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家的病人

艾比路飞
这是一本游记,但是描写很少,多是三毛的所感所想。常人旅行,意在体验陌生的生活,三毛旅行,却在找熟悉的感觉,找自己的前世,找自己的家,自己的根。那个时候的三毛可能已经病情加重了,抑郁症,才会越散心,郁结越深。她在找的那个家,是无所倾诉与寄托的心情,找不到的出口。
     三毛有过三次自杀的经历。
     十三岁,因为数学成绩太差,被数学老师当众用毛笔在眼睛四周画了两个圈,全班哄笑。她患上了自闭症,直到19岁才开始缓解。
     二十六岁,情感逐渐成熟,渴望与之携手一生的人,心脏病突发离开了她。再度崩溃。
     三十九岁,重新点燃她幸福快乐希望的丈夫荷马又溺水身亡。抑郁症可能复发了,如果不是顾念高堂,她可能早早就随他去了。
     她执念于寻找家,一个她归纳为家的存在,并不是真的家,而是她抑郁症的出口,可惜却是越陷越深。
     书中,她是一个优越感特别强,适应环境的能力也特别强,可以开明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是一个可以四海为家的人,即使撒哈拉沙...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游记,但是描写很少,多是三毛的所感所想。常人旅行,意在体验陌生的生活,三毛旅行,却在找熟悉的感觉,找自己的前世,找自己的家,自己的根。那个时候的三毛可能已经病情加重了,抑郁症,才会越散心,郁结越深。她在找的那个家,是无所倾诉与寄托的心情,找不到的出口。
     三毛有过三次自杀的经历。
     十三岁,因为数学成绩太差,被数学老师当众用毛笔在眼睛四周画了两个圈,全班哄笑。她患上了自闭症,直到19岁才开始缓解。
     二十六岁,情感逐渐成熟,渴望与之携手一生的人,心脏病突发离开了她。再度崩溃。
     三十九岁,重新点燃她幸福快乐希望的丈夫荷马又溺水身亡。抑郁症可能复发了,如果不是顾念高堂,她可能早早就随他去了。
     她执念于寻找家,一个她归纳为家的存在,并不是真的家,而是她抑郁症的出口,可惜却是越陷越深。
     书中,她是一个优越感特别强,适应环境的能力也特别强,可以开明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是一个可以四海为家的人,即使撒哈拉沙漠这样的地方,也可以是她的家。完全想象不到这样的一个人其实深受抑郁症的戕害。
     本书记载的是三毛在南美诸国的体验。墨西哥,三十九岁的三毛却像十九岁的少女般天真烂漫。“为什么把我安置在这里? 我要米夏那间”,一个不满房间安排,嚷嚷开着要抢助理房间的女子。看见墨西哥的管家,马上上去握住她的手,友爱地问候。到了墨西哥,就要去找当地服装“蹦裘”穿上。像极了奥黛丽赫本公主去罗马游玩的样子。随时散发着魅力。
     她也是对自己的魅力自知的,而且是得意的。字里行间这种洋洋得意感快从纸张里爬出来了,甚至让读者都有点不舒服了。抢过了船家的长篙,划得非常开心,上船时还不忘夸自己水手结打得漂亮利落。
    秘鲁一场只有他们两个观众的音乐会,她捧场地喊着“好孩子,Bravo”。“全体舞蹈的人奔下台来拉我,音乐又吹弹起来。我笑着将米夏推给他们,女孩子们喊着:‘要你!要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得意,估计米夏本人若不是心胸够宽广,都不要看这本书了。
     书中通过贬低米夏抬高自己的地方是数不胜数,贯穿了整本书。
     她的外表留给米夏的印象是一个意志坚强的女人。可事实上她的内心已经像她的身体一样各种自然环境的变化都会引发相应的疾病。
     家与前世,成了她的痴念。抑郁症患者估计会把自己的不痛苦归结于某件事,然后念念不忘,钻起牛角尖来。三毛外形,算不得好看,有点像印第安人,所以她觉得她的前世应该是印第安人。幻想了一段“印第安药师孙女”的故事。秘鲁一个叫“欧鲁鲁”的地方,将鬼的太太叫做“China”,这又让三毛遐想连篇,或许这个地方与亚洲有着某种久远的渊源。
     书的后半部,三毛的郁症越来越严重。上海,她要寻家,《三毛流浪记》的创作者所在的地方。与张先生相处三日,又要离开。她以为是迫于外界的压力,其实是她内心的那个病魔在左右她的思想。
      “不、不、不,家的天伦之乐不会长久的,我得离开了”。她心里的声音吵得她脑瓜疼。她又去苏州寻家。她把林黛玉映射到了自己身上。林黛玉也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寄人篱下,无依无靠是林黛玉的心病。她和林黛玉是那么像。姑苏,苏州市林黛玉的故乡,她希望在那里能找到家的感觉。感觉还是不对,又开始逃离。
      那就去南京吧,那里是真的居住过的地方。病情继续加重,开始出现了幻觉,她见到了儿时的明珠姐姐。家人为她的病症甚是堪忧,而她沉迷其中,为自己的通灵感到骄傲,骄傲得懒于辩解。她觉得贾宝玉应该能理解她的,因为他能记得林妹妹,初次相见就觉得眼熟,因为他能去警幻虚境。但是幻想中的宝玉叫了她一声“三毛”。这一声让她很失望,为什么他会叫她现世、世俗的名字,他不是应该认出她是他众多姐妹中的一员?看来这也不是她的家。她又离开了。
      莫高窟里,遇到了一个叫“伟文”的人。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好像在荷马之后,走进了她的心里。与“伟文”对话,就像和内心的对话,也像一个已经准备好离世的人与死神的对话。她调好了自己葬身的地方。
      她愈加相信唯有死才是解脱,找家,就是想找个地方长眠。有人称之为看破红尘,我却觉得她是病入膏肓。
      一个以为凭自己的能力与性格可以四海为家的人,却走遍万水千山都找不到家。因为她是个病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水千山走遍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水千山走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