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雷德大宅 斯雷德大宅 评分人数不足

匆匆浏览后的一些...发现?

USS Voyager
去年的这个时候读过原著, 也曾在无聊时胡乱翻过一两个章节。今天无意间见到它躺在书架上甚为惊喜,遂拿起来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了一下。大体上翻译得还是挺好的,曾经的一些疑虑也在看到此译本后终告消失。不过有几处地方感觉是一些小小的无伤大雅的错误(当然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才疏学浅的误解),遂打算写出来望各位指导:
    1、原著第七页,内森见到一只死猫后执着地希望母亲把猫给埋了,原文中内森说道:
        “Shouldn't it have a funeral? Like Gran did?”(“它不应该有一场葬礼吗?像奶奶那样?”)
       而译本中则把Gran“奶奶”音译成了“格兰”,“像格兰那样?”尽管不影响理解,但个人认为意思上有偏差吧。而且说真的为什么没有看出“Gran”是“奶奶”的意思而不是一个人名…
     2、原著第15页约拿对内森解释“School and I never saw eye to eye”(“我和学校从来没对眼过。”),后面又补充到“The law and I never got on, either.”译本在此处不知是不是错印(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理解错了...)翻成...
显示全文
去年的这个时候读过原著, 也曾在无聊时胡乱翻过一两个章节。今天无意间见到它躺在书架上甚为惊喜,遂拿起来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了一下。大体上翻译得还是挺好的,曾经的一些疑虑也在看到此译本后终告消失。不过有几处地方感觉是一些小小的无伤大雅的错误(当然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才疏学浅的误解),遂打算写出来望各位指导:
    1、原著第七页,内森见到一只死猫后执着地希望母亲把猫给埋了,原文中内森说道:
        “Shouldn't it have a funeral? Like Gran did?”(“它不应该有一场葬礼吗?像奶奶那样?”)
       而译本中则把Gran“奶奶”音译成了“格兰”,“像格兰那样?”尽管不影响理解,但个人认为意思上有偏差吧。而且说真的为什么没有看出“Gran”是“奶奶”的意思而不是一个人名…
     2、原著第15页约拿对内森解释“School and I never saw eye to eye”(“我和学校从来没对眼过。”),后面又补充到“The law and I never got on, either.”译本在此处不知是不是错印(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理解错了...)翻成“法律和我也没对付过。”在前一句已翻成“对眼”的情况下在后一句变成“对付”...当然这也不影响理解。
     3、第一次在34页出现的“Open Day”在译文中第一次被翻成“接待日”,而在最后一章中又变成了“开放日”,同一个词不同的翻译不知是不是因为双译者的缘故。
     4、第二章开头段最后一句“Blink of a bloody eye.”在译文中是“血红的眼睛一眨。”考虑到“bloody”一词是英国人的常用咒骂词,这里的意思会不会应该是“该死的眨眼之间?”而非“血红”?纯属个人见解。
     5、原著第17页约拿说道,“Must be tough. Your father being so far away.”在这里译文的翻译显得就有些牵强了,“你爸爸一定很厉害吧,能站那么远打中目标。”但个人认为这里约拿并非仍在继续谈论上文内森爸爸的射击技术,而是在对内森说话,意思应为“一定很难受吧,你爸爸离你那么远。”否则就和紧接着的下一句“I shrug. Mum told me to keep shtum about the divorce(我耸了耸肩。妈妈要我对离婚的事情守口如瓶).”意思上无法衔接了。不知这样理解是否妥当。
     6、原著第45页交通稽查员和戈登埃德蒙兹道别时说“See you around, Officer.”被译作“您自己转转吧,警官。”但我个人认为“See you around”在这里应该就是简单的“再见”的意思吧...
     7、原著第56页戈登•埃德蒙兹在抱怨时的一句话“How half-assed does that sound?”译文(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是“这明显是要摞挑子的节奏啊!”尽管意思上是可理解没错的,但考虑到故事的背景是1988年的英国,并且作者也很明显在试图营造年代感(多处七八十年代的真实历史事件、新闻报道,以及各种过去时代的牌子),而将现代流行用语摆至此处难免会有些突兀并且不符合主人公的时代身份。整篇小说中译文也有其它几处地方做了类似的翻译处理,不知是否合理?
     8、不知是不是省略起见…原著第74页戈登•埃德蒙兹在疑惑中问自己“How?How?”并且第二个How斜体,而译文中只翻译了一个。全文中似乎也有另几处地方省略了一些细节。
     9、原著第171页芙蕾雅•蒂姆斯听到弗莱德•平克的荒谬理论时的心理活动:“The wackometer is stuck on II.”译文直接译为“疯癫指针已经卡在了11点。”而实际上“stuck on II”在英语俚语中有“某事已经走到尽头”的意思,所以这里或许应译为“疯癫指针已然爆表/卡死。”按译文此句将没有任何意义。(注:关于这个“Stuck on II”的含义其实并非查来的,而是有一次在Youtube上看一档讽刺电影的节目时听到的一句用了这个“on II”的话才理解这个俚语的意思。关于其来源真的不知道…)
     10、原著结尾第232页“Dusk pulls, but damn the Dusk.”在这里Dusk指的便是大卫米切尔小说中某种能摄取魂魄的设定,在《骨钟》里被译作“幽冥”,而在这里译文译成了“暮色拉扯着我,但去他的暮色”,很明显没有看出是“幽冥”。而奇怪的是,就在前几页另一处出现Dusk时译者却又能正确地翻译为“幽冥”…这种前后不一致的现象是因为双译者吗…
     11、小说中通篇将格雷尔姐弟创造的“Orison”翻译为“祝祷”,这个词语本身确实有“祈祷”和“祝福”的含义,但实际上这个词早在《云图》中便已出现过,其章节标题《星美-451的记录仪》中“记录仪”一词便是“Orison”,而在《Slade House》中“Orison”也的确有类似投射、投影的作用,译为“祝祷”是否会让读者有一些…疑惑呢?
     12、原著最后一页诺拉•格雷尔见到那个怀孕的女人时想到“Her appearance is caused by the Script.”这里大写的Script也是贯穿《骨钟》全文的一个能看透世界进程的设定,在《骨钟》里被翻为“圣典”(如果没记错的话…感觉自己能够记错很多东西),而在这里译者仅仅将其翻译为“她的出现是命定的。”失去了和《骨钟》的细微联系。或许翻译成“她在此处出现是圣典的安排。”会不会好一些?
    13、很高兴Horologist在译文中终于没有像在《骨钟》里那样被译为毫不搭界的“骨钟师”,而是译为了“造钟人”(还是“造钟者”来着?)但可惜的是Horologist在这本小说中唯一的一次出场时“钟”字却被错印成了“终”字,有些遗憾…全篇小说似乎也有别的几处地方有印刷错误,比如我记得某处“者”被印成了“着”…
    以上这13处是回家后根据回忆写下的,或许有所纰漏。以后有可能会补上。小说整体翻译还是算流畅的,但依旧有一些不是特别满意的地方,比如好几处的印刷错误。而且,大卫•米切尔在《骨钟》和《Slade House》中有许多自造的名词,例如psychovoltage, psychoesteria, Engifted, Act of Suasion等等,但在两本小说中这些名词的翻译都不尽相同,《骨钟》里的“灵力瓦数”变成了“精神电压”,“诱导术”变成了“劝导术”,“抹除术”变成了“修改术”,Psychoesteria忘了在《骨钟》里是什么但总之不是《Slade House》里的“精神救世学”……类似的不一致数不胜数,而这样很有可能使没有读过原著的读者无法察觉到两本小说间的细微联系,继而少了一份对作者世界观构建的理解,实在是有些可惜的事情。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1)

查看更多回应(11)

推荐斯雷德大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