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中人的孤独

ztl
David Riesman关于人群整体呈现的一种倾向提出三种:传统导向、内在导向和他人导向,并对应于“高增长潜力时期”社会,“人口过渡增长期”社会和“初期人口减少期”社会。这个分类是不正确的。简单地说,他把社会分为三类,其一是匮乏型社会,整个社会是一个抱团的集体型社会;在这个社会中,集体构成一个有机体,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和角色, 几乎不存在社会流动,集体规定了个体的行为,典型的就如印度的种姓、马林诺夫斯基提及的一些拉美尼西亚人和莫斯提及的北美印第安人的土著社会,或者任何其他贫穷的团体和阶级。在这个群体之中,集体和个体相互融合,个人几乎不存在身份、行为的自由度,因此通常下一代是继承上一代的社会地位和身份,个人和集体按照上一代的社会和生活方式行动。这就是作者所谓的传统导向的意义。但是,我认为在这样的社会中,个人最依赖于他人和集体,个人生存利害和他人最为相关,所以如作者所说带有面子性质的“羞耻感”最显著,因此“他人导向”的程度最高,即要从众、在意他人的眼光和舆论。第二种社会即使处在快速发展致富的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人们自身还是从匮乏阶段走过来,但是眼前面临了许多发达的机会。这样,下一代的人其...
显示全文
David Riesman关于人群整体呈现的一种倾向提出三种:传统导向、内在导向和他人导向,并对应于“高增长潜力时期”社会,“人口过渡增长期”社会和“初期人口减少期”社会。这个分类是不正确的。简单地说,他把社会分为三类,其一是匮乏型社会,整个社会是一个抱团的集体型社会;在这个社会中,集体构成一个有机体,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和角色, 几乎不存在社会流动,集体规定了个体的行为,典型的就如印度的种姓、马林诺夫斯基提及的一些拉美尼西亚人和莫斯提及的北美印第安人的土著社会,或者任何其他贫穷的团体和阶级。在这个群体之中,集体和个体相互融合,个人几乎不存在身份、行为的自由度,因此通常下一代是继承上一代的社会地位和身份,个人和集体按照上一代的社会和生活方式行动。这就是作者所谓的传统导向的意义。但是,我认为在这样的社会中,个人最依赖于他人和集体,个人生存利害和他人最为相关,所以如作者所说带有面子性质的“羞耻感”最显著,因此“他人导向”的程度最高,即要从众、在意他人的眼光和舆论。第二种社会即使处在快速发展致富的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人们自身还是从匮乏阶段走过来,但是眼前面临了许多发达的机会。这样,下一代的人其实受到的是一种严格守旧的传统影响,在贫穷家庭中,父母的影响就成为个体的绊脚石,非得个体有极好的运气或某些天生的气质才能冲破旧意识的影响;在有良好条件家庭中成长的人,虽然依然受到旧时代的影响,但是由于存在一种新的机会,则可能超越旧时代和父母家庭,取得一种新的成就。所以仅仅是个人的“负罪感”在起作用。因此,所谓这些人的“内在导向”,就是指这些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是否带有一种进进取精神,无论是天生还是受环境影响,带有一种进取心的人,在这种充满机会的环境中,自然就是一直在奋斗进取。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之所以出现这种时代的进取精神,不过是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造成的罢了。任何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都会引发这种精神。反之亦然。这也是不管你连吹带舔一万遍中国梦,写遍国家的每个角落,也不会引发这种进取风气的原因。最后一种是富裕社会。在这种社会中,由于存在相对普遍的物质丰富,因此人们相互的依赖性比较弱,也就导致个体对集体的认同感最低,个体的独立性、个人的心理需求都开始显露出来,在这个意义上我才说,只有现代人才孤独。原始人和穷人都不孤独,但是不孤独是以集体抱团、泯灭自我和忙着生计为代价的。现代人不用忙生计,才停下来感受自己的内心;现代人更多不集体抱团融入宏大团体中,才更多追求个体精神上的满足。但是为什么说现代人是他人导向呢?我以为是因为作者看到,以前的人更多是和自然、机器打交道,这是他们获得生活资料的方式。但是现代人不一样,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城市里的人,基本上变成了和别人打交道型的生活方式,别说工作是和别人打交道而不是直接劳动,甚至买个菜都跟是在跟别人交易。这样,跟人打交道的成功与否,预示了你的工作、生活的成功与否。然而这这是表面现象。在这种社会中,个人的性格其实不再有某一种性格,而是在解除了生存的束缚,每个人开始不再去抑制自己的性格来屈从集体、屈从他人,而是能够自由发展自己的性格,虽然从外表上来看,这个社会亦然存在某些突出的性格特征,比如社交性格的人群在社会中亦然是表现最为强势的人群。
     在这个社会中,有两个因素变得非常重要,其一是家庭出身,其二是父母的素养。这两点决定了一个人的人格资本和社会发展资本。安妮特在她杰出的《不平等的童年》中有过详细的展现。一般来说,出身在一个良好家庭中的孩子,他或她从小就能够获得一些将来能够成功的各种技能和资本,比如这些孩子有机会储备各种文化素养,但更重要的是这些孩子从小就学会了如何和其他人、机构,特别是那些拥有资源的人和拥有资源的机构如何打交道的本事,这些孩子学会了如何要求和利用这些人或机构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但是穷人家的孩子不一样,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服从,在面对有资源的人和机构,比如学校、老师和上司,他们除了服从,甚至在遭受侵害时,也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出身好的孩子小时候满足了许多需求,长大面对诱惑时,也能轻易地抵抗住;但是穷人或父母缺乏素养的家庭的孩子,小时候的匮乏在他或她心里留下了太多的渴望,在长大之后需要更大的毅力和更清醒的头脑才能抵抗得住诱惑,特别是不正当利益的诱惑。出身好的小孩小时候从父母那里学到了更多生活道理和品质,在日后成长的日子里,能够从容应对生活的各种挑战,面对挫折、失意也不至于一蹶不振甚至走向绝路,在面对不正当利益的诱惑的时候也能守住底线,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也能保持良好的心态,总之学会了应对人生的技能。但是穷人家和父母inadequat的家庭出身的孩子,则可能由于不进在成长之后自己摸索着应对世界,甚至还由于从父母处学来的各种品质,比如父亲的不负责任,母亲的没有主见,父母对孩子的感情虐待、父母和孩子扭曲的亲子关系,都可能造成她或他在今后跟人打交道的过程中,特别是在亲密关系中,往往因为不安全感、回避、怕受伤、怕背叛、不懂爱,而给自己和别人都增加无限的烦恼。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独的人群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的人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