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起源 物种起源 9.0分

【第四十八頁書】達爾文《物種起源》

namik_ercan

相信不少人提到進化論,便會言必稱“物競天擇”地侃侃而談,但是說到認真地通讀這本透徹闡述其理論的《物種起源》的讀者,恐怕少之又少,我想肯定不如能把蔡健雅那首《進化論》的歌詞記下來的人那麼多。

達爾文原著,苗德歲譯《物種起源》(2013)譯林出版社

我亦不敢妄自尊大,事實上,看到“譯者序”中劈頭的一句“名著如同名人,對其評頭品足者多,而對其親閱親知者少”時,我也非常慚愧。從中學生物課入門便已接觸進化論以來,不知道多少次把“適者生存”掛在嘴邊,但除了這隻言片語,我對於這一劃時代的理論便再無見解。

除了走馬觀花者,還有不少借題發揮者。不同時代的學者甚至政客,屢...

显示全文

相信不少人提到進化論,便會言必稱“物競天擇”地侃侃而談,但是說到認真地通讀這本透徹闡述其理論的《物種起源》的讀者,恐怕少之又少,我想肯定不如能把蔡健雅那首《進化論》的歌詞記下來的人那麼多。

達爾文原著,苗德歲譯《物種起源》(2013)譯林出版社

我亦不敢妄自尊大,事實上,看到“譯者序”中劈頭的一句“名著如同名人,對其評頭品足者多,而對其親閱親知者少”時,我也非常慚愧。從中學生物課入門便已接觸進化論以來,不知道多少次把“適者生存”掛在嘴邊,但除了這隻言片語,我對於這一劃時代的理論便再無見解。

除了走馬觀花者,還有不少借題發揮者。不同時代的學者甚至政客,屢屢把自己的主張無意或是故意地塞到達爾文的嘴裡,包括風靡一時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與“優生學”,還有像恩格斯這樣一邊把進化論稱為19世紀自然科學的三大發現之一,一邊張冠李戴地把進化論和“歷史發展的自然規律”聯繫在一起的。

據譯者苗德歲所說,即便在舊金山的加州科學院總部新大樓的石板地面上,也鐫刻著偽託達爾文的“名言”:“不是最強大的物種得以生存,也不是最智慧的物種得以生存,而是最適應於變化的物種得以生存。”尤其在這個信息大爆炸的年代,能潛心於學術的人寥若晨星,大多數人只是信手拈來書中的一兩個章節,便斷章取義,來佐證自己的觀點。這就像中學的時候我們寫議論文,腦袋裡實在背不下那麼多名人名言作為論據,就找一些球星的名字,安上與之相符的國籍,再讓他說一句配合本文論點的“名言”,一時間,“土耳其詩人哈坎·蘇克”、“希臘作家安格洛斯·查理斯特亞斯”、“拉脫維亞政治家韋爾帕科夫斯基斯”紛紛出現在我筆下。

加州科學院

回到《物種起源》一書,達爾文自己也深知在當時的環境局限下,無法形成完整的理論系統,其結論的來源大部分來源於觀察,但是缺少實質的化石作為支持,這一點,在“論地質記錄的不完整性”這一章有較多論述。

儘管達爾文的進化論十分粗糙,但經過一代又一代人的完善,如今的現代進化論已經相對完善,並且演繹出不同流派。它的影響已經遠遠超出生物學,輻射到社會學、地質學、行為科學等等——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這麼多不懷好意的人借達爾文之口夾帶私貨,替他們站台。

經典的作品,就如《哈姆雷特》,就如《紅樓夢》,總歸是每個人讀起來都會讀出不一樣的感覺,《物種起源》大抵也是如此。當年赫胥黎被稱為“達爾文的鬥牛犬”,為達爾文的理論搖旗吶喊,其演講與論文集《Evolution and Ethics》被嚴復翻譯為《天演論》,引入中國。嚴復在翻譯的過程中,又加入了不少自己的見解,還糅合了其他學者的主張,使得華文世界與進化論的初次相見便已面目全非。 *原文發表在公共號“失物之書”(thebookoflostthings),轉載請註明出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物种起源的更多书评

推荐物种起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