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周生的女性主义思想放到现在的中国依然很先进

kim biy

《关于性别的追问》这本书发行于2004年,现在是2017年,我刚读完这本书。令我讶异的是,在阅读过程中,我并未觉得这本书与我们的现状有任何的距离感。13年前的状态,在13年后也并未得到多大的改观,但多了许多拥护女性主义的人,或许这也是改变。

有人说这本书对于女性主义的体现太片面,他们认为“只批判了男权社会现象而没有告诉女性应该怎样做”,而我却认为是读者的理解太片面了。

文中每一次批判的同时,都在告诉男性和女性作为平权推动者应该如何做。比如“能够自由呼吸的人,不用切开气管,能够自由地爱与被爱的人,不用求助于手术改变性别。” “只有承认先天性别差异基础上的男女平等,才是真正的性别平等。” “阻碍‘女人’成为‘人’的最大障碍不在于异性的压迫,而在于同性的麻木”等等此类的话都是在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做。

13年过去,依然有“女孩被猥亵报警反被责怪穿的少”、“女生在地铁当场指出某教授猥亵行为,教授恼羞成怒殴打女生”、“女权主义者被骂女权婊”、“同性交友软件被强制下架”这样的现象。可怕而可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关于性别的追问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于性别的追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