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之爱 痴人之爱 7.2分

人是怎样丧失主动权的

凡悦颜
人是怎样丧失主动权的——读《痴人之爱》
文/凡悦颜

自信是靠实力自己给自己的,妄想用他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借此来刷存在感,或许初衷就错了。

谷崎润一郎,擅长细致地描写,他在作品中,将生活场景、人物的动作、心理变化以类似白描的手法记录下来,并不过多评判,却总能收到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奇效。他表面描写xing和爱,那种近乎疯狂、病态的爱,由此折射现实生活里的人们,《疯癫老人日记》如此,《痴人之爱》也是如此。
《痴人之爱》同《疯癫老人日记》一样,都是以第一人称为叙述视角,真实、画面感很强,增加说服力的同时,也更容易让读者进入情境,八卦的同时感受视觉与思维的冲击。

主人公河合让治,某电器公司的工程师,工资待遇看起来还不错,兢兢业业的工作也换来了周围人的认可,可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平庸单调,所以在遇见“阿直”时便想来点不一样。尤其是想象自己帮助这个身份低微的咖啡馆女招待成为一个优秀的姑娘,自己的优越感就更强了。

所有的爱都是有共性的,过犹不及,掌握不好度,就有可能变成双刃剑。试想除了男女之爱,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由于对对方倾注了太多的爱,太想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
显示全文
人是怎样丧失主动权的——读《痴人之爱》
文/凡悦颜

自信是靠实力自己给自己的,妄想用他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借此来刷存在感,或许初衷就错了。

谷崎润一郎,擅长细致地描写,他在作品中,将生活场景、人物的动作、心理变化以类似白描的手法记录下来,并不过多评判,却总能收到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奇效。他表面描写xing和爱,那种近乎疯狂、病态的爱,由此折射现实生活里的人们,《疯癫老人日记》如此,《痴人之爱》也是如此。
《痴人之爱》同《疯癫老人日记》一样,都是以第一人称为叙述视角,真实、画面感很强,增加说服力的同时,也更容易让读者进入情境,八卦的同时感受视觉与思维的冲击。

主人公河合让治,某电器公司的工程师,工资待遇看起来还不错,兢兢业业的工作也换来了周围人的认可,可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平庸单调,所以在遇见“阿直”时便想来点不一样。尤其是想象自己帮助这个身份低微的咖啡馆女招待成为一个优秀的姑娘,自己的优越感就更强了。

所有的爱都是有共性的,过犹不及,掌握不好度,就有可能变成双刃剑。试想除了男女之爱,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由于对对方倾注了太多的爱,太想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为人处事,以至于甘愿将自己变为奴隶,将爱变成了勒索,最后一方逆反,一方崩溃,两败俱伤。

让治本身是自卑的,他形容自己是矮个子男人,皮肤黝黑像个土著人,牙齿排列也不整齐,以前也向往过西方美女,但由于自惭形秽,总觉得那是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正因如此,他在遇到相貌很像西方人的“阿直”之后,心底的某种欲望被激发了,甚至为她衍生了个像西方人的名字“娜噢宓”。

让治“收养”了“娜噢宓”,像一个认清自己现状的父母重新寄希望于自己的孩子身上一样,让她学英语,学音乐,并想象着所有付出结出硕果时激动的心情。让治说他们之间最初称得上单纯的爱恋,就连帮她洗澡,观察她的身体,拍照乃至记录其身体成长日记都没什么非分之想,但是堕落的种子已经开始生根发芽。

让治最初是拥有绝对主权的,他非常享受主动的快感,就连知道娜噢宓骗他,也心甘情愿的享受,“与其戳穿她的小把戏,不如让她洋洋自得”,让治觉得装作被骗,很过瘾。
让治贪恋娜噢宓的美色,一次次将主动权拱手让人,对方的自信增强的同时,自身的气势越来越弱,以至于事情渐渐失去了控制。

尽管意识到娜噢宓偏离了自己的方向,甚至已经开始了不道德的行径。但让治仍舍不得放手。克服不了自身的弱点,软肋变成了对方逼自己妥协的利刃,以至于只要一想象便恐惧异常。最终只能丢盔弃甲,失掉自己的同时,也成了真正的俘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痴人之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痴人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