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果 时间的果 8.5分

命运是杀不死我的,因为还有文学

花熊少年

清晨,终于看完《时间的果》。看罢,打开网易音乐,恰巧推荐苏州弹评,于是点开来听。立在及至落地的窗户前,看昨夜冷雨浇过的树林愈发郁郁葱葱,有大着肚子的美丽女人站在路灯下等人,看小夫妻推着婴儿车走动,来往车辆安静驰过。透过窗户,这世界如此宁静。

这宁静,也充斥在这书里。这是一本看到书封就想买的书,清清凉凉极其适合夏天的绿,郁郁葱葱的山林充满生命力,是“千山鸟飞尽”的美,是像封面所写“做滋养自己的事,生命才能结出它最饱满的果实”。初看不明白为何内插选用这样略显粗粝的画,这会儿才明白过来,每幅画都是一个女人和树的故事,山间之四时,无处不充满“山气”,充满“树”。这,是黎戈的生命之源,亦是精神寄托。

“生而有涯,精力有限,我越来越舍不得拿去应对外界,只想内营养自己。”这是历经生活的千帆苦难与美丽才得出的果。对于黎戈来说,生活的苦难多,文学和爱给予的美丽也多,在自我挣扎与选择间二者达到某种微妙的平衡,便是释然,便是如她所说:“清除掉一些长久以来让我觉得不适和压抑的关系,心像去掉曼声杂草的植物一样,日益清明有力。”

在她的生命里,世界分为两部分,一是生活,那里有不堪的现实...

显示全文

清晨,终于看完《时间的果》。看罢,打开网易音乐,恰巧推荐苏州弹评,于是点开来听。立在及至落地的窗户前,看昨夜冷雨浇过的树林愈发郁郁葱葱,有大着肚子的美丽女人站在路灯下等人,看小夫妻推着婴儿车走动,来往车辆安静驰过。透过窗户,这世界如此宁静。

这宁静,也充斥在这书里。这是一本看到书封就想买的书,清清凉凉极其适合夏天的绿,郁郁葱葱的山林充满生命力,是“千山鸟飞尽”的美,是像封面所写“做滋养自己的事,生命才能结出它最饱满的果实”。初看不明白为何内插选用这样略显粗粝的画,这会儿才明白过来,每幅画都是一个女人和树的故事,山间之四时,无处不充满“山气”,充满“树”。这,是黎戈的生命之源,亦是精神寄托。

“生而有涯,精力有限,我越来越舍不得拿去应对外界,只想内营养自己。”这是历经生活的千帆苦难与美丽才得出的果。对于黎戈来说,生活的苦难多,文学和爱给予的美丽也多,在自我挣扎与选择间二者达到某种微妙的平衡,便是释然,便是如她所说:“清除掉一些长久以来让我觉得不适和压抑的关系,心像去掉曼声杂草的植物一样,日益清明有力。”

在她的生命里,世界分为两部分,一是生活,那里有不堪的现实,也有牵挂与爱她的人,给予她生活的安宁和文字的灵感;二是文学,在她年少颠沛流离的生活,抚平心中的不安;在她成年以后的世界里,成为她与世界,与内心交流的介质。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文学,便没有现在的黎戈,便没有作家黎戈,便没有《时间的果》的出版。这一切,都是时间与文学的发酵,是终于成熟的果。

这书,分了两辑,《叶舟》和《根岸》。“你看了看书,就像树看了自己的叶子”,这“叶”便是自己,这“舟”便是书,渡己之舟,在无比敏感的天才们的文字间窥探生命本身,寻找某种共鸣,便实现了生命的宁静,在慌乱的现实里,这实在太过珍贵。“心情不好时,我常去山里看树。”树是宁静的,这独立的个体像人,在如水光阴间,步履不前,每天都在隐秘地拔节生长。但它们又比人纯粹许多。所以,我看到的黎戈,是以树为精神寄托,似与树般成长的人。此岸,是现实世界,扎根于此,又活得纯粹。私以为,这样的纯粹,这样的树性,是一个作家不可或缺的生命组成。因为,即使传奇如张爱玲,如三毛,轰轰烈烈的爱情与生活背后,字里行间也难藏那份纯粹,喜怒哀乐贪嗔皆诉诸笔端,显形纸上。

我读沈书枝,读黎戈,或者自己私下喜欢的作者,都能读到这种宁静的气息,她们都是南京人。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晓得因为江南养人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她们的书中总是有股甘甜,是有苦难的痕迹的,但那苦难被作家吸收了,就像……出淤泥的莲。大概是了,黎戈也是这样莲一般的人。

我在这里并未提及多少书中之内文,是因为读罢内文,便有了读懂黎戈,读懂生命的超脱感,当然,对于一位不曾接触的作者,对于不曾经历多少风霜雨雪的我,这样说很是夸张,而我又再想不到如何表达这种情感。就像打了一个嗝,只能用一“爽”字表达,再多话语都是冗繁。因为,其文本身之感,须得读者细细去读才知晓。

我说“命运是杀不死我的,因为还有文学”,不是悲壮,而是生命还有很长,在无法臆测的未来,我选择像黎戈一样,爱它。而它给予的将比我给它的还要多。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的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