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 雪国 7.9分

外面的雨声骤然大了起来

秋裤套秋裤

五月和六月,一直在颠来倒去地重读川端康成的《雪国》,迷恋于那种轻盈的美与哀愁的气氛,但最为直观的总是川端将自然之光引入文本,或者说将人物融入到背景环境之中,使人物与自然相互衬托,传达出微妙的心境和美学质感。连三岛由纪夫也盛赞:“川端的这种文体完成于《雪国》之后,在那之后的文章越写越不像小说,却是一部好过一部,真是不可思议的现象。”

三岛继而在评论集《文章读本》中指出日本作家在描写风景上的特点:就像东洋画中总有一个细小的人物点缀风景一样,在东方人的世界里人与自然之间是交融共处的,并不像西方人定胜天、人与自然相对立的思维,所以西方小说里可见拟人手法的自然描写,却不多见人被自然所包裹的描写。“相较于人类生活在时间上的持续、变化或破绽等动态元素,大自然静态的象征元素给予日本作家更强烈的吸引力”,从而塑造了日本小说独特的韵味。

如此一来,倒很容易让人想到同是日本人的建筑家安腾忠雄,他总是大胆将自然引入建筑之中,大抵日本人对于自然都有难以割舍的羁绊。其早期的“住吉长屋”便是此种观念下的代表作,住宅建于大阪市住吉区的东邸,建筑为两层结构,建筑中心为露天中庭,底层的一侧为起居室,隔着中...

显示全文

五月和六月,一直在颠来倒去地重读川端康成的《雪国》,迷恋于那种轻盈的美与哀愁的气氛,但最为直观的总是川端将自然之光引入文本,或者说将人物融入到背景环境之中,使人物与自然相互衬托,传达出微妙的心境和美学质感。连三岛由纪夫也盛赞:“川端的这种文体完成于《雪国》之后,在那之后的文章越写越不像小说,却是一部好过一部,真是不可思议的现象。”

三岛继而在评论集《文章读本》中指出日本作家在描写风景上的特点:就像东洋画中总有一个细小的人物点缀风景一样,在东方人的世界里人与自然之间是交融共处的,并不像西方人定胜天、人与自然相对立的思维,所以西方小说里可见拟人手法的自然描写,却不多见人被自然所包裹的描写。“相较于人类生活在时间上的持续、变化或破绽等动态元素,大自然静态的象征元素给予日本作家更强烈的吸引力”,从而塑造了日本小说独特的韵味。

如此一来,倒很容易让人想到同是日本人的建筑家安腾忠雄,他总是大胆将自然引入建筑之中,大抵日本人对于自然都有难以割舍的羁绊。其早期的“住吉长屋”便是此种观念下的代表作,住宅建于大阪市住吉区的东邸,建筑为两层结构,建筑中心为露天中庭,底层的一侧为起居室,隔着中庭的另一侧为厨房和卫生间,而二楼则是两间卧室;那么一来,若是下雨天或者下雪天就不得不打着雨伞通过中庭,颇为麻烦,但也甚为诗意,安腾称之为住宅空间中体会自然严峻与温柔的变化,“让生活融合在自然中才是住宅的本质”。

那么川端又是如何让骤雨落入文本的。在《雪国》中一个场景片段如下:

“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然后不停地用掌心抚揉着脸儿。

外面的雨声骤然大了起来。

他稍松开手,女子就瘫软下来。他搂着她的脖子,她的发髻差点儿被他的脸颊压散了。他顺势将手探入她的怀里。”

将注视的焦点对准人物时,不经意或者走神似地注意人物之外的动静,轻描淡写一两句话就适可而止,自然的雨声便奏响在人物身旁。诸如此类的还有“在她的脖颈上淡淡地映上一抹杉林的暗绿,岛村抬头望着杉树的枝梢”……

还有就是增加人物与自然之间的互动,点出两者之间的关系,诸如“山中的冷空气把眼前这个女子脸上的红晕侵染得更加艳丽了”,又如“女子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岛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由于刚看过初夏群山的缘故”……

又或者,在描写处理上一会写景一会写人、然后又写景,笔端轻盈地跳跃,将人物包裹在自然景色之中:“但是,她那玲珑而悬直的鼻梁轮廓模糊,小巧的芳唇也失去了色泽。岛村无法相信呈弧状横跨太空的明亮光带竟会如此昏暗。大概是星光比朦胧的月夜更加暗淡的缘故吧。可是,银河比任何满月的夜空都要澄澈明亮。地面没有什么投影。奇怪的是,驹子的脸活像一副旧面具,淡淡地浮现出来,散发出一股女人的芳香。”

又或者,让人物直接开口点出那自然之物,例如仰望着太空的驹子说了一句“银河多美啊”,又如在下面这个对话场景中,让人物忽然谈起星星岔开话题,顾左右而言他,星星啊星星:

“说了什么啦?”

“什么也没说。”

“你了解我的心情吗?”驹子忽地又把刚刚关上的纸拉窗打开,一屁股坐在窗沿上。

岛村半晌才说:“星星的光,同东京完全不一样,好像浮在太空上了。”

“有月亮就不会是那个样子。今年的雪特别大。”

难怪三岛要说:阅读这些作品的时候,让人感觉不是在读小说,倒像在读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