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惯常的做事方法vs真正有效的做事方法

一个仙女

通常的学习方法

第一步

批评或判断过去的行为

例子: 今天我又击出了我那的死烂的正手… 见鬼,为什么我总是错过那些容易的基本…。 上次课教练教我的那些什么都没有做出来。你们现在能很好的对拉了,而你现在比打的还不如你的祖母…。

第二步

告诉你去做改变,用重复的命令词汇来指示自己

例子: 降低拍子,降低拍子,降低拍子。 在身前击球,身前,身前。不,见鬼,再往前! 不要甩手腕,要保持手腕牢固…你个笨蛋,再来一次…抛好球,这次高一点,然后去够它,,记住甩动你的手腕,在发球过程中不要改变握拍法。把这个球发向场地内角。 (下次我要更努力的尝试!)

第三步

努力尝试,使自己能够正确做到

在这步,本我1,也就是自我的头脑,告诉本我2怎样做,设法来控制动作。这时候身体和脸部的肌肉会被多余的使用。 这种紧张就阻止了击球的极大流畅性和运动的精确性。本我2没有获得信任。

第四步

对结果保持分别心,导致过程的重复

当一个人努力去执行'正确的行动'时,不因挫败而失落、或者因成功而兴奋都是相当不易的。而这两种情感都会分散你的专...



显示全文

通常的学习方法

第一步

批评或判断过去的行为

例子: 今天我又击出了我那的死烂的正手… 见鬼,为什么我总是错过那些容易的基本…。 上次课教练教我的那些什么都没有做出来。你们现在能很好的对拉了,而你现在比打的还不如你的祖母…。

第二步

告诉你去做改变,用重复的命令词汇来指示自己

例子: 降低拍子,降低拍子,降低拍子。 在身前击球,身前,身前。不,见鬼,再往前! 不要甩手腕,要保持手腕牢固…你个笨蛋,再来一次…抛好球,这次高一点,然后去够它,,记住甩动你的手腕,在发球过程中不要改变握拍法。把这个球发向场地内角。 (下次我要更努力的尝试!)

第三步

努力尝试,使自己能够正确做到

在这步,本我1,也就是自我的头脑,告诉本我2怎样做,设法来控制动作。这时候身体和脸部的肌肉会被多余的使用。 这种紧张就阻止了击球的极大流畅性和运动的精确性。本我2没有获得信任。

第四步

对结果保持分别心,导致过程的重复

当一个人努力去执行'正确的行动'时,不因挫败而失落、或者因成功而兴奋都是相当不易的。而这两种情感都会分散你的专注,并阻止充分体验发生的那些。 对努力结果的消极评判会导致下一次尝试更困难;而正面评估易于迫使自己入在下一次击球沿用同样的模式。正面和消极的两种想法都抑制了自然。


内心游戏的学习方法

第一步

观察现存的行为,不做判断

例子:我的最后三个反手落地有些长了,大约有二英尺吧。我的球拍(出拍)有点犹豫,随挥没有一直进行到底。 也许我应该观察我的后摆高度…是,是这样,它大约在我的腰部之上… 在那里,那击球更有节奏,但是它停住了。 (以有兴趣,有分隔的口气如上提出。)

第二步

用想像和感觉进行规划(将结果视觉化)

不要使用命令。邀请本我2用执行期望方式来达到预期的结果。把感觉行动和预期的击球的所有元素利用视觉图象显示给本我2。如果你希望球去发球区外角,你只要想象球朝向目标的必要道路,然后就象将解决问题一样将它输入计算机。不用设法改正错误。

第三步

让它自然发生!相信我2

邀请你的身体来做一个指定的动作,给它自由来做。身体是被信任的,不需要头脑有意识的控制。 发球更象是发球本身。 努力本我2自发的,不是来自本我1的企图。让它自然发生不意味去妥协;它意味本我2只使用工作必需的肌肉。没有什么是强迫的,你的连贯就象江河一样确定和强大。

第四步

不做评判,冷静的观察结果,致连续观察过程,直到行为自动化

虽然选手知道他的目标,但是他没有情感地介入它,因此能冷静地观看结果并体验过程。通过这么做,专注是达到的最好方式,学习以最高的速率进行;只有结果不符合指定的图象时,才需要重新规划。否则,只需要对变动的行为进行连续的观察。观看它变动;不是做改变。过程是难以置信的简单。重要的事是体验它。不要让它太理智化。看它感觉象什么,要求自己做什么,让它自然发生,无需刻意的尝试。 对于多数人它是种惊奇的体验,并且结果他自己会说话。这个学习方法可以在场内外用很多活动来实践。你越多让自己免于在网球场的执行控制,你越能获得在人体内的美好机制的信心。你越信任它,它就越可胜任。


但是在这里我应该提及一个陷阱。我注意到通过让它自然发生的方法可以在网球上取得的改善让学生很兴奋以后,他们又经常恢复到次日照常艰苦努力。

让人惊奇的是,虽然他们打的差多了,他们似乎并不介意。

起初这困惑了我。如果结果的低效是那么显而易见,为什么人会回到让本我1来控制展示?

我意识用两种方式的击球的满意度是完全不同的。当你努力尝试恰当地击球,并且干得漂亮时,你获得一种特别的自我满足。你认为你是在控制,你是那局面的掌控者。但是,当你只是让发球自然进行,它似乎不属于你的荣誉。它感觉好象不是你在击球。 你趋向对你身体的能力感觉良好、和甚而可能对结果觉得惊奇,但是个人成就的荣誉感会被另一种满足替换。

如果一个人是位于场地下,主要是为了满足欲望和自我疑虑,它很可能是——尽管较少的结果——他会选择让本我1发挥主要作用。

当选手体验什么是意味着'放弃' 本我1并且允许本我2打比赛,他的击球不但倾向于获取准确性和力量,而且即使在迅速运动期间,他会也会有放松令人喜欢的感觉。在重复这种表演质量的尝试中,选手经常允许自已变回本我1并且评论,例如, '现在我有秘诀对付这场比赛;所有我必须做的只是使自己放松'。 当然,但是我设法使自己放松的瞬间,真实的放松消失了,并且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称做'设法的放松'。

放松只有在允许的时候发生,而绝不会源于'尝试'或'做'。 不应该期望本我1同时放弃它的控制;只有当一个在轻松专注的艺术进程中,它才开始找到正确的角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