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 无知 8.1分

当我们老了

之于式

即使是在昆德拉的这本不再炫技不再卖弄而因此略显平淡的《无知》一书中,我仍然不出所料地看到了这样一段语含机锋的话: 逝去的时光愈是辽阔,唤人回归的声音就愈是难抗拒。这样的说法似乎言之成理,但却不是真的。人会不断老去,生命的终局迫近,每一瞬间都变成愈来愈珍贵,根本没有时间可以拿来浪费在往事上头。我们必须去理解这个关于乡愁的数学悖论。 我想在这段话里,昆德拉想要处理的——或者委婉一些的说法是探讨——就是关于回忆与遗忘之间的问题。你看他一旦意识到了与他和平相处了大半辈子的身体也可能忽然翻脸忽然背他而去的时候,他的语气就近乎是在赌气了——的确是这样,毫不奇怪,当我们已经老到“完全晓得自己内脏的位置及其形状了”的时候,遗忘就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悲剧性话题了。而在昆德拉的孩子气的规劝与警告里,回忆者和遗忘者因为同病相怜(它们都是时间的附庸)而构作了一个常识性的联系,通过对于不可知的未来或者有尽头的结局的沟通并相濡以沫,不特消解了足以让人抱头痛哭的痛苦,还相当程度安慰了我们的不知所措的惊骇与悲恸。 不过我想我们人类经过一代一代孕育,生长,衰老,死亡的洗礼,我们已经真切而...

显示全文

即使是在昆德拉的这本不再炫技不再卖弄而因此略显平淡的《无知》一书中,我仍然不出所料地看到了这样一段语含机锋的话: 逝去的时光愈是辽阔,唤人回归的声音就愈是难抗拒。这样的说法似乎言之成理,但却不是真的。人会不断老去,生命的终局迫近,每一瞬间都变成愈来愈珍贵,根本没有时间可以拿来浪费在往事上头。我们必须去理解这个关于乡愁的数学悖论。 我想在这段话里,昆德拉想要处理的——或者委婉一些的说法是探讨——就是关于回忆与遗忘之间的问题。你看他一旦意识到了与他和平相处了大半辈子的身体也可能忽然翻脸忽然背他而去的时候,他的语气就近乎是在赌气了——的确是这样,毫不奇怪,当我们已经老到“完全晓得自己内脏的位置及其形状了”的时候,遗忘就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悲剧性话题了。而在昆德拉的孩子气的规劝与警告里,回忆者和遗忘者因为同病相怜(它们都是时间的附庸)而构作了一个常识性的联系,通过对于不可知的未来或者有尽头的结局的沟通并相濡以沫,不特消解了足以让人抱头痛哭的痛苦,还相当程度安慰了我们的不知所措的惊骇与悲恸。 不过我想我们人类经过一代一代孕育,生长,衰老,死亡的洗礼,我们已经真切而且十分成熟地意识到了由年轻时的概念的、文字的、意有他指的托情想像,变得真实、迫切而且带着病痛之苦而来之时,我们必须真正站到死亡的位置,也就是生命之外的位置,回头去看整体生命本身。就像老年后的了不起小说家纳博科夫一样,这位人生前十九年在俄国圣彼得堡度过、中间十九年在欧陆、再来十九年在美国大放异彩、最终逝于瑞士的漂荡小说家,晚年在瑞士接受采访时说他如今最需要的是“安乐椅”,好安置自己又老又肥胖的身体——当然,身为最顶尖的现代主义大师,纳博科夫的“安乐椅”是隐喻,他旋即解释到,“安乐椅在另一间屋里,在我的书房。这是个比喻,整个旅馆、花园,一切都像个安乐椅。”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无知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