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ceptual Art Conceptual Art 评价人数不足

反现代与政治性——观念艺术的历史定位

Javen
2017-06-28 19:53:50

如题目概括,观念艺术从1950年代末、1960年代萌芽,到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正式走上历史舞台并开始大杀四方,它的历史定位在于对极胜期现代主义(high modernism)的反拨以及对对隐匿了的前卫艺术的继承,后者表现为其在新的历史语境下对政治的觉悟与参与。

本书分为六章,应和了我概括的两个核心点,分别为:1.approching conceptual art, 2.preconditions and perspectives, 3.avant-garde resumed, 4.art as idea, 5.politics and representation, 6.the legacy。在第四章art as idea的一开头,作者给了观念艺术这样的定义:

"Conceptual art grew in a space created by the avant-garde, and used it to mount a far-reaching critique of the assumptions of artistic modernism, in particular its exclusive focus on the aesthetic and claims for the autonomy of art," (p. 28)

对现代主义的反拨,尤其是对于媒介本质性关注的反拨,让观念艺术成为了一种头脑艺术,而不是材料表现艺术,或者是高级技艺艺术。

人们溯源“conceptual art”的概念,追到1967年美国艺术家Sol Le Witt的文章“Sen

...
显示全文

如题目概括,观念艺术从1950年代末、1960年代萌芽,到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正式走上历史舞台并开始大杀四方,它的历史定位在于对极胜期现代主义(high modernism)的反拨以及对对隐匿了的前卫艺术的继承,后者表现为其在新的历史语境下对政治的觉悟与参与。

本书分为六章,应和了我概括的两个核心点,分别为:1.approching conceptual art, 2.preconditions and perspectives, 3.avant-garde resumed, 4.art as idea, 5.politics and representation, 6.the legacy。在第四章art as idea的一开头,作者给了观念艺术这样的定义:

"Conceptual art grew in a space created by the avant-garde, and used it to mount a far-reaching critique of the assumptions of artistic modernism, in particular its exclusive focus on the aesthetic and claims for the autonomy of art," (p. 28)

对现代主义的反拨,尤其是对于媒介本质性关注的反拨,让观念艺术成为了一种头脑艺术,而不是材料表现艺术,或者是高级技艺艺术。

人们溯源“conceptual art”的概念,追到1967年美国艺术家Sol Le Witt的文章“Sentences on Conceptual Art”,发表在artforum上(这篇文章之前下载过)。这是这一概念的具体提出并有厘定。当然了,单是“conceptual art”一词本身的提出在60年代有更早的先例,即纽约的Fluxus grou中的Henry Flynt在1963年提出的,但是Paul Wood援引Lippard考证说,这个在意思上跟后来的观念艺术不那么搭嘎。后世观之,Lucy Lippard1973年出版的《Six Years: The dematerialization of the art object from 1966 to 1972》一书,成为了极具时代洞察力的观念艺术奠基之作(这本书的书评马上就写,参看下一篇),尽管不少人认为这本书中囊括的第一手历史材料是confusing and arbitrary的——实际上,Lippard本人也承认她在材料选取上的随意性,但是这无碍于本书的地位。

对现代主义的反拨毋须多言,Clement Greenberg一己之力以理论推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加上早期现代主义Clive Bell的significant form和Roger Fry的expressive form,媒介形式自然占了艺术上的上风。战后50年代抽象表现主义风生水起,这样的语境下,艺术自然又侧向了内容、思想,而非表现力与媒材。这是观念艺术的直接语境。

至于政治事件对艺术的影响,我不敢确言——作者倒是提及二战法西斯失败,战后的核时代,冷战,以及后来60年代的越南战争,但是他似乎也含糊其辞,毕竟很难概括地说,新艺术的兴起是整一的,而其整一性又恰恰和时代政治相关。实际上,某一个艺术思潮或运动中,也有盘根错节的具体思考与实践,这使得将艺术和时代政治紧密相连变得并不可靠。从大的角度看,也许可以说,现代主义包括唯美主义是对残酷时代(一战、二战)的抽离,而观念艺术则是战后重新燃起的政治热情——但这样的话,太大而化之,我写下这两句话时,就已经战战兢兢,觉得不靠谱了。

回到本书,回到观念艺术的即时语境,作者指出:“Concurrently with the efflorescence of modernism in the 1950s, there also came a regeneration of the avant-garde in an array of non-medium-specific art activities”. (p. 17)这就将观念艺术,和20世纪初的前卫联系在一起,于是,不少艺术家(Jasper Johns, Robery Rauschenberg and John Cage in America, Richard Hamilton in England)就重返杜尚,put Duchanp back on the map.不过,作者强调观念艺术的创新而不是直接的继承:It was, overall, less a matter of the original avant-gardes inspiring a new generation, than that generation making its own critical moves in the face of a triumphat modernism (and a thriumphant consumer capitalism), and in the process discovering its antecednets and bringing them into the light. (p. 17)

早期的实践,有50年代末的劳申伯格;作者还将视野投向欧洲、日本(即超越了观念艺术大本营美国),谈了50年代法国的Yves Klein,他1958年在Iris Clery gallery in Paris举办了展览Le Vide (The Void),还包括50年代中后期的日本Gutai Group,同时期意大利还有Manzoni的实践,而Manzoni则是后来60年代末成熟观念艺术意大利Arte Povera的先驱。实际上,Fluxus对观念艺术的贡献是巨大的,关于这一分散的团体,我读得并不仔细,日后需要再补充。

观念艺术的影响必然是巨大的,当代艺术场合甚至全部塞满了观念艺术,作者援引Damien Hirst在2000年的话说, “I don't think the hand of the artist is important on any level because you are trying to communicate an idea”. (p. 74)作者也进一步指出:“The ‘idea’ rather than the hand-crafted object has become the common curr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但是不禁可悲地发现,1960年代至今,或者说到2000年吧,观念艺术发展几十年了,为何仍然不为极大多数人所理解?除了圈内人,又有几个人在乎,几个人看得懂?实际上,这样的问题在Lippard1973年的书中就提出了!尽管至今仍然没有答案……我们下面就看Lippard的书《Six Years》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Conceptual Art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