他来说就是粮食,是必需品,是他不吃会饿的饭,饿不死,但血会干,这种必需无关生死,但有关生存。饱腹感太容易消散,饥饿感却从未远离。幸福像朵小花眨眼就凋落了,孤独却永远等在路尽头,走着走着就到了。他说自己无数次的迎来送往,再好也留不住,爱对他来说,到底是苦还是乐呢?大约就像永远也吃不完的一日三餐,与其说他见一个爱一个,不如说是永远也爱不够吧。他何尝不愿意再也不必走入孤独,再也不必给人送终,永远当个赖皮耍贱呢。
     
       无心就像人心里憋着的一口气,无论伤成什么样了,都不会老也不会死,执着地在漫无边际的生命里起起落落,常常吃痛,偶尔快乐,可是不管有多痛,遇到了爱仍是奋不顾身,好像第一次见到绝世珍宝,好像从来不怕失去的那一刻有多难过。时间抚平一切,吞噬一切,刷新一切,留给我们永恒的剥夺感和无尽的爱欲,不管有没有心,都舍不得散掉那一口气。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心法师 第一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心法师 第一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